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萌狼 作品

第218章 境界后面的那些事

    法力扩散的速度很快,她一下子就找到了枫苑棂和玥依她们。

    但是在那一瞬间,寒烨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们确实是被傀儡包围住了,但是看上去枫苑棂这边貌似暂时占上风——枫苑棂正闭着眼睛对傀儡们出手,并且看上去一群傀儡竟然被一只妖被打得节节败退。

    枫苑棂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有这个实力的,因为她之前几乎没有和傀儡认真交手过,根本不知道傀儡的攻击模式是怎么样的,而现在的她仿佛很熟悉傀儡的一招一式,并且像是完全能预测对方的动作的样子。

    就她知道的来说,这世界上只有一个生物能做到这一点......

    黑寒。

    【黑寒?】寒烨隐隐约约感觉到应该是黑寒在控制枫苑棂,但是为了确认她还是在思维空间中呼唤了黑寒。

    没有任何回应。

    似乎整个思维空间只剩下她自己了。

    果然是这样,黑寒不仅仅是控制了枫苑棂,她是让自己的意识直接进入了枫苑棂的身体,这也能解释她为什么要闭着眼睛了。

    寒烨不知道黑寒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她有一种直觉:黑寒直接这样出去一定非常危险,她是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去帮枫苑棂和玥依的。

    虽然寒烨知道黑寒对枫苑棂开始有好感了,但是她没想到这态度能一下子转变那么多......

    所以,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之后,寒烨对混兮说道:“找到了,走吧。”

    “可是我在外面的时候不能用传送——”

    混兮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寒烨拉进了空间门,直接到了玥依身边。

    玥依似乎对寒烨的到来一点也不惊讶,仿佛她早就知道一样。

    而正好此时枫苑棂也退到了玥依的身边,虽然她闭着眼,但是感觉到了寒烨的存在,续而一愣。

    “别惊讶,借用一下枫苑棂的身体,我是经过她同意的。”似乎是感觉到寒烨那惊讶和不敢置信的情绪,“枫苑棂”赶紧解释道,当然,大家都知道,其实是黑寒在说话。

    “你......”寒烨脑子里有一堆问号,但是开口之后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所以说了一个字之后就卡壳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也是才发现我能脱出你的身体并且附身到别处的。”那个“枫苑棂”耸了耸肩说道,语气里满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别来问我”的感觉,“特别还是思维空间被封锁的情况下——这也是为什么我和你没法在思维空间里对话了,因为我‘脱出’了。”

    “而且说实话原色法力确实好用。”说完这句话之后,“枫苑棂”再一次举剑逼退了一些傀儡,这些傀儡在看见寒烨的到来之后明显变得亢奋起来了,再分心的话就算是黑寒也控制不住场面。

    寒烨听见这句话之后愣了一下,随后想到一件有些细思极恐的事情。

    枫苑棂到底是杀了多少生物才到达原色境界的?

    怎么说呢,她看上去确实是一个挺平和的妖,但是像她这样年纪小的妖却有着这么高的境界,普通的修炼是绝对做不到的吧?

    毕竟她哥也才虹色境界而已。

    嘶——貌似是个不应该去深究的问题,寒烨摇了摇头,不再继续想下去了。

    ......

    与此同时,帕朗沙在魔界那个小木屋内看着这边的“直播”,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突然,华露推门而入,看见帕朗沙在这里之后,马上带着歉意说道:“啊那个,不好意思啊,那个洛冥樱实在是关不住,为了防止我们这边的人受伤我们就把她杀了。”

    帕朗沙听见这个消息之后愣了一下,随后她马上很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用轻松的语气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反正我也不是很喜欢她。先不说这个了,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什么?”华露听见帕朗沙说“有趣”之后就开始有些慌起来了,毕竟能让祂感觉到有趣的东西都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吧。

    “嗯......”帕朗沙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做出一副非常神秘的样子,把华露给吓得紧张起来了,“我发现......黑寒可以附着到别的妖体内诶!”

    华露听了这话之后是真的没反应过来:“啊?”

    看见华露一脸不太聪明的样子,帕朗沙直接就站起来有些激动地比划起来了:“就是可以附着到别的躯体内啊,这样的话黑寒说不定真的不用死了呢?”

    “你是想要......”华露正在很努力地想要跟上帕朗沙的脑回路,不过这次帕朗沙的脑回路并没有很跳跃,所以祂很快就对上脑绘图脑回路了,“你想要把黑寒分离出来?”

    知道对方懂了自己的意思之后,帕朗沙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开始了自己的嘟嘟囔囔:“不过没那么容易,要让黑寒完全独立的话,得先复制躯体,然后把灵魂分成两份,思维空间的话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分割。”

    华露听了这话之后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在张开嘴之后又想起来什么,于是就闭嘴了。

    这点小动作当然逃不过帕朗沙的眼睛,祂马上转头看向华露,发出了疑问:“你想说什么?”

    突如其来的疑问把华露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祂思维斗争了一下,然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其实我觉得,这种问题帝敏翼会清楚的吧?”

    听见这话之后,帕朗沙突然僵住了。

    空气突然十分安静,似乎要凝固了,华露甚至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最后还是帕朗沙叹了一口气打破了沉默:“其实吧......虽然看起来我和祂关系挺好的,好像已经忘记了以前的事,但是我......我忘不了,就算祂现在好像已经改回来了,但是谁能保证那不是装的呢?所以本质上来讲我不太喜欢这家伙,平时聊聊天提到祂开开玩笑还行,向祂请教什么的,接受不了。”

    这几句话的语气十分压抑,还带着浓浓的悲伤,帕朗沙脸上难得出现了悲伤的表情。

    然后,帕朗沙突然变脸,又变成了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所以说我宁可找圣普斯做讨论也不会找祂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