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部分

    他很為趙媛高興。

    不管是哪種喜歡,他都是喜歡過趙媛的,如果趙媛能夠找到一個會真心對待她的男人,他就能放下一件心頭大事。

    同時,他感到有些寂寞。

    自從知道自己的性向之後,他也嘗試著跟一些男孩子交往過,但是基本都是偷偷摸摸的,也沒有哪一次可以認真,或者長久。他不像那些很早就覺悟的同性戀,能有十多年的時間給心理足夠的緩衝時間,並且通過接觸同類來了解這個社會,瞭解自己,他幾乎是在很短的時間內被迫明白,然後馬上就面臨著婚姻失敗,處理父母、親戚、前妻關係等等一系列讓人頭痛的事情,那個時候,他的社會地位和人際關係已經成型和穩定,他當了二十多年的正常人,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是個“異類”,這比在年少時一無所有,沒什麼可以損失的時候知道這件事,對他的衝擊大多了。

    他花了很長時間才接受這個事實,跟男人在一起時的那種激情確實讓他找到了正確的感覺,但是恐怕沒人會相信,他這個在外人眼裡性格穩如泰山的人,曾經有那麼幾年的時間,在感情問題上有多迷茫。

    不過,他還是克服了那種恐慌和焦慮,也像他父母坦白了離婚的真相。他父母都是老師,雖然很保守,但是通情達理,他又是家裡的獨子,事業有成,這件事在沒有發生太大沖突的情況下就解決了,他也能平心靜氣地面對自己的性向。

    在接受自己的不同之後,他感覺挺輕鬆的,也不再急著結婚什麼的,碰到合適的就約會幾次,不合適就分開,他身邊的男伴來來往往的,不算多,也有過那麼兩三個。

    只是,過了三十歲之後,想要有段穩定感情的願望變得強烈了不少,所以聽到趙媛也需要結婚了,他又寬慰,又羨慕。

    把趙媛送回家之後,難免覺得有些寂寞,就打算去他平時去的酒吧放鬆一下,碰上看著順眼的最好,至少能度過一個不錯的夜晚,如果沒有閤眼緣的,就小酌一杯好回家睡覺。

    這家酒吧的老闆他認識,是個音樂製片人,一個長得特別man的零號,還勾搭過他,可惜他不喜歡那種類型的,他喜歡嫩點兒的男孩子。

    由於酒吧消費高,員工福利好,這裡的員工流動性不大,裡面的酒保服務生什麼的,好幾個都認識他。他進去之後直接坐在了吧檯,一個酒吧看到他,驚喜地說:“哥,你好長時間沒來了,忙什麼呢。”

    顧青裴笑道:“忙工作唄,還能忙什麼。”

    “瞭解瞭解,還是老樣子?”

    “嗯,就一杯。”顧青裴酒量挺好的,不過不嗜酒,也很有自制力。

    另外一個小酒保跑到跟他聊天,“哥,我給你留意到一個,長得很好看哦,絕對是你喜歡的類型,用不用幫你牽牽線?”

    顧青裴挑了挑眉,“哪一個?讓我看看。”

    順著小酒保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一個少年坐在斜對面的卡座裡,旁邊有三五個朋友,男女都有,幾人正在玩兒骰子。

    長得確實挺好的,眉清目秀,頭髮看上去很軟,是他喜歡的那一款。

    小酒保邀功地看著他。

    顧青裴笑了笑,從錢包裡掏出兩張紙幣,塞進他上衣兜裡,“去吧。”

    小酒保利落地調了一杯酒,端著托盤就過去了。

    顧青裴側坐著,默默地看著那個男孩子。

    小酒保放下酒後,在他耳邊說了什麼,那男孩子抬起頭來。顧青裴能明顯看到那男孩兒看到他的一瞬間,眼睛亮了亮。

    顧青裴自嘲地想,今晚不用獨守空閨了。

    那男孩子站了起來,朝他走了過來。

    顧青裴拍了拍他旁邊一個人的肩膀,笑道:“兄弟,給讓個座成嗎?”

    那人看了他一眼,做出一個明白的手勢,端著酒走了。

    那男孩兒大大方方地做到了他旁邊,“帥哥你好,我叫小陽。”

    “叫我裴哥吧,你幾歲了?”

    “二十一。”

    顧青裴笑道:“真年輕,上學呢嗎?”

    “是啊,就在附近,你呢?”

    “也在這附近,工作。”

    小陽一笑,露出兩個虎牙,看上去真可口。

    顧青裴放下酒杯,湊到他耳邊說:“咱們不在這兒浪費時間了,行嗎?”

    小陽哈哈直笑,壓低聲音說:“但是我不去你家裡哦,這是我的原則。”

    “沒問題,我不帶人回家,附近的酒店隨你挑。”顧青裴甩下錢,優雅地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小陽笑呵呵地跳下椅子,上去就抱住了他的胳膊。

    倆人一邊聊天一邊往外走。顧青裴的車就停在路邊,一會兒就走到了。

    他給小陽拉開車門,“來,外邊兒冷,進來吧。”

    小陽剛要上車,倆人余光中有什麼東西一閃,接近著小陽就被拎著脖領子拽到了一邊,把他嚇得叫了一聲。

    顧青裴猛地轉身,一下子撞上了原煬那張滿帶戲謔的臉。

    顧青裴驚訝地看著他,原煬歪著嘴角笑了笑,“顧總,挺瀟灑啊,不到半夜就出來覓食。”

    被甩到一邊的小陽剛想發火,一看到原煬那個頭,頓時不吭聲了。

    顧青裴迅速冷靜下來,“原煬,你真是缺乏教養。”他走到小陽身邊問道:“你沒摔著吧。”

    小陽委屈地搖了搖頭,敢怒不敢言。

    “沒事就好,咱們走吧。”顧青裴想帶趕緊走,原煬卻擋在車門前,一隻手搭在車門上,眯著眼睛看著他們,顧青裴皺眉看了原煬一眼,“讓開。”

    “顧總,怎麼說走就走呢,不用我送你回家嗎?”

    “已經下班了,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