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与京 作品

第33章 第33 章

    一吻结束, 前面刚好有人欢呼,温知予窝到他怀里,彻底没脸见人了。

    顾谈隽摸摸她头发, 就笑:“没人看你, 怕什么。”

    温知予就说:“你知道我脸皮薄嘛。”

    他扯扯唇:“是,不止脸皮薄, 我就没见过比你还容易害羞的姑娘。”

    片刻,想到什么,他又问:“对了, 原来问过你,高中, 你有没有来找过我?”

    温知予把头从他怀里抬起来。

    找过吗, 没有,现实中, 他们确实没有交集。18岁的温知予生活很贫瘠,家庭教育观念严格,她从不敢和他这样的男生有什么交集的。可18岁的温知予,又很真实大胆地喜欢过他,在最隐秘的角落探寻着他的消息,和他建立联系。

    即使,他或许永远不会知道。

    “没有。”她摇头,很笃定的回答:“真没找过, 是你见过的女孩子太多,忘了。”

    他哦了声, 略微有点失望。

    她问:“怎么了?”

    他垂眸想了会:“那真遗憾, 没见过18岁时的温知予。”

    她心里像被丢入石子一般荡起涟漪。

    她说:“你想见吗?”

    他嗯了声:“想见见呢, 看看那时候的温知予是什么样子, 想认识她,看看她上课是什么样,课间又是什么样,是不是特别活跃、特别青涩的一个女孩子。”

    温知予抿唇,在他耳边小声说:“其实,你有这个想法就可以了。”

    人生无回头,她不求十年以前的当时能和他有什么,未来很久后的今天可以相遇就很足够了。

    没有过去经历的各种因素影响。

    或许也不会有现在。

    “而且,那时候的温知予可没劲了,穿衣风格土,上课的时候带着厚重的眼镜框。人群里一眼望去透明得看不见。”

    “是吗。”

    顾谈隽笑:“有你过去的照片吗,我想看看。”

    “才不要。”

    温知予是真不敢,爱美之心人皆有,她也在意自己在他面前的印象。

    “你会嫌弃我的。”

    “不嫌弃,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真的啊,那么喜欢我。”温知予在他耳边撒娇,看他清瘦冷白的侧脸,在这种氛围下特有魅力。

    他嗯了声。

    温知予又说:“你知道吗,我的朋友告诉过我一件事。”

    “什么事?”

    “就是姚卉,你上次见过的。她说,人生在世及时行乐。她是个乐观派,对什么都抱有赤忱,去西北的火车上,她和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温柔男孩子只是因为磁场吸引就有了一段几天的情感旅程。我其实觉得很惊奇,觉得这种事很大胆,可有时候很羡慕她的爱情观,我觉得一个人能真正洒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真的很有魅力,你觉得呢。”

    她把这件事告诉他,是想听听顾谈隽对这些事的反应。

    他却很淡:“嗯,确实。其实这种事现在很正常。”

    “你也这么想吗?”

    “你羡慕的爱情观是什么?”

    “只求浪漫,不求结果。”

    她说:“就是所有的偏袒、所有的宠爱,全部愿意无条件奉献,也不去想未来会怎样,其实人生在世能遇见就很不容易了。相遇即是缘分,错过也不遗憾,你说是吗?”

    他弯唇笑:“想不到,咱们的温老师还是文艺分子。”

    “只是有感而发。”

    他揉揉她头发,说:“是,你说得对。能遇见温知予,是我的荣幸。”

    他真的很会讲话,不管真假,反正每次说的话都很令人舒服。

    温知予不敢跟他对视,只能把脸埋回他心口。

    很快他们说的那个蛋糕也到了,温知予并不知道今天是谁生日,怎么出来轰趴还要有蛋糕。感觉像庾乐音给人女生买的,可他全程又没提。

    温知予以前最高的消费,也就是去高级餐厅,吃个一次一两千的法餐。

    那种餐厅都贵,还吃不饱,她感觉就是有钱人换种方式的玩法,同样的食材换个方式就给你卖贵了。

    那个蛋糕很大,像法式玫瑰一般的,听说,上边镀了金,就是那种可食用的金片。感觉就是有钱人的游戏,那样好吃吗?不,那样只会更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