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部分

    “你要去哪兒?”顧青裴跟著站了起來。

    “回家睡覺。”原煬頭也不回地往門口走去。

    顧青裴跟了上來,“不行,你不能無辜離崗。公司的任何規定,只要我不遵守,所有人都可以不遵守,但只要遵守了,每個人都要遵守,你沒有正當理由,不能走。”

    原煬回過頭來,眯著眼睛看著他,“我剛才說什麼了?不要多事。”

    顧青裴微微抬起下巴,“原煬,你不懂怎麼管公司,我來教你,管公司的核心,就是管人,你也是公司的一員,你就必須在公司的框架裡有序的活動,否則你只能走。”

    “那你就讓我走啊。”

    “我沒法趕你走,你想走,自己去跟原董說,走不了,你就老實待著。”

    原煬握緊了拳頭,“姓顧的,你說這些話的意思,是想告訴我,你要管我?”

    “沒錯,我是總裁,你是助理,當然是我管你,我再說一遍,只要你是公司的一員,就要受到制度的約束,收到我的監管,除非你離開公司,而你有沒有那個本事離開公司,顯然不是我能決定的。”

    原煬一腳踹翻了一把老闆椅,即使地下鋪的是地毯,響聲依然很大。他幾步跨到了顧青裴面前,一把揪起了顧青裴的衣領,咬牙道:“姓顧的,別他媽老拿我爸壓我,你再得寸進尺,我會讓你後悔。”

    “你想打我?拿下手可得輕點兒,不然不好向原董解釋。”

    原煬氣得額上青筋都爆了出來,拳頭握得咯咯響,卻下不去手。

    如果是以前,他早不知道削顧青裴多少回了,可他現在必須忍,一旦他真的動了手,他就有大把柄落到他老子手裡了,那他可能一輩子都沒法翻身了。

    無論是原煬還是顧青裴,都希望對方是主動退出這場較量的那一個,這樣他們就不用承擔來自原立江的責難。可惜,要比心志堅定,他們誰也不輸誰。

    原煬手下一使力,把顧青裴推了個踉蹌,他指著顧青裴的鼻子寒聲道:“姓顧的,你既然敢向我挑戰,就要做好準備,我看看你究竟有幾個膽子。”

    顧青裴微微一笑,“隨時恭候。”

    第6章

    總裁辦公室外面有一個專門的隔間,通常是給秘書準備的,從秘書辦公室開始就跟外界隔開了,顧青裴就讓人把這個地方收拾出來,配了電腦和辦公用具,給原煬當辦公室。

    這個秘書辦公室雖然不小,但是被夾在總裁辦公室和外場辦公室中間,沒有窗戶,顯得有些壓抑,原煬看了一眼就撇了撇嘴,直接跟著顧青裴進總裁辦公室了。

    顧青裴正在翻閱他叫張霞送過來的一些人事資料,抬頭看了他一眼,“有事嗎?”

    原煬打了個哈欠,直接歪倒在他的沙發上,閉著眼睛想睡一會兒。

    顧青裴看了看錶,“按照正常上班程序,給你一個半小時午休時間。”

    “別吵。”

    顧青裴支著下巴,看著原煬無處可放只好耷拉在沙發外的長腿,眯起了眼睛。這小子雖然性格挺煩人,長得倒真是好看,可惜了。

    “你要睡就進屋睡吧,我裡面有床,你睡在我沙發上像什麼樣子。”

    原煬站了起來,毫不客氣地繞過他的辦公桌,進了裡屋的午睡間,並“砰”地一聲帶上了門。

    顧青裴繼續看人事資料,過了一會兒,他桌上的電話響了。

    他拿起電話,“喂?”

    “喂,顧總。”

    “哎,原董。”

    “那小子呢?”

    “還在公司待著呢。”

    “不錯,今天能呆住就不錯。你做得對,以後一有情況,馬上就告訴我,咱們兩個一起治治他,他年紀小,非常不懂事,如果言語上有得罪的地方,希望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不會的,我相信這個孩子是講道理的,而且絕對是個可塑之才,只是現在逆反心理比較重,以後就好了。”

    “你能這麼說我就放心了。他要是不老實,你就告訴我。”

    “好,原董請放心。”

    掛上電話後,顧青裴從電腦裡打開一個輕音樂的專輯,靠在舒服地老闆椅裡,閉著眼睛休息。

    他雙手交疊在肚子上,手指沒有意識地點著自己的手背,大腦快速地思考著。

    原煬比他想象中還要倔強,而且非常不近人情,是塊硬的不得了的破石頭,會給他添很多麻煩,尤其是在以後的工作中,難保不會當眾讓他難堪,看來懷柔政策未必能湊效,能一次性解決的途徑,就是把原煬徹底惹毛了,他自己應該會想辦法滾蛋。

    雖然可能會付出一些代價,不過總比一直留著這麼一個定時炸彈在自己身邊好,他有很繁重的任務需要完成,實在沒時間給人帶孩子玩兒。

    顧青裴決定再觀察幾日,如果原煬實在頑固不化,他就只能用點兒強硬手段了。想到這裡,他拿起自己的手機,走到了陽臺外面,關上門後,給原立江又去了個電話。

    “喂,原董,有個事我想問您一下。”

    “你說。”

    “原煬的資金來源是您提供的嗎?”

    “他跟朋友有幾個餐廳和會所,他自己不經營,只拿股份,規模雖然不算很大,倒是也不缺錢,不過最初的投資資金是我給的。”

    “原董,想讓他聽話,就不能讓他有錢花,不然他什麼都不用擔心。”

    原立江停頓了一會兒,“你說得有道理,不過這個操作起來有點困難,那些產業都是他自己的。”

    “其實一點都不困難,我看得出來,原煬這個孩子,自尊心非常強,您直接管他要吧,本金是您的,所有投資所得都該是您的,讓他自己創業去。”

    原立江雖然在商場上是個雷厲風行的決策者,可是私底下有點喜歡慣孩子,要不然也不會把原煬慣成這樣,雖然他現在態度比較強硬,可那始終是自己兒子,他一聽到顧青裴這麼說,當即就有點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