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部分

    顧青裴緩緩嘆了口氣,“是有點反應,不過小孩子嘛,激動一點可以理解。”

    “什麼?他幹什麼了?”

    顧青裴輕描淡寫地說:“沒什麼,只是太沖動了而已,以後他會明白您的苦心的。”

    “他究竟幹什麼了?不會跟你動手了吧。”

    顧青裴又遮遮掩掩了幾句,才把原煬大清早提著錘子把他的車砸了的是“為難”地告訴了原立江,並且補充道:“原董,其實沒什麼,我有全險,正好我也想換車了,你要理解他新換了個環境,一時很難適應,讓他發洩發洩也好……”

    “混賬東西!”原立江在電話那頭怒不可赦。

    顧青裴又勸了兩句,才掛上電話,感覺心裡舒服多了,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第13章

    一直到午飯時間,顧青裴一上午都沒看到原煬的人影兒,不知道是跑到哪個角落抽菸去了,還是生悶氣去了。

    眼不見心不煩,再說他又有理由扣原煬的工資了。估計這三千塊錢的工資,到了月底分毛不剩,如果那時候原煬還活得很瀟灑,他就要問問他都吃誰的住誰的去了,如果活得不好,那正合他意。

    以前他在國企的時候,管人靠的就是用各種各樣的條條框框壓制,不服?扣工資,不守規矩?扣工資,無視制度?扣工資。不禁月月扣工資,績效考核成績還奇差,獎金永遠拿最少,升職加薪永遠沒有份兒,這麼治人,兩三次就能老實,不老實的,要麼離職了,要麼呆在某個角落不得志了,總之,無論怎樣,他規範公司管理環境的目的都能達到。可是扣工資這招兒之前對原煬顯然不好使,所以非得讓他感覺到工資有用才行。

    雖然這一手成功的希望不大,但多少能對原煬起到點兒作用,原煬這樣極其傲慢的人,絕對不會服輸,他就看看原煬靠一個月三千怎麼活。

    吃完午飯後,顧青裴坐在辦公室裡休息,打算消化消化好去睡一覺,這幾天因為原煬的事,休息一直不太好。

    休息了二十分鐘,他打算進午休間睡覺了,他在屋裡放了幾套睡衣,畢竟燙的闆闆整整的西裝不能穿著睡覺,起來就沒法看了。

    他正脫了衣服在換睡衣的時候,門突然被打開了。

    顧青裴驚訝地回頭,原煬正皺著眉頭站在門口。

    顧青裴穿著條黑色的子彈內褲,兩條長腿和勁瘦的腰身一覽無遺,他光著腳站在地板上,手裡拿著棉質睡衣,因為脫領帶而不小心弄亂了的劉海耷拉在額前,那副總是隱藏了他很多情緒的眼睛也被他摘掉了,讓他看上去年輕了好幾歲,褪掉了那一層西裝皮,大大地掩去了他身上的精英氣質,這副半裸著發愣的樣子平添了幾分自然和隨性。

    原煬沒想到一個人穿著衣服和脫了衣服差距會這麼大。就好像那身西裝是顧青裴身上的武裝,一旦除去之後,這個人,至少表面上沒了那種壓人一籌的氣勢。

    難道對付這個男人就要把他扒光?

    原煬在意識到自己生出怎樣的想法後,被自己嚇了一跳。

    都是彭放那個傻逼,滿嘴亂放炮。

    顧青裴有些近視,度數不深,雖然他能看清是原煬,但還是不自覺地眯起了眼睛,眼神因為輕微的撒光而顯得有幾分迷茫,“你……你幹什麼呀?”

    “找你。”

    “有事嗎?下午再說吧,我要休息。”顧青裴彎下腰套上褲子,這個動作拉長了他的背部和腿部的線條,脊椎骨微微凸起,腰部沒有半絲贅肉,好像一隻胳膊就能抱住……

    原煬心裡又開始罵彭放。儘管他不是同性戀,但是當他意識到眼前的人不是一個單純的同性,而是一個對男人感興趣的同性的時候,他實在沒法不往別的地方想。

    何況,他也不知道顧青裴這樣的,究竟是上面那個還是下面那個,一想到眼前這個處處壓制著他,讓他怒不可赦的男人有可能也張開腿讓別的男人幹,他就覺得接受不了,他簡直無法想象那樣的畫面。

    就好像一個尚且能和他一戰的對手卻被一個市井嘍囉打倒了一樣,對他來說是種侮辱。

    原煬的語氣突然變得又急促又粗暴,“跟我爸打完小報告,你還想睡午覺?”

    顧青裴聳了聳肩,一邊穿睡衣的上衣一邊說:“這兩件事之間根本沒有邏輯性,你要是想討論這個,先出去吧,等我睡醒了叫你。”

    “我也要睡覺,以後我中午就睡在這裡,你愛睡哪兒睡哪兒。”原煬一把推開他上了床。

    顧青裴愣了愣,哭笑不得,“這裡是總裁辦公室,按理說我沒準許你進來,你就不該進來。”

    “你能怎麼樣?扣我工資,繼續扣啊。”原煬起身脫了鞋,然後把外套也脫了,正要習慣性地解釦子的時候,意識到了什麼,他看了顧青裴一眼,合衣躺下了。

    顧青裴皺眉道:“怎麼不脫衣服了?怕被我看著?”

    原煬瞪了他一眼,“我怕你?放屁。脫了讓你白看?”

    顧青裴輕笑,“我好像忘了跟你說,我對你這型的沒興趣。”

    原煬冷笑,“你就喜歡那天那樣兒的?是你幹他啊還是他幹你啊。”

    顧青裴哼笑道:“個人隱私,不便奉告。”

    原煬沒由來的心裡升起一股火,“像你這樣的,專愛花錢找年輕男的上你吧。”

    顧青裴面不改色地說:“也不花你的錢,不用跟你彙報明細吧。”

    原煬臉色一沉,“真他媽噁心。”

    顧青裴眼中寒光一閃,皮笑肉不笑地說:“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你非得自找噁心。”說完他沒等原煬反應過來,直接上了床。

    原煬喝道:“你他媽幹什麼,誰讓你上來的。”

    顧青裴指了指床,“這是我的,我要睡午覺,你愛在這裡跟一個同性戀一起睡,我也不攔著你,不過都是你自找的。”說完他掀開被子鑽了進去,閉著眼睛躺了下來。

    原煬有些發愣,看著顧青裴緊閉的眼睛,修長的睫毛微微閃動著,鼻翼隨著呼吸輕輕起伏。

    原煬是最不肯服輸的性格,這時候就是想走也不能走,否則就落了下風了,他一咬牙,也鑽進了被子裡,不過躺在雙人床的另一頭,跟顧青裴平分了被子。

    儘管是雙人床,可是也只有一米五,本來就是用於午休的,一個人綽綽有餘,可是躺了兩個大男人之後,空間實在狹窄得可憐,原煬只要輕輕一動,就能碰著顧青裴的胳膊,他就跟殭屍一樣平躺著,不想碰觸到顧青裴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

    因為哪怕不碰到,他也能感覺到顧青裴皮膚裡撒發出來的熱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