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子莘 作品

24、第 24 章

    改完備註, 沈冰檀心滿意足地收起手機,問秦懷初:“你吃午飯了嗎?”

    “沒有。”

    沈冰檀剛剛跟姜以則談話回來, 也還沒吃,如今正是展現自己的好時機。

    她說:“那我帶你去食堂吃飯吧,我請你哦。”

    秦懷初眸中含著笑,深深凝望她:“好。”

    去食堂的路上,秦懷初還想著她給自己的那個備註,實在一言難盡。

    他試著跟沈冰檀商量:“那個備註你要不要再改改?”

    沈冰檀並沒有這個打算:“我為什麼要改,這個名字挺好的。”

    秦懷初簡直哭笑不得:“好在哪兒?我一個大老爺們, 你給我備註個公主,還初初公主?”

    沈冰檀朝他看過去:“大老爺們就不能是公主了嗎?我改這個備註就是為了時刻提醒自己,要寵著你。”

    “那實在不行你把公主改成王子,應該效果差不多。”

    沈冰檀想了想,搖頭:“差太多了。”

    “為什麼?”

    “王子聽起來沒有公主嬌弱,公主更讓我有想要保護和寵愛的慾望。”

    “……”

    兩人進餐廳,剛好遇上姜以則和同學從裡面吃完飯出來。

    姜以則看到秦懷初閃過一抹詫異, 秦懷初也是一臉納悶:“你怎麼在這兒?”

    姜以則:“前兩天不是跟你說了, 有一個學術交流會,今天下午走。”

    又跟沈冰檀打招呼, “什麼時候回a大了, 這兩天也沒見過。”

    他應該是不想讓秦懷初知道兩人先前的談話。

    沈冰檀剛好也是這個想法,很配合地回答:“也是這兩天, 我一般都在宿舍,不常出來。”

    姜以則點點頭,跟秦懷初道:“那你們去吃飯吧,我先走了。”

    已經過了飯點,食堂人不多。

    秦懷初要跟她一起去打飯, 沈冰檀強行拉他去位置上坐下:“你要給我表現的機會,乖乖在這坐著我去買。”

    秦懷初有點無奈,索性就坐下來:“行,你自己去。”

    沈冰檀去買了麻辣香鍋,趁著排隊等候的間隙,在網上搜索了一下

    公主應該怎麼寵的攻略,然後有模有樣地認真學習。

    端著麻辣香鍋回去,她順便買了兩瓶飲料。

    在秦懷初對面坐下,她高興地道:“你嚐嚐我們學校的麻辣香鍋,可好吃了。”

    秦懷初有點口渴,隨手拿起一杯飲料,正要擰開,沈冰檀上體前傾奪走:“你先吃,我幫你。”

    擰瓶蓋這種彰顯寵愛的機會,她怎麼能錯失?

    沈冰檀心裡想著,手上的力道使出去。

    蓋子沒開。

    秦懷初看著她。

    兩人之間的空氣好像一瞬間凝結了。

    沈冰檀咬牙再使了點力,還是沒開。

    她臉上頓時有點掛不住:“這個好像有點緊,我換一個。”

    她把那瓶放下,把自己手邊的另外一瓶拿起來。

    然而還是沒擰開。

    沈冰檀盯著那兩瓶飲料,臉色漲得有點紅。這瓶蓋上沾了膠水嗎,故意跟她作對。

    秦懷初好整以暇地望著她,唇角散漫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須臾,他修長好看的手伸過來:“不然,你讓本公主試試?”

    “……”

    沈冰檀默默把飲料給他。

    秦懷初輕而易舉擰開遞過來,自己又開了另一瓶仰頭喝幾口,他性感好看的喉結也隨之滑動,帶著些許誘惑。

    沈冰檀靜靜地盯著,嚥了下口水。

    也捧著飲料喝一口。

    秦懷初深邃撩人的桃花眼看過來,聲音懶洋洋的,清潤又好聽:“挺甜的。”

    沈冰檀努力讓自己忽略掉剛剛的翻車事件,一本正經地夾菜給他:“你嚐嚐這個香鍋,可好吃了。”

    飯吃得差不多了,沈冰檀問他:“你買回去的票了嗎?”

    秦懷初接過她遞來的紙巾擦擦嘴:“還沒有。”

    他來這只是一時衝動,原本都不確定今天能不能見到沈冰檀。

    “那我們看看票吧。”沈冰檀拿著手機點開購票軟件,“今天的票已經沒有了,明天是週六,你應該不著急回去吧?”

    秦懷初嗯了聲:“星期天我沒事,什麼時候回去都行。”

    如果是沈冰檀自己,她為了省錢就直接買硬座了。

    但如今是跟秦懷初一起,她都

    說好了要把他寵成公主,硬座那麼難受肯定是不行的。

    她雖然已經決定重回舞臺,可後面的路到底怎麼樣暫時還不知道,沈冰檀如今手裡也沒多少錢。

    沈冰檀瀏覽著各種車票,試著問秦懷初:“要不咱們倆坐臥鋪吧,明天晚上坐車,在上面睡一覺,週末早上到長莞,怎麼樣?”

    秦懷初對這些並不在意:“你決定就好。”

    於是沈冰檀買了兩張臥鋪票,這樣一來他們倆明天還能在安芩玩一天。

    她得好好計劃計劃。

    從宿舍裡出來,秦懷初說他先去附近找個住的地方,晚點再來找她。

    沈冰檀便先把自己的行李重新拿回宿舍。

    宿舍裡,於夢樂看見沈冰檀又返回來挺驚訝的:“冰檀,你又不走了?”

    沈冰檀關上宿舍門,把行李箱放在書桌底下:“我明天再走。”

    唐欣和郭田悅兩個人去參加開題答辯了,宿舍就她們兩個人。

    於夢樂打量著她:“你剛剛收拾行李的時候還紅著眼眶一臉難受的樣子,又說到長莞有很重要的事,怎麼出去轉一圈回來,好像心情變好了?到底怎麼回事呀?”

    沈冰檀覺得這事也沒什麼不能說的,秦懷初去訂酒店還沒回來,她在書桌前坐下,緩緩道:“我本來是想回長莞表白的,沒想到他居然親自來我們學校了,所以就不著急回去了。我們倆明天一起回。”

    “誰啊?”於夢樂從來沒聽沈冰檀談論過感情經歷,十分好奇。

    沈冰檀支吾了一下:“我老闆。”

    頓了頓補充,“也是我前男友。”

    “原來你實習的公司老闆是你前男友啊,這麼巧!”於夢樂聽完還挺激動的,搓搓手,拉著凳子湊過來一臉八卦,“那你跟他表白成功了嗎?他都來咱們學校了,應該挺關心你,那肯定直接成了吧?”

    沈冰檀搖搖頭:“還沒有,雖然我們倆以前在一起過,但可能我之前的性格比較平淡,只知道督促他學習也沒關心過別的,讓他覺得我沒那麼喜歡他。所以這次我打算好好追他,等他能夠感受到我

    對他的喜歡了,我們倆再在一起。”

    “你想得真周到,那你會追人嗎?”

    沈冰檀確實是對誰都淡淡的性子,在感情上有點封閉,沒想到現在會想因為一個人做出改變。

    於夢樂還真想象不出來她追人會是什麼樣的。

    沈冰檀拿起桌上的簽字筆把玩著,表現得很淡定:“我有在網上查攻略,應該不難。”

    她怎麼也算是個學霸,這種小事難不倒她。

    “行,那你先自己試試,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你出主意的,記得微信上隨時聯繫。”於夢樂晃了晃手機,又拍拍她的肩膀給她打氣,“你加油,我看好你!”

    又聊幾句,於夢樂要去洗衣服。

    趁秦懷初還沒來,沈冰檀在宿舍裡又翻著手機查了查攻略。

    沒多久收到秦懷初的微信:【我在你們宿舍樓下了。】

    沈冰檀眉宇之間綻放一絲笑意,匆忙起身,跟於夢樂打聲招呼後,便飛奔下樓。

    秦懷初還在老地方站著,沈冰檀跑過去:“你這麼快就找好住處了?”

    “學校附近就有。”

    秦懷初說著,見沈冰檀一直盯著他打量,他狐疑地挑了下眉,食指在她額前輕輕點了一下,“喂,我才剛離開一會兒,你現在這麼含情脈脈盯著我幹嘛?這麼想我?”

    沈冰檀被他問得耳根熱了一下,一臉平靜地朝他勾勾手指,示意他離自己近一點。

    秦懷初也不知道她想幹什麼,聽話地湊過來。

    沈冰檀醞釀了一下,忽而指著自己的臉:“你覺得我的五官哪個部位長得最好看?”

    秦懷初被她問得一愣,旋即牽唇笑了下:“我覺得哪哪都好看。”

    沈冰檀卻說:“可是我覺得,我的眼睛最好看。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因為——”沈冰檀指指自己的雙眼,“你看,這裡面有你呀。”

    她眨了眨眼,濃密的睫毛撲簌顫動,猶如蝴蝶展翅,靈氣逼人。

    秦懷初:“……”

    秦懷初不說話也不笑,沈冰檀心裡有點沒底。

    她一本正經地跟他講著自己

    剛在網上看到的土味情話,結果怎麼就沒得到自己預期的反應呢?

    她不好意思地揪了下耳朵:“我是不是說得太爛了?”

    秦懷初深沉的眸光凝視著她,片刻後,他喉結動了動,散漫地笑:“我說怎麼突然開竅了,原來是現學現賣?嗯?”

    沈冰檀:“……”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秦懷初明明也沒說什麼話,但好像比自己更會一點。

    她掌心摸了下臉頰,有點燙。

    她得再接再厲,不能讓他比下去!

    秦懷初看看腕錶:“接下來的時間,咱們幹什麼?”

    沈冰檀想了想說,靈機一動:“要不然,我帶你去我大學期間待得最多的地方?”

    “好啊,是什麼樣的地方?”

    “圖書館呀!”

    “……”

    最後沈冰檀真的帶秦懷初去了圖書館。

    進去之後,沈冰檀道:“你想看什麼書隨便找,晚點走的時候我叫你。”

    她似乎很有目標,直接去了書架旁隨便拿著書看。

    秦懷初無奈,也隨便找了本書翻看。

    覺得沒什麼意思,他就再換一本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