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与京 作品

第21章 第21 章

    她时常会想到姚卉的那些经历。

    去往西北的火车上, 她坐062座,那个花店老板就坐063,她旁边。

    那是个浪漫优雅的男人, 会礼貌地和女士道谢, 会在你无聊看窗外时小声问你一句需不需要报纸。见她第一面的时候就送了她一朵花,祝愿她这次旅途花团锦簇。

    那是长达十九小时的火车啊。

    大家昏昏欲睡, 姚卉戴耳机听歌,对方就询问自己可不可以也听。她让了一只耳机出去,两人肩比肩, 静谧享受,看窗外碧海蓝天, 感受西北风情。

    那个晚上他们聊天, 从天南地北聊到广袤世界,又聊到人生发展, 他们健谈,有许许多多的话题,姚卉刚结束一段半年的感情,并不知未来人生去向。男方也是,单身了很久,旅游寻求心灵慰藉。

    “然后呢?”当时的温知予问。

    姚卉当时在出租屋的小单人床上跟她讲:“然后啊,下一站旅程,我们竟然同站, 就约着一起去看了风景,去了莫高窟、官鹅沟, 好多好多地方。”

    “一场露水情缘, 一场只求浪漫不问结果的相遇。”

    “之后那个夜晚, 嗯, 就睡了。”

    温知予惊讶:“就这样睡了?”

    “是啊。”姚卉说:“怎么啦,大家都是有自律习惯的年轻人,睡一觉怎么了,荷尔蒙的吸引,你懂的。”

    温知予抿抿唇,不表态。

    姚卉原来受过一段情伤,跟那男生谈了半年,结果他劈腿。她就想,去他的,人生苦短,大家活几十年都不容易,我不管你,你也别管我干啥。

    放飞自我,去学赛车,去跳拉丁,去考证。她那一年做了好多好多事。姚卉说得最多的就是:知予,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喜欢的人很难碰到,如果碰到了,一定要把握,实在不行,哪怕人生路途仅仅是那么一段缘分也没关系。

    这句话,她到现在都记得。

    现在坐在顾谈隽车里,他的跑车里。

    温知予又哪里想得到,是跟他一起去吃饭。

    她忍不住想,她敢吗。

    其实上次看他在酒吧就很想说了,大家都那么亢奋,他心里完全毫无波澜吗。

    他对一个人就没有欲望吗,她以前老看到他的光风霁月,他的无动于衷,他的成熟理智。

    她也想,想这样的人亲密起来是什么样子,想坐他怀里,想与他交颈密语,想可以不用忍受那么落寞的情感。

    她闭眼。

    他的声音忽然惊醒她:“温知予。”

    搞得她一瞬间紧促,下意识轻攥手指,像什么心事被发现。

    顾谈隽看着前边,神态很淡:“等会儿吃饭跟我后边就行,有的场面话该说说,不想说也没事。”

    温知予背脊不自觉坐直些,像这样就能掩盖刚刚她心里闪过的那点不耻思想似的。

    知道他在提点自己。

    她听着,说了声嗯。

    想什么呢,这是办正事,她思想都哪去了。

    -

    到了地方,有人接待。

    挂着百年字号的国风老店了,商务会谈风的,有餐厅,有茶室,派头很大。

    顾谈隽过去,甚至不用报姓名人家都知道他,喊着顾先生,也就领着进了,之余还多打量温知予一眼。

    很少见顾谈隽带人,难得跟一个。

    温知予就简单看了看这儿的装饰,门口挂着今日招牌的牌匾,后边有串数字她以为是编号,后知后觉才发觉是那道菜的今日价格。

    三千七。

    一道菜好几千,那随便坐坐吃顿饭喝个茶要多少钱,她不知道,只知道就是有人能顶住这么奢侈的消费,生活就是这么纸醉金迷。

    “一会儿过去,知道介绍自己是谁吗。”上楼前,他忽的停住脚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