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念則

    姜以則假期只有五天, 初念很珍惜跟他獨處的時間。

    最近外面天氣冷,索性兩個人足不出戶,整天整夜窩在家裡。

    靈體交融, 初嘗滋味,姜以則好像上了癮。

    他似乎勢在必行, 非要在臨回研究院之前, 把在超市裡買的那幾盒東西用完。

    初念受不了拒絕, 他便拿出結婚證在她跟前晃晃,說他這叫有證駕駛,合理培養夫妻感情。

    她發現姜以則看起來禁慾又正經,其實還挺表裡不一的。

    這麼多年清心寡慾做著和尚,一旦破戒, 簡直比兇獸還要可怖。

    這天, 外面的積雪已經化完了, 天氣終於完全放晴,太陽出來時照得暖融融的。

    初念實在不願繼續再這間公寓裡跟他待下去, 不分晝夜做那種事, 扯著他說出去玩。

    提出這個建議的時候, 初念人正在床上躺著玩手機。

    她這兩天除了吃飯以外, 幾乎很少下床。

    姜以則倚在床頭看著她,很懷疑她這個提議的可實行度:“出去玩?你能走路嗎?”

    初念被問得噎了一下,當即就坐起來想反駁他。

    不料起得太猛, 她牽動身上酸困的肌肉,擰眉撕了一聲。

    腰部和大腿是有點沒什麼力氣。

    但姜以則這個罪魁禍首,是怎麼做到毫無愧疚之心問她這種問題的?

    她伸手揉了兩把,氣鼓鼓道:“出去玩就得走路嗎?我們不能玩不用走路的?”

    思索著,她看過去, “要不我們去看電影吧?慕辰帆最近出了個新電影好像挺火的,咱們去支持一下?”

    “慕辰帆?”姜以則倚著床頭,把從初念嘴裡蹦出來的男人名字反覆品酌,每念出來一個字,都帶著沉沉的鬱氣。

    他掀起眼皮,伸手捏她粉嘟嘟的臉蛋,“你跟他什麼時候那麼熟了?演個電影還得跑去支持一下?”

    “我跟他不熟啊,尹梨不是跟他很熟嘛,再說那部電影評分那麼高,去看看有什麼關係?”初念挑眉湊過去,伏在他懷裡,“你吃醋啦?這怎麼還能吃醋呢,莫非你覺得人家長得比你帥?”

    姜以則環著她的腰,把人完全帶

    進懷裡。

    早上剛起,還沒來得及穿衣,兩人的身子緊緊貼在一起。

    初唸白皙的膚色上,還殘留著淺淺的吻痕,是昨晚上落下的印記。

    姜以則虎口鉗制她的下巴,語氣裡藏著幾分危險:“誰帥?”

    “你帥你帥!”初念捧起他的臉,湊上去在他唇上親了一口。

    柔軟的唇瓣湊過來,一觸即離。

    姜以則覺得不夠,翻身將人壓下去,加深那個吻。

    感覺到他有別的意圖,初念微喘著偏頭躲開,繼續先前那個話題:“到底要不要出去玩嘛?”

    姜以則失笑:“好,出去。”

    寵溺地點點她的鼻尖,“那你起來洗漱一下,帶你去看電影。”

    她答應了,初念高高興興撈起旁邊的睡衣套身上,跳下床顛顛去洗漱。

    姜以則打量著她的模樣,意味深長:“昨晚上哭著說沒力氣,一副可憐兮兮樣兒,這不活蹦亂跳的?”

    初念停在浴室門口,朝他做了個鬼臉,蹦蹦跳跳跑進去。

    姜以則無奈笑笑,去衣帽間換了身衣服。

    去外面洗漱過,他去廚房簡單做了兩份三明治,溫上牛奶。

    初念從臥室出來時,已經換好衣服,還化了美美的妝容。

    她走到餐桌前,衝姜以則眨巴著眼睛:“好不好看?”

    這幾天在家待著,她都沒化過妝,今天好不容易試試上次新買的化妝品。

    她嘟嘟唇,給他展示自己今天的口紅色號。

    姜以則指腹在她櫻紅唇上蹭了下:“你塗成這樣,一會兒吃東西全進肚裡了。”

    又抽一張紙巾幫她仔仔細細擦乾淨。

    初念氣急,在他小腿肚上踢了一腳。

    拉開椅子坐下,她拿起桌上的三明治,用力咬下去一大口。

    恨不得那三明治是姜以則變的。

    她吃飯的時候小嘴總是巴拉巴拉說個沒完,今天早晨卻格外平靜。

    她一句話都不跟姜以則說。

    姜以則給她遞牛奶,她接過來喝一口,連個眼神都沒給他。

    吃東西時腮幫子鼓鼓的,把所有的不滿都表現在臉上。

    吃完東西,她也不吭聲,盤腿在沙發上坐著,摟著抱枕一語不發。

    表現出來的意思很明顯:我生氣了,你

    得哄我。

    姜以則走過去,伸手攬她的腰:“擦你口紅不高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