第19部分

    會議主持宣佈開始後,先宣讀了一個文件,說原煬無故駕駛公司車輛曠工三天,對公司造成巨大影響,扣一千元工資並扣除曠工費和車輛燃油費。

    原煬本就難看的臉色此時簡直像要吃人了,從主持人宣讀文件開始,就一直死死盯著顧青裴。

    顧青裴臉上掛著閒時地笑容,笑著聽完。

    接下來各部門彙報工作,彙報完之後,是總裁做總結髮言。

    顧青裴清了清嗓子,“星期一大早上,我看大家精神狀態都不太好啊,昨晚沒睡好嗎?”

    幾個大哈欠的都尷尬地笑。

    顧青裴笑著點了點桌子,“咱們不是政府機關,也不是在事業單位,在座的各位,有一個不錯的飯碗,但肯定不是摔不碎的鐵飯碗。千萬不要以為,我在上面吹牛,你們在下邊兒畫小王八,我吹完了你們畫完了,會議就可以結束了。我們的公司,絕不是這樣,我們開會的內容,也絕不是假大空的廢話,我說過的話,制定的規章,都是要起作用的。就拿小原為例,在事先不打招呼的情況下,把公司的車開走三天不還,這是一件影響極其惡劣的事。車輛是公司公有財產,原則上不能借給私人使用,就算要使用,也有明文規定的審批程序,任何人,都沒有資格隨隨便便開著公司的車去辦私事,更別提招呼都不打了。原煬,罰你一千是輕的,再有人犯這種惡劣的錯誤,一律作停職處分。我想告訴你們的是,制度是一根高壓線,別去碰它,哪怕你好奇,哪怕你有僥倖心理,也別去碰,碰了,就要承擔責任。”

    會議室裡鴉雀無聲。

    顧青裴靠在椅背裡,輕笑道:“佳佳,文件準備好了嗎?”

    佳佳點了點頭,看著手裡的文件,有些緊張。

    “讀。”

    佳佳嚥了口口水,“原煬同志在公司的一個月期間,遲到十六次,無故曠工五天半,超過八點半依然用早餐七次,濫用公司車輛三天,根據集團考勤管理規定和車輛使用管理規定,共扣罰原煬同志三千一百四十二元的工資。”佳佳一邊念一邊想,原煬一個月工資才三千,這麼一扣,還要倒找公司錢呢。

    原煬騰地一下站了起來。

    顧青裴這是故意打他臉呢,他雖然不在乎這個什麼公司,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被狠批一通,就原煬這種性格的人,肯定受不了,要不是看著人多,他絕對會把顧青裴摁在地上,好好教訓一番。

    顧青裴冷冷一笑,“小原,這就受不了了?自尊心挺強啊,想讓人不說你,首先自己行為要規範,這個道理你都不懂嗎?”

    原煬眯著眼睛,指了指顧青裴,做出警告的樣子,然後大步離開了會議室。

    會議室的人大氣都不敢喘,沒人料到一個例會會變成這樣。

    顧青裴呵呵一笑,“怎麼了?這就嚇著了?這樣的刺兒頭,我也是第一次遇見,還挺新鮮好玩兒的。”顧青裴喝了一口茶,笑盈盈地說:“散會吧,大家做好自己的工作。”

    第25章

    辦公室的門被砰地一聲推開了。

    顧青裴誇張地驚呼了一聲,“小原,你怎麼又不敲門!”

    原煬進屋一看,顧青裴正在打電話,根據他的反應,電話那頭是誰,原煬已經能猜出來了。

    果然,顧青裴歉意地說:“原董,小原來了,可能有事,我晚點再給你打電話好嗎?嗯?哦,好的。”顧青裴笑著把話筒遞了過去,“原董讓你接電話。”

    原煬憤恨地看了他一眼,粗魯地搶過了話筒,“喂?”

    “你進總裁辦公室不敲門?你以為你自己是誰,啊?”原立江的咆哮在電話那頭響起。

    原煬冷哼一聲,敷衍道:“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

    “我說知道就是知道了。”原煬不耐煩地把電話扣上了。

    顧青裴撇了撇嘴,拿起一疊文件翻閱著。

    原煬的手直接按在了文件上,逼迫顧青裴抬起頭看他。

    原煬冷笑道:“不錯啊,你早就留著這一手呢吧,把那點兒工資全扣光,等著看我笑話?”

    顧青裴懶洋洋地說:“原公子還差那點兒錢啊,要不我接濟你一些?不用還。”

    原煬哼道:“有你這句話,我以後不會跟你客氣的。”

    顧青裴笑道:“其實你一天也花不了什麼錢。你不用付房租,早午飯公司吃,晚上養生,別吃飯了,開的也是公司的車,沒錢就沒錢嘛,凍不著餓不死的。年輕人哪,要吃點苦才行。”

    原煬挑了挑眉,“我自己少吃一頓沒什麼,你不是讓我爸給我介紹女朋友嗎,沒錢怎麼談戀愛?”

    “哦,這個事兒。”顧青裴眨了眨眼睛,“我給忘了。這件事我堅決支持你,你把你看上的約出來,約會我買單。”

    “只要我看上就行了?”原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顧青裴。

    顧青裴嗤笑道:“你還是先問問人家女孩子願不願意跟你這小流氓出去吧。”

    原煬嘲弄道:“要是我娶不到老婆,錯就在你。”

    顧青裴沒拿正眼看他,“自己不爭氣,還怪別人?這個月好好表現,否則下個月工資照樣扣光。”

    原煬啪地拍在他的電腦上,把那纖薄的小蘋果粗暴地合上了。

    顧青裴瞪了他一眼,“出去吧,別總在我辦公室晃。”

    原煬惡聲惡氣地說:“你以為我願意看到你。”他說完轉身往門外走。

    顧青裴在他背後道:“晚上有飯局,是重要客人,把釦子扣上,打條領帶,別把西裝穿得這麼像地痞,給我丟臉。”

    原煬看了看自己胸前敞開的兩粒釦子,不以為然。他討厭穿這麼緊的衣服,行動很不方便。

    晚上的飯局約在七點,顧青裴請了xx省法院的領導過來配合調查一個訴訟案件。他們公司名下的一塊土地由於債務糾紛被xx省中院查封了,如果勝訴,他們只要付三千萬,就能拿到土地的使用權,在北京這樣寸土寸金的地方,這塊地的價值至少在五個億以上。如果這個案件能做成,他們集團最大宗的一筆債務就能得到解決,也只有解決了這件事,他們才能滿足重新上市的最低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