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冷醉 作品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只是假象吗

    “卿儿永远排在第一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帝九宸半跪下去,抬手握住风墨卿的手,放到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注视着风墨卿,看着这个他放在心尖上的女子,眼中含着坚定和温和。

    风墨卿是他最重要的人,两个人的孩子是是他们的血脉,他会因为风墨卿的原因维护、爱护孩子,但是他们永远代替不了卿儿的位置,相反,他应该在意的是那还没有个踪迹的孩子会不会和他抢卿儿,想到这个,帝九宸瞬间就不想要孩子了,简直破坏两个人的二人世界!

    “还是不要孩子了。”帝九宸严肃着一张脸说,一想到他和卿儿两个人的世界突然又出现一个人,他的心情就莫名的不爽,果然,小兔崽子什么的,还是不能要。

    “……”风墨卿看到帝九宸这个表情,歪了歪脑袋,不知道帝九宸想到哪里去了。

    “为什么?”风墨卿问,刚才还说想要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女儿,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啊,竟然就改变主意了,也真是善变了吧?

    “因为他(她)会跟我抢你。”帝九宸给还没有什么影子踪迹的孩子冠上了一个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的罪名。

    未来的孩子:……

    他(她)觉得自己好无辜啊!父母八字还没一撇的事,父亲就已经给他们冠上了莫须有的罪名,真是比窦娥还冤啊!

    “……”风墨卿这一次是真的无语了,她没有想到帝九宸竟然是这样想的,她能说什么呢?

    一边的银霜王被两人秀得够呛,看两个人正打得浓情蜜意,她起身就离开了,帝九宸这个男人,果然还是像以前一样不要脸!

    孩子的话题到这里戛然而止,谁也没有再提。

    在风墨卿看来,孩子什么的,她也不是很在意有没有,看缘分和顺其自然吧,刚才愣住也只是惊讶于帝九宸的态度转变速度之快。

    两个人转而聊起其它的事,比如银霜皇和幻主的事情。

    “主神告诉我,银霜皇在混沌之战之前就已经消失了,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风墨卿之前在神界见到过主神的意识,就是特意在等她,只是因为她还没有恢复关于银霜皇的记忆,所以他不方便透露太多,她也只是得到了一点点的信息。

    “这个难说,需要恢复记忆才能知道。”帝九宸说,他自己都不记得这些,现在也想不起来,那么到底要怎么恢复记忆呢?卿儿需要知道她还是银霜皇时留下的那个地方在哪里,那么他呢,他恢复自己需要什么!

    帝九宸也不是非要恢复记忆,就是银霜王刚才所说的,恢复记忆才能完完整整的恢复自己的力量,他想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去保护风墨卿。

    天神现在的实力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不过银霜王说了,只会更强,所以,他需要多一层的保障,否则,他怕自己护不住风墨卿。

    他的卿儿这么好,他想保护她,想让她在战场上免受伤害。

    帝九宸深吸了一口气,可是,他也知道,风墨卿肯定会前往战场的最前端,因为她的伙伴和家人都在那里。

    他是自私的,在得知有这些事的时候就想带着风墨卿离开这里,什么事情也跟他们没有关系,风云大陆的事也有他们无关,但是不行,他不能这么自私的替风墨卿做决定,也不想让风墨卿成为风云大陆的众矢之的,所以他没有这么做。

    而且,他不想让风墨卿成为那样的人,在他的眼中,风墨卿是很干净的,他不想让她身上染上污点,一点也不行,他想她坐于明堂,不染风雪。

    “阿九……”风墨卿感受到帝九宸身上传来的那种悲伤感,还有一种执拗,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样,让人无端的觉得心疼。

    帝九宸突然将风墨卿转过身去,从后面抱住她,脑袋埋在风墨卿的后颈处。

    灼热的呼吸让风墨卿愣住了,她感觉到自己的后背紧紧的贴在男人精壮有力的胸膛,隔着好几层的一副,都能感觉到他身上传过来的热量,都说男人的体温比女子的要高,果然是这样的。

    修长有力的手臂双手交叠圈住风墨卿纤细的腰肢,紧紧的抱着,又很克制的没有过于用力,不至于伤到风墨卿。

    两个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微风缓缓的拂过,轻轻的撩动两个人的发丝,那柔顺如同黑绸的发丝隐隐约约的交缠在一起,两个人身上的衣袍相映着,一黑一白,突兀的颜色在两个人身上却是显得和谐而恰当。

    风墨卿没有没有动,乖乖的任由帝九宸这样抱着,她可能知道帝九宸在想什么了,但是她要怎么说呢?明明这种话以前都说过不止一遍了,如今再说倒像是一种敷衍了,阿九会不会听腻,听着会不会觉得不可信。

    “阿九……”风墨卿犹豫再三还是开口了。

    “嘘!卿儿别说话。”帝九宸的声音传来,很轻,听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情绪。

    他们两个都知道,誓言这些甜言蜜语是最不可信的东西,所以他们彼此都在用行动来证明自己,但是在这些方面,他们都会有自己的思量,觉得这些对彼此都是好的,但是在某些方面,却不是彼此想要的……

    风墨卿觉得自己真是变了,变得多愁善感了起来。明明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现在就变得这样优柔寡断了呢?

    半垂下的眸子含着什么情绪,风墨卿正在思考着什么,如果这样下去,是不是她和阿九就会走向两个极端了呢,现在的平静是不是也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呢,这些……都只是两个人尽力去维持的一种虚假的假象吗……那么,当初是不是应该谨慎一些呢……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打破两个人之间这种若有若无的屏障呢,到底应该要怎么办呢?

    “怎么?卿儿要反悔了?”帝九宸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一些暗沉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