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与京 作品

第44章 第44 章

    温知予没想过他们的车会突然在路上抛锚。

    导航错误, 他们走错了路,道路雪封,他们的车轮胎一下陷进了一个泥坑。试着引擎发动和人力帮助也于事无补, 他们只能被迫原地停车。

    “靠, 真操蛋,怎么碰着这种破事啊。”跟他们同行的一个驴友忍不住骂了。

    天太冷, 下车时他们穿着厚棉衣也在不停哈气,感觉能死在这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

    “还能补救吗?”

    “你看这还能救吗,轮胎都又冻上了。”

    “那没办法, 打电话找救援吧。”

    “gps系统坏了,太冷, 也没什么信号。还有备用油吗, 室内能开空调么?”

    “不开也得开。”

    坐在车里,大家纷纷沉默。有人想点烟, 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欲望又克制住了。

    时临跟温知予坐在后排。他说:“真完蛋了,咱们不会死在这儿吧。”

    温知予摇头:“不会吧,哪那么容易这种意外出我们身上。”

    “那你想多了,还真有可能,我临哥是谁,从小巷子里出名了的倒霉蛋啊。”

    温知予听笑了,没敢说:出门前她妈还数落她小时候老和他玩呢。

    时临又说:“真不好意思啊, 把你拉出来跟我旅游。”

    “没事。”

    温知予递了块饼干给他:“吃吗?”

    他摆手:“你留着吧。还不知道救援队啥时候到呢,这条道这么偏。”

    “嗯。”

    “温知予, 如果咱们真的出事, 那你最放不下的是谁?”

    “我?我不知道。家人吧。”

    寒天雪地的, 外面的风还在呼啸。

    温知予靠着窗开始想妈妈的话。她想, 要是出事,她或许第一个放不下的是家人。她妈妈说的还是对,人生在外,就会有无数意外。她要真在今天出事了,那么她必定会后悔为什么当初没听妈妈的话好好待在家。

    她舍不得很多人,她的爸妈,她的朋友,还有,她爱的人。

    温知予打开电量仅剩不多的手机。

    她仍存着希冀。

    她用手机最后的电给顾谈隽发了消息。

    她说:[顾谈隽,我在昂昂溪区靠近昂霍公路附近,两小时前经过的是g231,你能看见吗,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看见,如果可以。那么我希望你知道,我真的很想你。我们在这里被困了,我有点害怕。]

    打完最后一个字她往旁靠,闭上眼。

    她想到了她给顾谈隽发过的信息。他看见了吗,看见了,为什么不回她呢。

    那是对生命未来迷茫的无措和不安,她并不强大,面对天灾意外,她还是会害怕。

    下午回去,顾谈隽去了趟电脑城,他朋友在那儿开了家规模不小的店。

    一过去,人家就把修好的手机递他:“实在不成了啊,你工作资料啥的应该能恢复,再别的备忘录,那都不行了。”

    顾谈隽接过,淡道:“谢了。”

    拿到手机也没急着看,就是放到一边:“其实恢不恢复也无所谓,随便吧。”

    “怎么了谈隽哥哥,最近心情那么不好呢?”

    “没。”

    “抽烟不?”

    “不了。”

    对方笑:“那会儿庾乐音给我发消息,说你出事,我还说咋了呢,手机坏了,那么淡定?”

    “嗯,换个新的不就行了。”

    朋友也不多说,知道他顾谈隽是个什么性子的人。管不着。

    顾谈隽胳膊撑在那儿,随手打开手机划了划,今天一整天都没管过的,可一打开微信,两小时前的新消息弹了出来。

    最新的聊天框,他一眼看到温知予发的那句话。

    身子忽而撑起,动作突然得他朋友都注意了到:“怎么了?”

    他坐直了身,紧紧盯着那段话,像固定了似的阅读着。

    忽而,拿起车钥匙就往外走:“晚上聚餐我不去了,你和庾乐音说一声,我有事先走一趟。”

    本来他们几个约好了晚上一块吃饭的,庾乐音他们也要到了,结果到朋友那儿还没进去就瞧见一辆黑色梅赛德斯往外开。

    他认出车牌,立马拦上去:“哎,干嘛呢,去哪呢你这是?”

    顾谈隽坐驾驶座上,盯着前边马路:“有点事。”

    “什么事?”

    “温知予出事了,我去看看。”

    话说着,他的车转弯上了马路,疾驰出去。

    庾乐音站原地,傻眼了。片刻后他又醒神:他妈的,温知予这会儿不是在齐齐哈尔吗,他上哪看去啊。

    救援队来的时间比想象的慢。

    忘了在寒天冻地里多久,反正车因为抛锚而原地陷在那儿,到最后都好像冻住了。勉强靠着最后一点暖气生存是什么感觉?一天半的时间,却像过了好久。

    最终在一个未完全破晓的清晨,前方出现亮光,救援队到了。

    看到光的那一刻,昏昏欲睡的温知予差点以为自己是看到了顾谈隽。

    但来的是救援队,那些穿着橙色衣服的人就像国家英雄,不论到哪都给人安全感。

    确认了人员和情况,又给他们分发了杂粮和水,带上了棉大衣保暖。饱腹之后,他们的车被拖走,他们坐上了救援队的车。

    温知予和他们说谢谢。

    别人说:“你们怎么走这条道?位置偏,断了gps定位,差点找不到。”

    温知予说:“跟导航走偏了。”

    “确实偏,半夜我们找错了两次定位,最后,还是有人打电话给我们,跟我们一起分析你们可能在的位置我们才定位到。”

    她有些惊讶:“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