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铃铛的老猫 作品

第429章 禁令

    “那人是谁?”

    “不知道,看样子是三山盟请来的高手。”

    “三山盟也能请的动七重天高手?”

    “嘿,有什么不能?别忘了,他们手里有什么。”

    “这话不假,只是,这人面生的很,似乎玄极武林隐退或没隐退的,并没有这号人。”

    “命手下人去查一查。”

    梵天在三山盟正门口来回溜达,生怕别人看不见一般,很快引起了藏在暗处高手们的注意,那些老一辈的六重天、七重天不认识他,但是这一次进过银月秘境的玄极武者,都见过他。

    很快,梵天的身份便被核实了,他就是银月秘境里,那群神秘守护者的领头人,据手下人得到的消息,他曾经和余天一有过交流。

    “那群人居然也掺和进来了?”

    不少人心肝乱颤,神秘守护者个人实力很强,背后的实力更强,就算是无量宗,想要对他们动手之前,都得考虑一下,无量宗是不是能够承受得住他们的怒火。

    眼见自己露面的时间已经差不多,在门口护卫的引领下,梵天悠然自得地进了三山盟,转眼间,身形消失不见。

    “再探,一定要查出他的目的!”

    一时间,因为梵天的露面以及其特殊身份,三山城鸡飞狗跳,天上的通讯信鸽、飞行灵兽、半灵兽络绎不绝。

    很快,正在赶往三山城的各派掌门、各家族族长,都知道梵天进了三山盟的大门,而且对方似乎和三山盟的关系非同寻常。

    “余天一,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怪胎,居然敢主动和那些人搭腔?关键是,居然还将他们拖进这场布局,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看着手上的线报,陈渚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

    有梵天出头,原本还有些蠢蠢欲动的暗中势力,不得不收起了尾巴,余天一甚至觉得,盯梢三山盟四面八方的眼线,都少了许多,显然那些人也在忌惮梵天,或者说,忌惮他身后的四象门。

    秦晓川和屈平双双从沉睡中醒来,二人沉睡的时间差不多,满打满算三天时间。

    余天一替二人检查了一下身体,资质算是一般水平,在二流宗门内当个精英弟子,应该不成问题,但是放到一流势力里面,这点天赋就算不得什么了。

    毕竟他们的天赋不如秦晓羽,加上他们又错过了最佳的练武时间,如果没有什么奇遇,以后的成就也相当有限。

    “你们也不必沮丧,至少你们还能够修炼真气,虽然可能在武道上无法走得更远,但是强身健体、百病不生还是可以的。”

    “哎,能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屈平本就是徘徊在死亡边缘,所以他看得很开。秦晓川倒是非常郁闷,毕竟秦晓羽的天赋摆在那,他有些搞不明白,一母同胞,为何差距会这么大。

    “你知足吧,若不是余兄找来易灵果,你连真气都练不了,不要患得患失了。”

    拍了拍秦晓川的肩膀,屈平翻身下地,他从未觉得身体会如此轻松,非常满意地吼了几嗓子,非要把自己憋得剧烈咳嗽,才停了下来。

    余天一笑笑,他已经将一部基础心法传给了二人,让他俩先练出真气,然后再修炼四象青龙功,会事半功倍,这也方便余天一将第二种真气融合方法传给二人。

    “姐夫,我想我还是不练了。”

    秦晓川想了想道,这个决定,令余天一非常意外,甚至有一些不能理解。

    “为何?”

    余天一倒也不是可惜秦晓川浪费了一颗易灵果,这种东西本就是意外之财,虽然珍贵,却是比不上一个人来的宝贵。

    “我耐不住性子在那一坐就是几天,我喜欢做生意,喜欢经商,这是我的爱好。练武,练真气,虽然可以强身健体,延长寿命,但是活的太久也不是一件什么幸福的事情,面临的生离死别太多,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个普通人。”

    “等我老了,就做一个安心的富家翁。秦越那孩子,如果能练武,就让他练,如果不能练,那就让他继承家业,我和杏子一起携手,在夕阳下依偎在一起,然后不管是她先死还是我先死,我觉得人生就该这样。”

    余天一有些意外地看着秦晓川,本来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的天赋不如秦晓羽而有些沮丧,但是根本的原因在于,他遵从了自己的内心,遵从了自己的爱好。

    “好,只要你愿意,我帮你打造一个没有任何威胁的商业帝国。”余天一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哈哈,姐夫,你这样想就错了。经商,如果没有风险,没有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那还有什么意义。我喜欢面对商场上任何对手的挑战,因为这样才够刺激,那才是我为之着迷的地方。”

    秦晓川说的头头是道,因为这是他的兴趣所在,这也是他所擅长的,如果他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也不可能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在三山城站稳了脚跟。

    “嗯,不过世俗产业现在已经与武林势力不可能绝对分开,你负责商场上的,而那些敌对武林势力,那就交个我,交给三山盟。”余天一笑道,对于商业之道,他确实不懂,“话说回来,三山盟一大家子还要仰仗你吃饭呢,好好干。等到你真的功成名就,就算你不会武功,也会有大批的武林高手争抢着来保护你。”

    “嗯。”

    秦晓川重重的点头,一骨碌从床上跳了下来,胡乱地穿起鞋子,往静室外跑去,差点撞到走进来的周云龙。

    “晓川他遇着什么事了,这么高兴?”

    周云龙实际上已经七八十岁了,所以除了对余天一尊称公子或盟主,其他人基本都是以姓名加职位相称,这也是余天一要求的。

    “他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余天一笑道。

    “自己的定位?”周云龙疑惑,“难道他已经练出气感了?”

    “不,他不打算练武。”

    “啊,他不打算练武?”周云龙面色一怔,“那他想干嘛?”

    “经商,做生意,他喜欢这样的生活,所以他随心而行,我们也不用去干涉他的选择。”

    周云龙点点头,每个人都有选择权,他们不能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到别人的头上,像是秦晓川这种有自己追求的人,就算是你把他绑在那里让他练,他也根本不可能真正能练下去。

    “那这样,那颗易灵果岂不是浪费了?”

    周云龙嘟囔一句,余天一自然是听清楚了,那能怎么样,谁让他是自己的小舅子?由他去吧,只要他开心就好。

    “来找我有什么事?”

    余天一弹出一颗灵晶石,静室中的法阵运转起来,排出了里面的浊气,同时隔音法阵也启动。

    “梵天前辈在云香园住下了,一切吃喝用度已经安排妥当。”周云龙说道,“根据肖齐查探的情报,三山盟周围的眼线已经撤离得差不多了,显然梵天前辈的现身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云菲发来情报,已经有不少家族的族长、宗门宗主悄悄进入三山城,不过他们表现得还算中规中矩,并未太过大张旗鼓。另外,云菲的情报中还说,不少游侠进入三山城,不过这不用想,也肯定是冲着心法来的。”

    “最近,三山城里的治安情况变得不好,主要原因还是那些游侠没有什么约束,有些游侠公然敢在大街上动手,造成不少建筑物的损坏,普通百姓也死了十几个。”

    “颁布盟主令,禁止任何人在三山城内动手,违令者,杀无赦。同时,命肖齐组建执法队,由他亲自带队,岳跃辅佐,巡视整个三山城,遇见敢不尊盟主令的,直接动手击杀。”余天一想了想,旋又一拍灵兽袋,白飞现出身来,“白飞跟着巡逻队,速度可以更快一些。”

    “是。”周云龙躬身道,“对了,何萧、孙露已经顺利晋阶五重天,闫锋、乔友金、洛还君三人也顺利晋阶三重天,这些都是破障丹的功劳。”

    周云龙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余天一也猜出了他的意思。

    “盟内急需破障丹?”余天一问道。

    “嗯,有不少南山派、化一宗的长老卡在三重天、四重天已有多年,何萧、孙露昨天联袂而来,希望盟主能够多炼制一些破障丹,供那些长老突破用,只要那群人能够突破,三山盟的实力,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周云龙说道。

    “有多少人?”余天一问道,“炼制破障丹的灵药有吗?”

    “卡在三重天的有五十人,卡在四重天的有二十多人。”周云龙说道,“至于灵药,大部分都是足够了,但是唯有大地结晶的分量不是很够。”

    “大地结晶吗?”余天一笑笑,“你命人将那些灵药都送来吧,大地结晶的事情,我来解决。”

    “是。”

    周云龙领着白飞,躬身退了出去,作为三山盟的首席大长老,他确实很称职,而且确实也只有他,才能胜任这个位子。不论其修为在三山盟是顶尖的存在,他的统筹能力,确实是最强的,就算是余天一也自叹弗如。

    ······

    盟主令很快便颁布下去了,用了不到一天时间,就贴满了三山城的大街小巷,就连普通人都知道,三山盟为了保他们平安,特意颁布了这么一条禁令,那些人无不拍手称快。

    “以前的三山盟,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根本不闻不问,现在的三山盟,才是三山城的三山盟。”

    “就是,以前我们不光受外来武者的欺负,三山盟的武者也时常欺负我们。”

    三山城的茶馆酒楼,那些普通食客、游侠剑客、宗门子弟,都在讨论这个话题。

    肖齐得到了余天一的命令,很快便拉起数支巡逻小队,队长由五重天武者担任,其余四名成员都是四重天,这样的一股势力,确实不弱。

    “岳兄,你单独带领一支小队,而是我们一起?”肖齐问,“我觉得,你还是和我一道,作为机动小队,遇到棘手的家伙,有白飞在,我们能很快支援到位。”

    岳跃想了想,觉得肖齐说的很有道理,便采纳了肖齐的建议。

    白飞的背上,最多能乘坐五人,肖齐、岳跃领着另外三名三山盟的四重天武者,飞身落上白飞的后背,白飞双翅一振,飞上了高空。

    “听说姚顺鼎的实力很强,你和他接触过不短的时间,你感觉如何?”

    岳跃找个话题聊聊,毕竟闹事的游侠,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少的,他们作为机动小队,又有白飞做飞行载具,巡视整个三山城,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他的实力不错,有盟主的一半实力。”肖齐给的答案很中肯,他和姚顺鼎私下里交过手,他自认自己不是姚顺鼎的对手。

    “他有这么强?”岳跃微微侧目。

    “嗯,等下次有机会,你可以找他切磋一下,保证不会让你失望,不过,前提是,你别放毒。”

    二人相对一眼,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另外三人听得云里雾里,根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毕竟他们原先是南山派和化一宗的人。

    ······

    “这条禁令明显就是冲着我们游侠来的,哼,三山盟自认为自己成了武林至尊吗?”“你少说两句,这里毕竟是三山盟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当心这里有三山盟的探子,到时候我们想要活着走出三山城,恐怕都很难。”

    “嘿,还强龙?我看是一条虫差不多。”

    “你说什么?”

    “就说你了,怎么了?小小的游侠儿,妄想跟我们这些名门正派相提并论,还真敢往自个儿脸色贴金呢。”

    酒楼里的游侠和宗门弟子起了冲突,不过因为禁令的存在,双方还算相当克制,并未动手打起来,放作别的地方,恐怕早已血溅五步了。

    这些人之所以不敢动手,主要是因为宗门家族子弟,已经得到长辈们的严厉叮嘱,必须要遵守三山城的规矩,而那些游侠儿不敢动手,是因为他们还没摸清三山城的底线在哪里。

    当然,也有不把三山城禁令放在眼中的人存在。

    叽溜!

    一道响箭在距离肖齐他们十几里外的上空爆起一团绚丽的火花,即便是大白天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么快就碰到对付不了的家伙?”

    肖齐和岳跃收起笑容,暗道这些胆大妄为的家伙,实力还真是不弱啊,巡逻小队居然都对付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