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亍矢 作品

第三百零九章 绝望中的绝望

    审讯员的表情很和蔼,也许是这一批换班的人昨天晚上睡够了,已经准备了充足的精神来对付马查理。

    咕咚。

    马查理咽了口吐沫,虽然面前这几根油条和那袋用塑料杯装得豆浆看起来是何等的廉价,但在马查理的眼中,此时也变得无比的香甜和美味。

    他昨天晚上被弄过来后,已经生抗了一夜,此刻精神意志早就被消耗了大半,能让他继续坚持下去的只有‘公司’的援助。

    于是他压了咬牙,扭过头不去看豆浆油条,说道:“我没什么可交代的,我也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池浩。”

    一个审讯员笑了笑,朝同事指了指马查理后说道:“看吧!我就和你说这家伙不是一般人,这会儿没有石锤指定不松口。”

    那个审讯员也摇了摇头,将油条和豆浆放在了马查理面前,淡定说道:“这饭你还是得吃的,至于该说的话说不说就得看你了。我只能告诉你国家的粮食多得很,多养你个十年二十年就是毛毛雨。”

    马查理心中一惊,因为对方的语气是如此的悠然,仿佛他已经成了瓮中之鳖,对面这就开始计算要给他吃多少年的饭了。

    但他毕竟是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士,哪能这么容易松口。

    面前的豆浆喝油条更加诱人了,人类天生就对油炸的食物有偏爱,饥饿的时候这种食物才是最能满足人类身体需要的。

    但这种食物的特点就是刚出锅的那会儿最好吃,时间没过一些,风味就下降很多。

    马查理面前的油条一看就是才买来得,正冒着热气,肉眼可见这根油条咬紧嘴里后是如何的酥脆。

    这样的油条咬进嘴里之后,表面的酥皮会变成一层薄薄的油渣,充满人的口腔,能体验到碳水和油脂这两种食材结合后最美妙的风味。

    而微甜的豆浆这时候恰好可以入嘴,不但冲淡了嘴巴里的油腻味道,带来清甜,更能和油条发生某种神奇的反应,让这两种食物的风味再次提升一个档次。

    马查理舔了一下嘴唇,直接开始吃起面前的豆浆喝油条,打算恢复些体量,再生抗一段时间。

    此时的马查理心里还存着一丝希望,觉得‘公司’之所以不来,肯定是遇到了岔子,只要自己多坚持,那就一定有逃出生天的希望。

    再退一万步说,马查理还是很清楚自己的专业素质的,池浩虽然是他打电话处理掉的,但自己绝对不可能被抓到马脚。

    按照通用的法律来说,自己最多再坚持多半天,今天晚上依然可以出去吃大餐,睡公寓的高级软床。

    不得不说,马查理这种赌徒心理是很坚决的,过去美好的生活现在在他面前,就如同是赌徒手里的下一张彩卷,永远都象征着希望。

    两个审讯员坐下来后灭有再急着出声,而是悠闲地看着马查理狼吞虎咽的样子。

    末了,他俩应该是刻意等到马查理快吃完,这才掏出一个播放器,播放起了某个语音片段:

    “把xz——003的目标清理掉。”

    “请输入权限码。”

    “qm3t8h9o……”

    “好,目标即将被清理。”

    啪嗒!

    马查理手上握着的豆浆掉到了桌子上,转了一圈后直接滚在了地上,还剩下一小点的豆浆并灭有撒出来,像是一个牢笼里的犯人一样被廉价的塑料杯给关住了。

    “让你有命拿,没命花!”

    上述的语音都是英文,维度这一句话是马查理亲口用汉语说得,似乎这样能让他更解气一些。

    随着这一句,马查理瞬间扬起了头,睁大着带着红血丝的眼睛,嘶哑着吼着:“录音算什么证据,而且我和你们说,我可是英吉利人,你们没有权利这么扣押我,我要和我们的大使馆通话!我要找律师!我要保释!”

    关键时刻,马查理根本顾不得什么任务不任务的了,他现在嗅到了绝对的危险,哪怕失去一切,他也要先保住自己的自由和生命。

    “啧啧!”一个审讯员鄙夷道:“就这水平,你看那些007还吹得挺神的。”

    “在电影里不给你吹,什么时候和你吹?”另一个审讯员也笑了,接着他拿出一张文件,开始念起了马查理的催命符。

    “马查理,籍贯闽州海城市,自幼父母双亡,由叔叔养大,后……以上为假消息。”

    宣读这封文件的审讯员饶有兴趣地停顿了一下,等他抬头看到马查理微微发抖的身体后,这才满足地接着说道:“查尔斯·冯,英吉利人,自幼被‘公司’选中,继而训练为商业间谍。”

    “两千零七年,查尔斯来到华夏,开始围‘公司’从事各种商业间谍活动,累计通过偷盗和贿赂有人员窃取了如下领域的商业秘密,涵盖了医疗,通信,机械制造等等领域的公司……”

    “具体的细节如下:菊儿康医疗核心秘密……”

    这名审讯员的语调越来越高,像是在审判马查理一样。

    而听到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马查理像是犯了癫痫一样,身体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他现在的头脑一片空白。

    因为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要知道他现在听到的这些细节,在他的认知中,应该只有公司和他自己知道。

    公司的历史很悠久,能让他们这些商业间谍放手去干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从公司创立的那一刻开始,从没有一个员工的秘密被泄露过,而且每一个员工都是安全地渡过一生,哪怕是有时候深陷险境,也会被公司救走。

    而现在,马查理认为,自己能被对方这么了解的原因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公司抛弃了他。

    “你们说这些有什么用,不管怎么说我都是英吉利公民,哪怕是被判了刑,我也会被国家引渡回去。”马查理红着眼,但英吉利公民的身份此刻在他眼里就是最后的救命稻草,因为他笃定就算是公司抛弃了他,但自己牵扯到这么多案子,肯定会公开审判,到时候他打不了回英吉利坐牢。

    审讯员开心地笑了,对身边的同时说道:“你瞧,水平不过如此。”

    旁边的审讯员摇了摇头,说道:“没意思,这一次的东西太齐全了,没什么挑战性。”

    说完,其中一个审讯员拨通了电话,说道:“马上准备去港岛的飞机,我们去那里把活给办了。”

    马查理睁大了眼睛,因为他清楚地记得英吉利前几年和港岛断绝了引渡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