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与京 作品

第32章 第32 章

    温知予搂着他脖子, 这才勉强算是笑了。

    顾谈隽会哄,是真的会。

    温知予也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会讲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他那么几句给哄好了, 情绪来得快, 走得也快。

    之后他坐车里仔仔细细帮她把眼泪给擦干净了,又帮她把衣服给整理好, 回到位置上他问她还要不要回去玩,温知予不想去,其实她来这本意也就是想找他, 人见到了,其他的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

    顾谈隽开车送她回家, 下车前怕妈妈发现, 温知予说:“送到这儿就好了,我回去了。”

    顾谈隽单手搭方向盘上, 说:“就这样走了?”

    出来玩一趟,结果什么也没玩到,就哭了场,他哄了场。

    这姑娘,真跟玩似的。

    温知予犹豫:“那要怎么样?”

    顾谈隽扯唇笑笑:“不怎样。”

    她有点小失望地哦了声。

    他背脊往后靠,视线淡瞥她家那条巷子:“其实上次来你家楼下,还是有点期待的。”

    “期待什么?”

    “什么时候能跟你进去见见你妈妈?不是老要你相亲吗,那我想, 我能有那个资格吗。”

    温知予的心怦怦跳,说:“下次?”

    他也笑。

    其实, 他开玩笑的。

    但说:“好, 那就下次。”

    温知予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刚要扭开车门, 又想到什么,突然扭过头凑过去亲了他一下脸。

    顾谈隽对她没设防,就这么被亲到了。

    他眼神意外,看她。

    可这姑娘跟什么想好久的事得逞了似的,也不敢看他,扭头就飞速下去了。车门自己关上,车内车外哐地一声被隔成两个世界。

    他静望她离去的方向。

    之后回味,扯唇笑了笑。

    -

    那天之后,温知予心里悬着的东西才算是落了下来。

    她老看微信那三个字母,jul,是巧合吗,他的网名是七月,现在刚好也是七月。

    七月,16岁的温知予第一次遇见他,七月,25岁的温知予第一次和他有情感交集。

    她偷偷把备注改成了,男朋友。

    是男朋友吗。是吧。

    周一上班,本来在各自位置上工作的姚卉忽然转着椅子过来找她:“知予,上个周末你是跟谁去约会?突然问我那些。”

    盯着电脑的温知予眉头一跳,有点下意识心虚。

    她捏着鼠标,啊了声:“没谁啊,就是朋友。”

    “朋友?”姚卉眼神狐疑:“朋友值得你那么大费心力地搞穿搭?”

    温知予随口搪塞:“但最后也是随便穿了。”

    知道挖不出什么,姚卉又懒懒然说:“好吧,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姐分手了。”

    “你什么时候谈了?”

    “就之前啊,酒吧泡了个小帅哥,我本来还觉得年轻长得帅好呢,结果没两天居然跟我提分手。唉,温知予,以后你可不能轻易碰男人,感情上受伤,很难受的。”

    她嘴上那样讲,可温知予是一点没看出她伤心的样子。

    可温知予又心虚,下意识捏了捏手机。

    她说:“应该,不会吧。”

    顾谈隽刚给她发过信息,他们这群公子哥八月初狂欢,准备办个深夜派对。据顾谈隽描述,每月老有的,都是他认识的那几个单身人士一闲得没事做就要找的场子,上个月是庾乐音出资,他跟新谈的这个女朋友感情可好了,什么宠的都给对方,之前有次办生日宴,给人砸了七百万。

    听到的时候温知予还惊讶了声,心想,那够盛大的。

    她当时看他,他又说:“怎么,你也想要吗。”

    她说:“没有。”

    当时是坐他车里,他就漫不经心笑笑。

    温知予就问他:“难道在你眼里我是那种在意钱的人吗。我不要那些,只要你喜欢我就够了。”

    这话讲得有点意思。

    顾谈隽支起身,看她:“那么喜欢我啊,温知予。”

    温知予气焰低了,小声说:“是啊。”

    喜欢了十年呢。

    她又问:“那你呢?”

    他嗯了声,也说:“喜欢。”

    一句喜欢,能要她高兴好半天。

    不管多少次回想那天晚上,她坐他腿上哭,他哄了她好多的样子,心里总是难以平息。

    姚卉起身去倒咖啡,临了说:“怎么不会,反正你信姐的,不会吃亏。”

    温知予看着她背影,并不敢回应。姚卉她清楚,浪里来浪里去,感情里怎么会有波澜,可她不一样,她又没有那么洒脱的性格也没有足够多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