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与京 作品

第71章 第71 章

    那个咖啡馆, 后来时临和顾谈隽说了些什么?

    “听见这些,你后悔吗。”

    “不。”顾谈隽说:“我只庆幸。”

    “庆幸什么?”

    “庆幸自己没有完全错过那个女孩的青春。”

    他把游戏上那段短语截了下来,自己摘抄下来, 和温知予曾经投稿的那封原件放在一起。

    乌云密布的晚天, 他躺在卧室反复地看。

    我是文科一班,温知予。

    回想着她那时的样子, 顾谈隽就笑。

    少女心思。

    可就是这些迟来的心思令他久久无法平息。

    他把那封信搁在胸口睡去,他总是这样想念温知予,一开始是不甘心, 刚回来时是有点不肯信的,后来就是妥协, 到现在他知道, 他陷进去了,他整个人陷在那个叫温知予的女人柔情里, 再没有回头路。

    而现在站在这里看着她,他再没有之前的骄傲。

    他说:“下午到现在,我一直在这。”

    “很多天以前也来过。有空就会来,开车经过这里会减速多看两眼,盼望着能不能见到你身影,步行绕路也走过。”

    像是想证明什么,他声音稍有些无所适从:“我,一直想找你的。”

    温知予面上神色慢慢褪去。

    雨还在下, 楼上有人做饭,有不认识的老爷爷骑自行车经过, 看这相对的两个年轻人一眼。

    温知予睫毛都要被淋湿, 她掂量了下手里东西说:“在下雨, 在这站着也挺不容易的, 我要回去做饭,先进去了。”

    经过他,他却捉住了她的手腕。

    “你就这么不愿意听我说最后的话吗。”

    她手指微蜷:“都过了。”

    “在我这,从没有过。我们之间不会过,我也不想让它过。”他声线低哑无比。

    “你高中投过一封广播信,是写给我的。你找过我,让我回去,怕我游戏误人,你都忘了?”

    “是时临和你说的?”

    “这不重要。”

    她说:“不管重不重要,都过去了,过很久了。那个,好久以前了,不值一提,也没必要。”

    他声音忽然发抖:“你做过的事,你现在跟我说不值一提。温知予,你会不会太无情了点。”

    她无言,抽出手说:“这儿都是我老邻居。争这些怪没意思的,我进去了。”

    温知予提着东西就往前走,顾谈隽不肯放手。她走,他跟在她身后进了楼道,温知予上楼,进屋,要关门,门却突然被他的手抵住。

    她心惊了下。

    想推,可没推得过他一个男人。

    她往屋内退了步,心下意识提起,望着眼前的人。

    她有点害怕,她怕他要是现在闯进来会怎么办,她不知道她家里人在不在,应该不在,可她还是怕,也不知道是怕什么未知的,还是某些她怕面对的事。

    他看着她,像怕吓到她,又收起手撑住门把手,推开门,站在她眼前。

    一字一句,声线又缓又紧。

    “我不知道别人面对这种感情上的事都会怎么样,你了解我,你知道其实我不是个会做这种事、说这些话的人。可是你会不会想,我也会难过,会难受,我也会怕错过一个我这辈子也不想错过的人。”

    “你不愿意面对,好,我告诉你。”

    “十年前,有个叫温知予的女孩,在那个夏天喜欢了一个叫顾谈隽的人好久好久。”

    听到这些,温知予睫毛猝不及防微颤,说不出话。

    可他还在继续。

    “07年,是那个叫温知予的女生入学的日子。”

    “她考上南华这所最好的高中,她妈妈为她高兴了好久。她是什么时候遇见那个人的,她也不知道,可能是校园走廊,也可能是他们无数个经过的瞬间。”

    “她不爱讲话,她从来都不愿意把心事告诉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