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部分

    原煬點了幾個菜,全部都是肉。

    顧青裴點了兩個青菜之後,對原煬道:“我忘了問了,你的朋友有幾個人?不知道這些菜夠不夠。”

    “他們……”

    還沒等原煬回答,餐館的大門被推開了,四五個穿著軍裝的老爺們兒大喇喇地進來了,高聲談笑著,他們也不是刻意吵鬧,可是那嗓門大得整個餐廳都忍不住側目。

    顧青裴挑了挑眉,不動聲色地笑道:“一共七個人,看來還得加幾個菜。”

    “原煬,嘿,你小子坐窗戶邊兒上幹嘛,要有大姑娘路過看著你,不得摔跟頭啊。”

    “哈哈哈哈。”

    原煬笑罵道:“滾犢子,要有大姑娘摔跟頭,那也是看著你們這群臭流氓嚇得,趕緊過來。”

    “哎,這是誰啊?你朋友?”幾人走了過來,有些驚訝地看著顧青裴。

    顧青裴這種戴著金邊眼鏡、穿著考究西裝的人,實在跟原煬這種兵痞子不像一個世界的。

    原煬訕訕道:“我上司。”說完就用一副看好戲的表情看著顧青裴。

    顧青裴站起身,客氣地伸出手,“你們好,敝姓顧,顧青裴。”

    “哦,你好你好。”其中一個皮膚黝黑的男人一把握住了顧青裴的手,用力搖了兩下。

    顧青裴雖然不瞭解軍隊的規矩,但是根據男人的直覺,這群人聽說自己是原煬的上司,這頓飯吃得肯定不會輕鬆。這是一種比較好理解的護犢心態,例如普通的父母把孩子送到學校,會通過善意對待老師來達到照顧自己孩子的目的,而以這群兵痞子的腦回路,會採取的方式,大概是給他個下馬威,讓他不敢“欺負”原煬。

    果然,顧青裴感到握著他的那隻手在收緊。雖然還談不上太疼,但是以男人爭強好勝的心態,這種時候怎麼也得跟著使勁兒,那人就是在等他的反應。顧青裴的智商肯定跟他不是一個檔次的,他不動聲色,只是笑著說:“喲,小夥子手勁兒挺大啊。”

    那人反而有點不好意思,尷尬地笑了笑,鬆開了手。

    “來,大家站著幹什麼,都坐下。”顧青裴笑呵呵地招呼著所有人,“服務員,加餐具。”

    原煬一直觀察著顧青裴的反應,顧青裴在和他四目相接的瞬間,露出了一個意義不明的笑容。

    第4章

    顧青裴把菜單遞給剛才跟他握手的那位,“怎麼稱呼?”

    “我叫張力,叫我小張就行,顧老闆,你點吧,我不會點菜。”

    “你們想吃點兒什麼,能吃辣的嗎?”

    “沒那麼多忌諱,有酒有肉就行。”

    顧青裴笑了笑,“想喝什麼酒。”

    “啤酒吧。”

    “好。”顧青裴把服務員招過來,加了幾個菜,然後要了一打啤酒和一些飲料。

    酒菜上來後,鋪了滿滿一桌子。

    “來,大家應該都餓了,趕緊吃吧。”

    “不急,咱們先喝一杯,我們跟小原好久沒見了,今天又認識了顧老闆,怎麼也得先喝一杯。”張力嘩嘩給幾個人倒上酒,輪到顧青裴的時候,顧青裴伸出手做了個制止的手勢,他笑道:“不好意思,我喝酒嚴重過敏,會出事兒,我以茶代酒吧。”

    幾個人全都沉默了,他們看著顧青裴,明顯不信。

    張力硬是倒上了一杯,“顧老闆,真的假的啊,不是看著我們人多害怕了吧,你放心吧,我們對你這樣的斯文人,肯定也用斯文的喝法。”

    顧青裴笑著給自己開了一罐飲料,“是真的,我真不能喝,別說一杯了,就是一口也會全身起疹子,那我下午就沒法上班兒了,這是我上班的第一天,請大家諒解,我看著你們喝,我自己感覺也很痛快。”

    原煬道:“顧總,我今天帶這麼多朋友來,你也太不給面子了吧,好歹喝一杯吧,酒精過敏的我又不是沒見過,哪兒有那麼嚴重,喝一杯總行了吧。”

    顧青裴知道,只要自己喝了一口,那就不再是一口、也不是一杯的問題了,他們這麼多人,自己喝了必然吃虧,所以他一口都不能喝,這幫人總不至於硬往他嘴裡灌酒。要比臉皮厚,十個原煬張力也未必是他的對手,他就笑眯眯地看著眾人,咬緊了牙關死活不喝。

    張力憋得滿臉通紅,偏又沒發把顧青裴怎麼樣,一想到這麼多人勸不動顧青裴喝一口酒,就非常讓人憋氣。

    顧青裴笑道:“其實只要有情意在,喝的是什麼根本不重要,你們說是不是?今天能看到這麼多朝氣蓬勃的解放軍,我對咱們國家的國防力量是充滿了信心,我今天必須以一個普通老百姓的身份敬咱們解放軍一杯,我以飲料代酒了,大家也隨意。”說完自己先一口喝了。

    眾人沒想到他話題一下子帶到那個高度了,這下都有些騎虎難下,硬著頭皮把杯中酒給喝了。

    原煬眼看著想把顧青裴灌趴下的計劃落空了,心裡更加不爽了,他想這小子果然不好對付,用一般手段行不通,看來還要想別的辦法。

    吃飯的時候,原煬的兩個戰友拉著他說話,其他人則在跟顧青裴聊天。

    原煬有些心不在焉,他一直注意著顧青裴能和其他人說些什麼,結果居然聽到他們在說看手相。顧青裴還煞有介事地真的幫人看了起來,看上去有模有樣,講起來頭頭是道,把每個人都說得不錯,但又有那麼點小瑕疵,而那點小瑕疵顧青裴總會用一種特別讓人忍俊不禁的方式表達出來,把這幾個糙漢子逗得笑得前仰後翻的。一會兒顧青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原煬的幾個戰友紛紛把爪子伸到顧青裴面前,讓他給看。

    顧青裴還真就認認真真地一個接著一個地看。他態度隨和,口才又好,把這幾個當兵的哄得無比地開心,一頓飯吃得和樂融融,到最後居然是張力幾個人搶得臉紅脖子粗的把單買了,把原煬鬱悶壞了。

    吃飯完後,原煬的那些戰友都走了,顧青裴看了看錶,上班時間也快到了,他去了趟洗手間,回來發現原煬正抱胸坐在原位,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顧青裴叫了一聲,“咱們回去吧。”

    原煬扭過頭來,諷刺道:“挺有一套的嘛,我才不相信你喝酒過敏。”

    顧青裴聳了聳肩,“我過敏是季節性的。”

    “放屁。”

    “是真的,就像花粉過敏有季節性,喝酒也有。”顧青裴說得煞有介事。

    原煬壓根兒不信,咬牙道:“今天是看在我戰友在,給你個面子,下次你再胡說八道,別怪我直接灌你嘴裡去。”

    這話說得相當不客氣了,顧青裴也沉下了臉來,他雙手插兜,立在原煬旁邊,涼涼道:“我不這麼說,等你帶來這麼一幫幫手輪番灌我一圈,我今天就得橫著出去了。你這事兒做得也不光彩,還不服氣?”

    原煬騰地站了起來,眯著眼睛看著他,“我什麼時候說我要灌你了?”

    “哦,那你帶來這麼多朋友做什麼?”顧青裴笑了笑,“我不是不敢喝,有種的話,你跟我單獨拼,別找外援,”

    原煬冷笑道:“你想跟我拼酒?沒問題,找個時間咱們好好切磋切磋。”

    “好,一言為定,現在可以跟我回公司了嗎?”

    原煬瞪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顧青裴跟在他後面,倆人穿過馬路,回到了公司。

    張霞早早就在辦公室門外等著顧青裴了,一見他過來,趕緊跑過來,“顧總,公司的管理層已經全部通知到了,十分鐘後準時開會嗎?”

    “嗯,準時開。”

    “這位是……”張霞偷偷看了原煬幾眼,心裡直打鼓。唉呀媽呀今天什麼日子啊,平時公司陰盛陽衰,長得像樣的男的沒有幾個,今天一來就來倆極品美男,這讓她們怎麼消化啊。

    “他是我的助理和司機。”

    原煬慢慢扭過頭,“什麼?”

    顧青裴道:“小張,你先過去吧,我隨後到。”

    張霞偷瞄了一眼倆人之間的氣氛,感覺很不對勁兒,這個年輕的小帥哥好像挺不好熱的,態度也不好,怎麼聘來的呀?

    張霞走之後,顧青裴自顧自地進辦公室了。

    “我他媽什麼時候成你的助理和司機了。”

    顧青裴一進辦公室,居然開始解領帶,他慢悠悠地說:“以你的學歷,目前只能幹這個,年輕人,不要好高騖遠,未來發展的可能是無限的,但最首要的,是要把眼前的工作做好。”

    “放你的……你脫衣服幹什麼?”

    顧青裴把領帶扔到了沙發上,“中午吃飯味道太大了,衣服太燻了,我洗個澡換套衣服,你可以在這裡等著,也可以先過去。”他從手提行李箱裡拿出了三套衣服,掛在櫃子裡,然後挑了其中一套拿著準備進浴室。

    原煬怒火中燒,一把扯住了他的領子,寒聲道:“讓我給你當司機?你算哪根蔥?”

    原煬手勁兒太大,他感覺自己輕輕一扯,對顧青裴的衣服卻是不小的壓力,顧青裴低頭一看,嗯,三顆釦子全掉了,原煬的手掌正好擦過他赤裸的胸膛,竟然有些火辣辣的。

    第5章

    原煬低頭看了看顧青裴的衣服,稍微愣了愣。

    顧青裴笑道:“再扯我叫非禮了啊。”說完慢慢地把自己的衣服從原煬手裡拽了回來,沒釦子可系,他索性就敞著前襟,狀似語重心長地說:“你不願意當助理當司機,你覺得自己可以幹什麼?讓你當老闆,你能管人嗎?能管公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