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与京 作品

第66章 第66 章

    “你说自驾游的魅力在于什么?”进藏南线前, 开车的江瓦问顾谈隽。

    没等到人回应,后排玩游戏的庾乐音先回了:“当然是开两台车,叫上不同的朋友, 在风中挥舞手臂, 多爽。”

    “挥舞手臂?说得跟猴子似的,你试试。”

    “你别侃我, 你小子现在开车,等我下车了弄你。”

    大家都笑,坐副驾的顾谈隽也是。

    没想过有天会自驾游出来的, 途中认识了一些人,大家高声歌唱, 大家欢呼, 在公路上各自分享自己的食品。他们在服务区短暂开了个趴,也就是在休息区围坐着聚会。

    其中可能有谁呢?不认识, 企业高管,健身房老板,也有公司小职员。大家汇聚到一起,玩剧本杀,玩纸牌。

    无关身份,无关金钱,不管你是谁,在这里大家一切平等。

    一群人里可能顾谈隽最特别最吸引人。

    这个男人从进来起总是能吸引场子里其他人注目, 说一句抱歉来晚了,或是礼貌问他人需不需要纸巾。仅仅几小时, 所有好感都能拉满。

    有个企业女高管叫jasmyn的, 注意上了他, 之后私下去找他朋友要联系方式。

    他朋友只说:“要jul的微信啊?那不行。”

    别人说:“为什么不行?他不是也单身么。”

    朋友扬扬手指:“他心里有人的。”

    jasmyn不信邪, 场子上玩真心话大冒险时直接问了。

    “jul,你最难忘的那场恋爱谈了多久?”

    顾谈隽当时坐较边缘的位置一直默声神隐,话题突然落他身上,大家都朝他看来。

    以为他不会回答的,顾谈隽稍稍坐直身,却说了。

    “我那场恋爱,谈得很短。却是影响我跨度最长的。”

    大家都停下手里动作,惊讶于他这样的人愿意倾诉心事。

    他望着服务站外辽阔的天,说:“可能你们想不到,确实,我自己也想不到。我这人,前半生跌跌撞撞,想过孑然一身,也游离过情场之上。”

    “可确实的。”

    “我也只真实地爱过那么一个人。”

    别人说:“给她打个电话。”

    他摇头:“不了。她过得挺好的,不打扰了。”

    出去抽烟,他们几个男人找了个墙角,低着头各自想事。

    有人说:“想不到你啊,顾谈隽,以前觉得你这样的人光风霁月没人拿住,还真有一天被拿下了。那人谁啊,让咱们见见呗,你是没看刚刚那女的本来对你多有兴趣,听完你那话全场都没再看你了。”

    几个男的零散笑笑。

    “把她追回来啊。”

    顾谈隽也抽烟,吐了一口烟雾。

    “怎么追?”

    “怎么追人你不知道?”

    顾谈隽看看服务站里边女生。她们都在私下看他。

    确实,他这样有点瘦,有点温文尔雅却偶尔带点成熟的男人很吸引人,本质出众的人到哪儿都能让人注意到。

    朋友又注意他手腕:“表不错。”

    顾谈隽扬了扬:“送你。”

    “真的啊?”

    “刚刚那边女生看我这表很久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人家看的是你手腕。”

    “手腕有什么好看的?”

    “你不懂,你手腕看着很有劲,可你看着又瘦。女孩子最喜欢你这种。”

    顾谈隽不置可否。

    低头把烟含到嘴里,却又不可避免想到她。

    难怪,那时候温知予老看他手腕。他以为是看他表,原来是在看他腕骨。

    “不是不知道怎么追。只是不想那么随便。”

    “怎么个意思?”

    “别人男人都做得出来的,我做不出来么。死皮赖脸,追着去求,可以,却觉得廉价,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你知道?”朋友说。

    “原来不知道,现在好像有点体会。”他抬起眼,那里的光在此时显得有些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