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部分

    第1章

    “佳佳,你怎麼這個點兒才到,司機給我發短信,說新總裁馬上就來了,你趕緊把他辦公室的空調打開水換好啊,你麻利點行不行!”行政主管張霞正挺著六個月的大肚子,不顧形象地衝了過來,找急忙慌地抓著新來的前臺幹活兒。

    “張姐我馬上馬上,我打卡,馬上就好。”佳佳放下包趕緊衝過去打卡,打完卡又跑回來找新的電熱水壺,進進出出忙活了十分鐘,才把擦洗得乾乾淨淨的電熱水壺放到了總裁辦公室。

    這時,公司的玻璃大門叮的一聲往兩邊打開了,張霞和佳佳都一愣,回頭一看,他們公司的司機老趙走在最前面,給身後一個人開路。

    他身後跟著一個身材修長的男人,穿著筆挺的西裝褲和雪白的襯衫,頭髮如墨般濃黑,相貌俊朗,戴著一副金邊眼鏡,步履從容,唇邊掛著的那一抹笑容真能迷死人。張霞和佳佳幾乎立刻就不會說話了。

    老趙拼命給他們使眼色,“小張,這是顧總。”

    張霞回過神來,感覺自己的臉燒得慌,“顧總,顧總您好,沒想到您來這麼早。”

    顧青裴溫和地笑了笑,“我習慣早起,沒給你們添麻煩吧。”

    “怎麼會,顧、顧總,我帶您去辦公室吧。”

    顧青裴看了看她,“不用,你歇著吧,我讓老趙帶我過去。這有五六個月了吧,懷孕的女人是最幸福的,來到新公司的第一天就能沾到你的喜氣,這是個好兆頭。”

    張霞感覺自己的心都快飛起來了。她從來沒接觸過這麼性感又儒雅的男人,五官並不算很英俊,可是組合在一起就產生一股讓人無法移開目光的魅力,還有那個身材,那個身材簡直挑不出毛病來,又高腿又長,胸膛的位置鼓囊囊的,腰卻那麼細,站在他旁邊,彷彿周圍的空氣中都瀰漫著荷爾蒙,想到這樣的男人就是董事長高薪挖過來的新總裁,她就覺得她們公司的小姑娘們一多半兒得瘋了。

    最最重要的是,這個男人如此地溫柔紳士。

    張霞和佳佳目送他進辦公室後,倆人對視了一眼,趕緊以最快的速度跑向自己的工作崗位,準備把這件事傳播給公司的每一個人。

    顧青裴進辦公室後,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環視了一下這間豪華的總裁辦公室,感覺心情很好。

    老趙恭敬地問道:“顧總,董事長大概半個小時到,您現在有什麼需要嗎?”

    “暫時沒有,這裡佈置得挺好,大家費心了。”顧青裴想了想,“給我去買一份早餐吧,清淡一些的。”

    “公司食堂的早餐可以嗎?有白粥雞蛋之類的。”

    顧青裴眯著眼睛一笑,“成,我不挑食。”

    老趙走後,顧青裴站起身,在辦公室轉了一圈,熟悉了一下環境。

    他大學畢業之後一直在一家做能源項目的國企任職,用了十年時間爬到了高管的位置,當他站在那個高度,每天最大的工作就是打高爾夫和跟客戶吹牛之後,他覺得生活失去了挑戰。以前累死累活工作的時候,他盼望著清閒的高層次生活,可是真的得到之後,他又覺得沒有挫折和困難的生活太不符合他的個性了。正好在兩三年前,他認識了原立江,原立江是京城有名的太子黨,才五十出頭,事業已經做得驚人的大,倆人第一次見面是在香港一個高爾夫球明星賽上,通過他以前的老總引薦的,當時倆人年紀差得不小,但卻意外地聊得很投機,那個時候,原立江就表示出了想把他挖走的意圖。

    考慮了兩三年,現在時機也到了,原立江新收購的這家公司,員工不超過100人,經營狀況也不理想,但是這個公司有一個非常大的價值點,那就是經過一次資產重組,曾經整合過一個上市又退市的公司,原立江想借殼上市。只是公司內部管理混亂,債務堆積,是個不小的麻煩,原立江用百萬年薪以及誘人的股權把他聘過來,就是讓他理清債務、肅清混亂,計劃一到兩年後滿足上市條件,重新上市。

    他研究過這個公司的資料,以及原董的投資集團的未來發展後,決定過來跟著原董打天下,這不僅是為了謀求個人更好的發展,也是為了能讓他的生活多一些刺激和挑戰。

    一想到能夠把一個混亂的像垃圾堆一樣的公司擺弄成井井有條的樣子,他就覺得渾身充滿了幹勁兒。

    二十多分鐘後,佳佳敲響了顧青裴的門,給他端進來一份早餐,並告訴他原董十分鐘後到。

    顧青裴剛打開電腦,正在看股票。佳佳出去後,他一邊吃飯一邊瀏覽行情,快速吃完早餐,顧青裴拿起筆記本和鋼筆,去了董事長辦公室。

    一進辦公室,一個五十多歲、精神飽滿的中年男人已經朝門口走了過來,和他打個照面。

    顧青裴伸出手,爽朗地笑著:“原董,早啊。”

    “顧總,聽說你不到八點就來了。”

    顧青裴笑道:“第一天嘛,熟悉熟悉環境。”

    “來來來,坐。”

    董事長辦公室是個大l型的,顧青裴跟著原董往裡走,才發現辦公室裡還有個年輕男人,正放肆地靠坐在董事長辦公桌上,低頭擺弄著桌子上的紫檀木鎮紙。

    顧青裴還沒來得及看清那個男人的相貌,先是被那一雙大長腿給吸引住了。那雙腿穿了一條很普通的水磨牛仔褲,隨意地交疊著,光憑這雙腿的長度,這人的身高可能接近一米九。

    “這位是……”顧青裴疑惑地看向原立江,有誰能這麼沒禮貌地坐在董事長的桌子上?他心裡有了個模糊的答案。

    坐在桌子上的那個人抬起了頭來,露出了一張非常好看的臉,這個年輕人的五官用眉目如畫來形容都一點不過分,偏偏卻沒有半絲女氣,反而英氣逼人,甚至隱隱透著一股張狂冷峻。

    那年輕人站了起來,雙手插兜,也不說話,只是漠然地看著顧青裴。

    “顧總,這是我兒子,叫原煬,原煬,這是顧總,是我高薪聘來的能人,以前在xx集團管過人事、招標、採購,你以後可要跟他好好學習。”

    顧青裴笑著說:“原來是原家的大公子,幸會。”顧青裴上前一步,伸出了手。他臉上的笑容雖然不變,但心裡已經開始打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