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与京 作品

第76章 第76 章

    后来再回忆, 那件事具体是怎样的呢。

    事情其实处理起来挺快的,一夜未歇,不过是善后。

    顾谈隽一个人跟那些人动手, 没落得什么好, 可也把他们折腾得够呛。

    闹到警局去的时候那几个人还在说:“为了个女人而已,至于吗?事情不都说好了, 你就不怕进牢子,留案底。”

    顾谈隽事业成熟,声名在外。

    要是出事, 只会对他完美的人生履历受影响。

    他当时在填笔录,捏着笔的手只是停了一下:“无所谓了。”

    东西填好, 事情处理尾声。

    他起身和办事的民警点头颔首, 之后拎着自己带血的衣服走出去。天都亮了,他在警局外冰凉的台阶上坐下, 想看时间,抬手才发现表坏了,秒针都不走了。

    他弄了两下,最后直接把表摘下来放到一边。

    望着眼前破晓,他在想,这个点知予现在应该还在睡觉。她睡眠浅,睡不好就要醒。她太累太忙了,他应该要晚点再去打扰。

    等所有事情忙完以后。

    胸腔还真有点疼。那些人还手还真有点重, 他呛了两声,抬手擦了擦嘴角。

    走之前透过警车的车窗看到她了, 她就失神站在路边看他。他知道, 见不到他她肯定会很担心, 会不会睡不好觉, 会不会想着他。真舍不得,舍不得她受伤,也看不得她难受。

    有朋友走过来,递烟,说:“抽吗?”

    他看了眼,想接,肩膀扯动又有点疼,说:“算了。”

    “咋的,都抽这么多年了,这会儿还克制了。”

    朋友在他身旁坐下,说:“刚刚那些人问你,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顾总,给咱一个回答?”

    顾谈隽眼神变也没变盯着天际。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原则问题。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就是不和女人动手,他们跟她动了手,那我就是要还回去,哪怕是不计后果,这事也不可能完。”

    “可以,有骨气。你什么时候这么极端了?”

    “也没有吧。”顾谈隽说:“也只是当时那一刻的想法。”

    当看见她脸上那抹伤的时候他整个人就跟被人蒙着打了一拳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透不过气。

    朋友说:“她来找你了的。一直等,被我们劝回了,忙完了去见她吧。”

    “会的。”

    “说句实话,当时到现在这么久了,后悔吗?”

    “后悔什么?”

    朋友笑笑:“你知道我说什么的。”

    对方把那包烟留下,起身走了。

    顾谈隽始终没回答,可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应该谁都知道。

    那天白天整个工作室里大家心情都比较复杂,一个上午也没进工作状态,办公室里死气沉沉的。

    姚卉整理东西时候还在骂:“真无语,碰见这么恶心的事,怎么会有这种人啊。这算不算魔幻现实。”

    刘冀哎了声:“别想了,就当给人生积累经验,那奇葩事多着呢,这还算好了。”

    姚卉有点不甘心,抱着资料出去,一抬头看见门外的人。

    愣了下,站直身说:“顾总。”

    男人站外边,也没什么多的神情,说:“来看看。知予在吗?”

    姚卉说:“没来呢,要她回家休息了。顾总你要没事去她家找吧,她应该在等你。”

    他说:“等我,是吗。”

    “嗯。”

    他看了眼手机,嗯了声。

    要出去时,姚卉忽然说:“其实知予一直在等你,她是很心软的一个人的。今天你能出手帮她还回去,我们很感谢你能保护知予。感情上的事我们不好说什么,但能弥补的,尽量弥补吧。”

    他脚步微停,没回头,嗯了声。

    顾谈隽开车过去,到三十二中时刚考完试的学生们刚放学。人群鱼贯而出,他等着红绿灯,看着熟悉的街道。

    他原来来过。

    当时没有勇气,记得开着车在这抽着烟坐了很久。

    那时他还和家里人关系也不好,他理智又随性,他有自己的傲气。他以为有些人注定只是过客,有些人于他见过很多,实在没有在意。

    可谁会知道那么多天的以后,他会如此意难平。

    以至于到每次想起时心脏都像抽一样的痛。

    或许是近乡情怯般的心理。

    真正要迈出那一步时,他竟有些胆怯,又或是对一些事的感应,他站到春澜街巷口时,手指一片片的麻。

    他想,他终于面对自己了。

    他说:[温知予,要不要见我。]

    在那儿看见她,他心中尘埃落定。

    他知道,他终于得偿所愿。

    -

    站到她家门口的时候顾谈隽还有点忐忑。他来得突然,手里也没带什么,看了看手指,上边除了一些伤口,什么也没有。

    他微局促地攒了攒手。

    “阿姨会想见我吗,会不会不太好。”

    温知予说:“我也不知道。”

    刚刚在下边哭,在下边抱,那周围邻居可都看到了的。她妈妈没下去,但她知道肯定都看着在,没下去心里也都有数,她不知道她妈怎么想,估计肯定在心里讲的。

    她说:“我妈那嘴可厉害,你小心。”

    “没事,阿姨说什么都受着。”

    温知予要开门,想到什么,说:“现在知道喊阿姨,原来怎么跟我故意喊妈妈?”

    顾谈隽说:“那不是,想拉近距离。”

    “你故意的。”

    “不是故意。但,多少有点。”

    温知予看他的眼神深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