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天飞雪花 作品

第796章

    吕虎山笑着说道,“袁维庆,既然你的腿受伤了,那就让另外一名弟子把东西送去,那不就可以了吗?”

    听到这句话,袁维庆再次叹了一口气,“吕虎山,事情哪有那么简单,而我当时也确实像你说的那样去做了。

    可是结果呢?

    唉!”

    说到这里,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回答自己的话,便长叹了一口气,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为了尽早完成任务,好快点回去养伤,我就让那名弟子在晚上的时候,再次去送霹雳丸。

    为了稳妥,我还特意拉住那些人喝酒,好分散他们的注意。

    但很可惜,这些人太狡猾了,故意假装不知道,就在那里和我不停的喝酒。

    我还以为计划成功了,可是,等到他们把那名弟子抬回来,我这才知道,原来我的计划,他们早就知道了。”

    听到这里,吕虎山皱了皱眉头,试探着问道,“袁维庆,难道说,那名弟子,也是腿上受伤吗?”

    袁维庆点了点头,伸出两个手指,苦笑着说道,“一模一样,都是腿上中了两箭。”

    听到袁维庆的回答,吕虎山忍不住笑出声来,知道这样做不对,又急忙忍住了。

    “袁维庆,那你可真是倒霉,为了送霹雳丸,竟然被他们把腿弄伤了。”

    袁维庆叹了一口气,“我和那名弟子的腿都受伤了,就算想回去报信,都没办法做到,就更不用说继续去送霹雳丸了?

    所以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在那里养伤。

    可是,就算我们想养伤,在他们的地盘上,也没那么容易。”

    听到这里,吕虎山皱了皱眉头,冷笑着问道,“袁维庆,难道他们不允许吗?”

    袁维庆摇了摇头,“不,他们答应会照顾我们的,可是,我们吃饭和买药,得需要自己花金币才行。”

    吕虎山点了点头,“那都是应该的,这不算什么,还算他们识相,要不然,一旦惹恼了我们,他们可就倒霉了。”

    袁维庆苦笑着摇了摇头,“吕虎山,你不懂,吃饭和买药,花费真的是太巨大了。

    在他那里养伤半个月,我是欠了他们很多的金币呀,这一笔金币,我是一只还了很久,才勉强还上呀!”

    吕虎山看着袁维庆,有些疑惑的问道,“袁维庆,这是怎么回事?”

    袁维庆叹了一口气,“吃的也贵,用的药也贵,实在是没办法呀?”

    吕虎山皱了皱眉头,“难道,他们在坏你吗?”

    袁维庆摇了摇头,“吕虎山,说实话,还真没有?”

    听到这里,吕虎山有些疑惑,“既然没有,为什么会那么贵?”

    袁维庆冷笑一声,“吕虎山,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绿山庄园在深山之中,外人不知道。

    那里距离人烟很远,想要运送食物和药材,花费真的很大。

    特别是,当时我受伤了,必须要吃点好的补补才行,结果花的金币自然多了。

    还有药材,每一次店铺里的伙计来给我送药,单只是路费,就已经比药材的本钱贵的多,你说怎么能不费金币呢?”

    听到这里,吕虎山叹了一口气,“袁维庆,看来,是真的难为你了?”

    袁维庆咬牙说道,“吕虎山,怎么样,你现在还认为这个任务简单吗?”

    吕虎山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简单!”

    说到这里,吕虎山的语气顿了顿,这才缓缓说道,“袁维庆,不过,这不是薛堂主故意的,而是你的运气实在太不好了,去的时候,恰好赶到了双方他们对峙僵局,所以才引发了这么多的事情。”

    听到这番话,袁维庆忽然冷笑一声,“吕虎山,你真是太天真了,难道你以为,这一切,薛堂主都不知道吗?”

    说到这里,袁维庆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吕虎山回答自己的话,便冷笑一声,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吕虎山,你知不知道,绿山庄园的人为什么要买霹雳丸?”

    吕虎山摇了摇头,“当然是想要在对战中更有把握了?”

    袁维庆苦笑着摇了摇头,“吕虎山,你怎么还是不明白,绿山庄园的人,之所以在那个时候买霹雳丸,就是想要让我们当他们的挡箭牌,你懂不懂?

    而我,就是派过去当挡箭牌的那个笨人。”

    吕虎山急忙摆了摆手,“袁维庆,不会的,肯定是你多心了,薛堂主一定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没准就会派我去了。”

    袁维庆转过头看着吕虎山,冷笑着说道,“吕虎山,难道你以为,他们买霹雳丸的时候,薛堂主不知道他们双方在战斗吗?

    这是不可能的,薛堂主什么都知道,却还要派我去,他是什么想法,我现在早就清楚了。”

    吕虎山摇了摇头,“不可能,薛堂主人很好啊,绝对不会是你说的那样?”

    听到吕虎山的这番话,袁维庆冷笑一声,“吕虎山,薛堂主好,是只对你一个人,至于对我,哼哼,如果这也能算上是好的话,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听完袁维庆讲的话,吕虎山猛的愣住了,他也发现,袁维庆好像不是倒霉,而是薛堂主确实把困难的任务都给他了。

    只不过,就算吕虎山知道这个事实,他也绝对不会说出来。

    吕虎山皱了皱眉头,忽然目光一亮,笑着说道,“袁维庆,我明白了,薛堂主之所以这样对你,那是因为他对你器重啊?

    袁维庆,薛堂主这就是想要培养你,让你成为下一任副堂主啊?”

    听到这番话,袁维庆顿时气得大怒,“吕虎山,你休要胡说,如果薛堂主想要让我当副堂主,为什么给我这么困难的任务,还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所有。”

    说到这里,袁维庆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吕虎山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吕虎山,你说薛堂主是在培养我,那我问你,万一我在这些任务中被挂掉了,还有什么用?”

    吕虎山叹了一口气,“袁维庆,想要当堂主,就一定要付出,才能有回报。

    你看我们,每天只是做简单的任务,无论做多久,薛堂主也绝对不会看上眼,还是你的任务好啊,只要做成了,薛堂主就立刻明白你的能力了。

    你想想,你已经做了多少个这样的任务,我想薛堂主心里早就有数了,说不定,等我们这次回去,他就会宣布你就是下一任的副堂主了,你说对不对?”

    听到吕虎山的这番话,袁维庆心里也犹豫了一下,但想起那些任务的难度,怒火再次涌起!

    “吕虎山,你就别在胡说了,我可不相信你说的话,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也要适可而止啊,怎么可能复杂的任务都归我了。”

    吕虎山叹了一口气,“袁维庆,我也想做一个复杂的任务,可是,薛堂主他不信任我呀!

    所以每天我只能做那些简单,又枯燥的任务。”

    听到这里,袁维庆忽然明白了吕虎山的想法,知道他想引开自己的注意,急忙说道。

    “吕虎山,那就事情不要再说了,我现在只想听听,你去后山的时候,是怎么样在没有受到一点伤的状况下,就能拿到灵石?”

    看到袁维庆反应过来,吕虎山心中暗叹了一声,急忙说道,“袁维庆,我已经说过了,没人帮助我,是我的运气好,我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到,你明白吗?”

    袁维庆也不想再和他废话,转过头看着张春仁,冷笑着说道,“张副堂主,我看,如果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是不肯说实话呀?”

    张春仁皱了皱眉头,转过头看着吕虎山,叹了一口气,“吕虎山,我劝你还是说实话,要不然,等到袁维庆动手的时候,你可就后悔也来不及了。”

    听到二人的话,吕虎山急忙摆了摆手,“张副堂主,没有的事,你别听他胡说,真的是我的运气好……。”

    吕虎山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春仁目光一冷,转头对着袁维庆使了个眼色。

    袁维庆立刻会意,上前一步冷哼一声,“吕虎山,我不想听你狡辩,再问一次,说不说实话?”

    吕虎山顿时吃了一惊,急忙摆手,“我没有……,啊……!”

    吕虎山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袁维庆一脚踢飞了出去。

    这一脚极狠,吕虎山就算是在半空中,也是惨叫不停,凌空飞起,又重重的落到了地上,惨叫声也嘎然而止,人也不动了。

    袁维庆快步来到吕虎山的面前,看他昏过去了,直接上前一脚,又把他踢醒了。

    “啊!啊……!”

    吕虎山刚一醒过来,便疼的哇哇的乱叫,额头上也流出了大颗的汗珠。

    “吕虎山,我劝你还是说吧,如果再不说,下一次恐怕更狠,你信不信?”

    吕虎山已经疼得快喘不上气了,就连袁维庆说的话都没有听清,只顾得在那里惨叫了。

    过了好一会儿,吕虎山才勉强缓过劲儿来,抬起头看着袁维庆,大声说道,“袁维庆,你好狠啊,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袁维庆冷笑一声,“吕虎山,这只是刚开始,如果你还不说实话,下一次更狠,你愿不愿意试试呢?”

    听到袁维庆的这番话,吕虎山顿时吃了一惊,他颤抖着想要辩解,但又不敢说出口,怕袁维庆不等自己说完,就再次对自己动手。

    看到吕虎山竟然敢不回答自己的话,袁维庆不由皱了皱眉头,冷笑着问道,“吕虎山,既然你不说,是不是认为我刚才下手轻呀?”

    吕虎山急忙摇了摇头,颤抖的声音说道,“不是,你别再动手了!”

    听到这句话,袁维庆叹了一口气,“吕虎山,既然你不想让我动手了,那你为什么不说呢,只要你说出了实话,我们又不会怪你,你怕什么呢?”

    听到这番话,吕虎山急忙说道,“袁维庆,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你怎么……。”

    吕虎山的话刚说到这里,便看到张春仁目光一寒,吓得他急忙停住了语气。

    袁维庆叹了一口气,“吕虎山,我们以前都是兄弟,是好朋友,可是,你连好朋友都骗,你对得起我这个好朋友吗?”

    听到袁维庆的这番话后,吕虎山气得心中大叫。

    如果可以的话,认可不要你这个好朋友!

    只不过,这些话他只敢在心里想一想,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

    怎么办?

    吕虎山一边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一边快速的想着办法,突然,他的目光一亮,转过头看着张春仁,大声说道。

    “张副堂主,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看着吕虎山大声呼叫的样子,张春仁不由皱了皱眉头,缓缓来到吕虎山的面前,沉声问道。

    “吕虎山,你明白什么了?”

    吕虎山忽然转身指着袁维庆,大笑着说道,“张副堂主,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袁维庆真的是薛堂主的人?”

    听到吕虎山的这番话,袁维庆和张春仁同时吃了一惊。

    袁维庆厉声问道,“吕虎山,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是薛堂主的人呢?”

    张春仁转头看了袁维庆一眼,冷冷的说道,“袁维庆,你让吕虎山把话说完。”

    听到这句话,袁维庆心中顿时吃了一惊,虽然他想辩解,但也不敢再说出来了。

    吕虎山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这才大声说道,“张副堂主,刚才袁维庆说的都是假的,他就是在骗我们?”

    张春仁皱了皱眉头,“假的,什么是假的?”

    吕虎山冷笑一声,“当然是他刚才说的那些事情,都是假的?”

    听到吕虎山的这番话,袁维庆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问道,“吕虎山,你胡说什么,什么事情是假的,我看你说的才是假的呢?”

    吕虎山冷笑一声,“袁维庆,你以为你说的话天衣无缝,没有人怀疑吗?

    我告诉你,你错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袁维庆,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说出来,要不然,等一下,张副堂主可绝对不会放过你呀?”

    袁维庆咬牙大叫,“吕虎山,你不要再胡说了,你还是赶快说说,你去后山的事情吧?”

    吕虎山冷笑一声,“袁维庆,怎么样,难道你不敢让我说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