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部分

    怎麼會這麼熱,怎麼會這麼緊……媽的,怎麼會這麼爽。原煬在心裡讚歎不已,喉嚨裡發出了滿足地喘息。

    跟和女人做愛完全不同的感受,身體男人的肉洞又溼又熱又緊,腸道像溫熱的壁壘,將他的性器緊緊包圍、擠壓,他嘗試著動的時候,那腸道就隨著他的動作蠕動,僅僅是輕微的摩擦,就給原煬帶來了極大的快感。

    顧青裴已經快要失去意識,他現在的身體極其敏感,哪怕只是輕微的碰觸就能引來劇烈的戰慄,更何況原煬這樣粗暴地抽插。他把臉埋在了床單裡,低低地嗚咽著,分不清是哭聲還是呻吟。

    原煬大口喘著粗氣,“啪”地拍了一下顧青裴的屁股,啞聲道:“別咬那麼緊,讓我進去。”

    顧青裴混亂地搖著頭,神智愈發迷糊。

    原煬抱著顧青裴的腰,在他身體裡艱難地抽插著,每一次地進出,兩人都為那快感而戰慄不已,顧青裴那緊窒的肉穴慢慢變得柔軟,原煬一下比一下插得更深,直到那粗長的肉棒被整根吞沒。

    原煬胡亂地撫摸著顧青裴的腰、臀,一邊加快速度抽插,一邊不忘了嘲弄顧青裴,“真沒想到顧總的屁眼這麼緊,簡直是天生為男人的準備,早知道顧總這麼銷魂,我以前一定對你好點兒。”

    顧青裴意識混沌,原煬說的話他聽一半漏一半,原煬的每一次頂弄都撞得他渾身發酥,他已經沒有力氣生氣或者爭辯什麼了。

    原煬只覺得爽得快洩出來了,他從來沒想過跟男人做愛是這麼過癮的一件事,除了身體上成倍增長的快感,能夠羞辱顧青裴,也給他的心理帶來了極大的滿足。

    那種出了一口惡氣的感覺,太他媽爽了。

    原煬一個用力地撞擊,把顧青裴撞得肉穴猛力收縮,原煬差點兒沒把持住射出來,他又狠狠拍了下顧青裴的屁股,“媽的,我都說了別咬那麼緊,我還沒幹夠你呢。”

    他把肉棒從那讓人銷魂的地方抽了出來,把顧青裴的身體翻轉了過來。

    剛才他還不想看見顧青裴平坦的胸和下身的性器,怕自己看到男人的東西做到半途痿了,可他現在幾乎沒有心理障礙了,他只想狠狠地操身下的男人,他要讓顧青裴為他張開大腿,他要看著顧青裴被他幹得求饒。

    顧青裴幾乎被洶湧的慾望徹底侵蝕,只有那殘存的一絲理智,讓他想要抬起虛軟無力的手,擋住眼睛。

    原煬卻不讓他那麼做,他拍開顧青裴的手,甚至撩開他額前溼潤的頭髮,露出惡劣地笑容,“顧總,你遮什麼?好好看清楚,現在上你的男人是誰。”

    顧青裴的聲音有氣無力,“操你媽。”

    原煬捏著他的下巴,“你他媽說什麼。”

    顧青裴聚起僅有的力氣,抬高了聲調,“我說,操你媽。”

    原煬用力分開他的大腿,粗硬的性器狠狠插進顧青裴被操弄得無法合攏的肉洞裡,撲哧一聲,水漬飛濺。

    顧青裴瘋狂而短促地叫了一聲,手指無力地抓緊了被單。

    原煬咧嘴一笑,“你這輩子是沒機會操我媽了,但我可有的是機會操你。顧總,不知道我跟你以前睡過的那些個gay相比怎麼樣?”他一邊羞辱顧青裴,一邊加大力氣和速度在顧青裴體內兇狠進出,每一次頂入都連根沒入,把顧青裴弄得快要瘋了。

    顧青裴已經被他折騰得說不出話來,他眼神渙散,全身無力。他從來沒試過這樣彷彿能把人溺斃的快感,他都懷疑自己會因為那種要命的快感而死過去。

    “他們能把你操的這麼爽嗎?你看你前邊兒硬的,說出去誰信呢,我們的顧總居然能因為被男人幹而硬成這樣。”原煬用手指撥弄了一下顧青裴直往外滴水的性器,他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居然沒什麼厭惡的感覺,反而因為能夠控制顧青裴的身體而讓他加倍興奮。

    他一邊撫弄著顧青裴脹大的性器,一邊插著他的屁股,前後夾擊的情況下,顧青裴幾乎崩潰,拼命地搖著頭,喉嚨裡發出痛苦而甜膩的呻吟。

    那的勁兒當真大,顧青裴覺得身體的每一處感官都敏感到不可思議,只要一點點刺激,就能讓他跟全身過電一般,原煬的征伐更是讓他深陷慾海,那種快感的折磨快要了他的命。

    原煬挺動著腰肢,肉刃像打樁一樣衝擊著顧青裴的後穴,快感一波強過一波,他實在無法形容這種絕妙的體驗,他抓揉著顧青裴挺翹的屁股,粗聲道:“顧總,你後邊兒可真緊,有多少男人嘗過?嗯?有多少?”

    想到也許也有別的男人體驗過現在他所體驗的,他就感到一陣怒火席捲而來,恨不得把所有碰過顧青裴的男人都閹了。

    顧青裴一言不發,更是讓他怒火攻心,衝撞地力道之大、之快,讓顧青裴甚至發不出一句完整地呻吟。原煬已經陷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瘋狂狀態,侵犯顧青裴的每一分每一秒,對他來說都如毒品一般讓人上癮,讓人慾罷不能。

    他不知道為什麼他和顧青裴的較量到最後會演變成這樣,但至少他佔了上風,而且佔盡了便宜,這讓他身心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他簡直捨不得射出來。

    原煬的體力驚人地好,變化著各種姿勢兇狠地幹著顧青裴,到了最後,顧青裴已經神志不清,口中發出的各種難耐的呻吟是絕佳的,倆人的肢體瘋狂地糾纏在一起,肉體撞擊的聲音和拍打的水聲到難以形容,顧青裴已經被慾望操控,原煬也像一頭不知疲倦地猛獸,霸道地在獵物身上留下永遠抹不去地印記。

    第18章

    第二天早上,原煬先醒了過來。

    他感覺肌肉有些痠痛。

    身邊暖烘烘的,他好像一直抱著什麼東西,他扭頭一看,就看到一顆毛茸茸的腦袋,顧青裴的臉一下子出現在他眼底,雙眼緊閉,呼吸遲緩,看上去好像不太舒服。

    原煬一陣頭皮發麻。

    他想起來他昨晚幹了什麼了。

    他把顧青裴上了,而且一晚上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他連自己什麼時候累得睡著都忘了,那個時候顧青裴好像已經暈過去了。

    他微微偏過頭,看著一地用過的避孕套,那上面灌滿了各種淫穢的體液,看著都叫人不好意思。

    居然真的……他居然真的把顧青裴上了。

    事情有點亂套了。倆人怎麼會發展成這種關係,從針鋒相對的敵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