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茶米酒 作品

第237章 天城坠落,色孽初现(4300)

    邪神的声音在星空之中,无视物理规则的传递到极远的地方,宣告着自己的降生。

    男性天使所在的这整颗星球,这个时候都在邪神力量的扩散之下,被扭曲成一种怪异的形态。

    就像是刚刚被烧得融化了的玻璃,在自然重力的垂落之下,展现出了出乎意料的光滑,同时又有液滴朝着不同方向延展出去,最后定格成为拥有着许多半透明藤蔓缠绕的透明树木状态。

    分明是从土石转化过来的物质,而且也有着易碎的玻璃的质感,可是这些藤蔓状的透明物质却出乎意料的柔软,如同杨柳丝绦,在宇宙空间的辐射风暴之中摇摆起伏。

    色孽的意志在这棵树木的上方流淌着,一条条藤蔓相互缠绕,在树身的侧面形成近似于拱门的形态,混沌之力夹杂着难以言说的抑制,发动了超远距离的空间传送。

    拱门内部汇聚的光晕,远远的小于这个数状琉璃星球的体积,但是当光晕旋转起来的时候,却反向吞没了整个琉璃星球,然后在空无一物的太空之中凝缩成一个光点,闪烁消失。

    在一处碎片空间内,混沌之力如同朝着四面八方排泄出去的滚滚洪流,在波浪的中心处,一颗琉璃树状星球闪现,似乎停顿了一下,就从这充斥着混沌之力的亚空间再度消失。

    亚空间的另一个方位,正在持续扩张自身概念领域的杨广,忽然感觉到了一个尚未被他吸引过来、合为一体的碎片空间里,发生了剧烈的能量变动,眉宇之间神色一动,概念领域有选择性的先行朝着那块碎片空间扩张。

    而在此时,梅洛星,梅洛天庭之外,忽然多出了一个占据了所有卫星视野的庞然大物。

    那是一棵仿佛用整个星球浇铸之后,随意雕琢而成的琉璃巨树,透明的枝条带着诡异的美感,在太空之中蜷缩延伸着,朝着梅洛星卷来。

    天基王鹤熙第一时间调动了整个梅洛天庭的卫星系统。

    经历过上一次宋缺闯入的事件之后,这些卫星系统之中积蓄的能源,都处在蓄势待发的状态,不会再像当初那样仓促之间只能调动极小的一部分。

    这一回,卫星系统一动之间,就爆发出了百分之七十的能源,足以在瞬间摧毁一颗像是地球那样的行星。

    汇聚起来的强能量光束会贯穿数千公里的地心,选择进行定点引爆炸裂的方式,或者是直接进行切割。

    具备着这等威力的光束,散发着比太阳更耀眼的光芒从梅洛星的表面绽放出来,轻易消灭了大概有上亿个立方的透明枝条。

    是直接抵达到分子层面的、彻彻底底的蒸发。

    这些光束击溃了那些透明的枝条之后,更是顺序之间跨越了数千公里的距离,来到了半透明巨树的表面,将成百上千根直径至少在两千米以上的藤蔓切断,以犁庭扫穴之势,在整个琉璃巨树的表面刮了一刀。

    那琉璃一般的巨大树木就像是突然秃了一块,靠近梅洛星的这一侧,一根有可能实行太空打击的纸条都没了。

    发动了这一轮打击的鹤熙,发现这颗行星虽然造型特别古怪,但是物质的强度并没有多少特殊的地方,到这个时候才略微松了口气,道:“去联系一下,问问这是大隋那边搞出来的什么东西,还是跟那些三角体,或者太空校长有关。”

    “现在的传送技术真的是越来越夸张了,这种体积的东西居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眼前,刚才是不是连空间虫洞都没有?”

    不仅仅是体积,更是距离。毕竟鹤熙可以确定,原本梅洛星周边三光年以内的宇宙空间里绝对没有一个造型如此别致的天体。

    其实,因为亚空间内部的时间和空间概念非常的模糊,色孽借助亚空间当中转站,在进入亚空间之后,对空间距离的概念进行操控,只移动一小段距离,就相当于在已知宇宙之中跨越了数个星系,当再次离开亚空间的时候,便直接从男性天使所在的偏远星域传送到了梅洛天庭。

    这种传送方式,要比暗能量运算过后开启虫洞传送的方式,过程简洁了上万倍,所需要的时间自然也缩短到了一种叫人难以置信的程度,而进行整个星球的传送,这种需要消耗天量能源的事情,对于掌控混沌之力、直接勾连宇宙暗面的色孽来说,也算不上是什么难以承受的损耗。

    可是在刚才那一轮光束“不痛不痒”的打击之后,刚刚诞生的邪神意志,却本能的调动起了更多的力量。

    以梅洛天庭为征服的目标,这是已经全体沦亡的男性天使潜意识中的一个想法。

    挑战作为已知宇宙权威的梅洛天庭,引发更大的混乱,这是那六只三角体遗留下来的想法。

    对新生的邪神意志来说,这就是他全部行动的动力。

    为此,他不但调动力量,更调动起了知识。

    来自于所有男性天使潜意识中的知识,来自于六只三角体的所有讯息,在短暂的搜寻和重组之后,浮现出了一套力量使用的方式。

    于是,专门针对天使文明基因的震荡波,以整个行星变形而成的透明大树为基点,夹杂着在太空之中清晰可见的一圈圈波纹,奏鸣。

    “咳!”

    梅洛天庭之中,鹤熙突然感受到了一种浑身发软、每一根骨骼,每一个细胞都被稀释软化的负面状态。

    “这是基因受到了针对。”她立刻分析了出来,并且也通过监控设备发现了如今梅洛天庭内部的所有天使都陷入了这种状态之中,有的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清醒意识,在暗能量通讯的频道之中发出了无意义的呓语。

    鹤熙强撑着输入了一组代码,“开启超频状态。”

    所谓的超频状态,是基于当初凯莎的战中悟招,而衍生出来的一种适用于所有天使的增幅状态。让天使们的基因引擎,达到一种超出固有频率上限的状态,换来更强的能量转化效率和爆发效果,同时,这种能量激烈转化的状态,某种意义上,也可以抵消一切的负面效果。

    可是普通天使的基因,并不像是凯莎的神圣原子一样坚固,超频状态本质上也是一种超负荷的状态,如果控制的不好,就会出现当初面对孙思邈的那种情况,所以,当鹤熙发出这个命令的时候,同时调动了整个天基计算群的力量来辅助梅洛天庭的天使进入超频状态。

    这样一来,梅洛天庭的各项防御反击措施,失去了计算资源的支撑,功率立刻大幅度降低。

    当这些天使们刚从腿软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的时候,成千上万根触须已经划破了梅洛星的大气层,击穿了一架架武器卫星,在整个星球的表面构建成了一张粗狂宏大、疏而不露的大网,朝着梅洛天庭所在的方向收束、压下。

    原本临近梅洛天庭这边的枝条,已经被刚才的光束彻底毁灭,如果从透明大树的另一边把那些枝条延伸环绕过来,时间上根本不可能来得及。

    甚至就算原来的那些枝条还在,也不足以在鹤熙开启超频状态的一秒之内,划过两颗星球之间的间距,来到梅洛星的表面。

    这些触须,正是从透明大树刚才被削成光滑表面的那一片区域生长出来的,是整个树状星球吸收宇宙辐射,借助混沌之力转化成纯粹的光芒之后,塑造出来的武器。

    因为这些触须完全由光构成,不具备实体,所以它们的速度也可以达到光速,抓住鹤熙这个稍纵即逝的破绽,结成这张大网。

    而构成这些触须的力量,还参考了男性天使那种用有触感的光来制造美女的技术,使得这些没有实体的触须,能够拥有真实的物理触感,也就可以施加更强大的力量。

    纵横交错的触须在梅洛天庭的正上方形成了一个节点,来自多条触须的力量完美的汇聚在这个位置,把真正等同于一千公里直径行星坠落的力量,压在梅洛天庭上。

    这座天使之城的微型黑洞防御壁,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不让任何一根触须突破这层壁障,但是却没有办法阻止整座城市的沉降。

    梅洛星作为天使的大本营,早就不知道被改造了多少次,几乎可以说是一颗人工星球,在星体的内部,并不是由脆弱的岩石土壤构成,而是清一色的混杂了暗合金的高强度金属,梅洛天庭的地基深入地壳,就直接连接着这样的一个金属星核。

    这个构造,几乎是不可能出现沉降迹象的,可现在,偏偏就出现了。

    因为那个直径超过了三千公里的金属星核,正在为这些触须硬生生的压着,突破了梅洛星另一侧的地壳。

    整个星核连带着建立于星核之上的梅洛天庭,把这颗行星用来伪装的岩石外壳彻底的压碎,同时,也被这些破碎的岩石和土壤掩埋。

    这个时候,来自于透明大树的光之触须,仍然在不断的蔓延,已经将整个分崩离析的星球笼罩在它的触须大网之中。

    于是,在金属星核的另一侧,也有一个由众多触须形成的节点,开始降落下来。

    两个节点,一个着力点在梅洛天庭,一个着力点在金属星核的另一侧,就好像是两只大手,要把梅洛天庭连带着整个金属星核压扁。

    最近经历了一次大失败的天使文明,在面对这种攻击的时候,又一次陷入了无能为力的局面。

    那些还保持着超频状态的天使,有的试图用烈焰之剑去攻击那些光之触须,可是微型黑洞防御壁开着,外面的攻击没办法彻底进来,她们却也没办法把攻击力量送出去。

    往日里让宇宙中众多文明闻风丧胆的弑神武器,在面对这把整个星球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攻击手段时,竟是毫无用武之地。

    随着两端挤压力道的不断增加,微型黑洞防御壁也开始出现不堪重负的闪烁,并不是它本身的防御力量还不够强,而是用来支撑着这种防御壁存在的运算资源出了问题。

    梅洛星这个金属星核,其实是中空的,其内部的设施,纵横竖立数千公里,就是天使文明引以为傲的天基计算群和天刃计算群的本体。

    此时整个星核都已经出现了细微的变形,在3000km的广度上看起来细微的变形,放到确切的某一个设备的位置,其变形的幅度已经大到了不可挽回的程度。

    许许多多的计算设备闪烁着刺眼的光芒,在一连串的暗通讯警报之后毁灭,计算资源一降再降,微型黑洞防御壁毁灭在即。

    一个闪烁不定,就好像电视信号不足的空间虫洞,在鹤熙的身边缓缓拉开。

    一袭红色披风扫过,金发轻甲的女人丝毫不怕被这个不稳定的空间虫洞割伤的风险,一步跨了出来。

    勉强成型的空间虫洞,在她还没有彻底走出的时候,就骤然闭合,空间切割的力量,笼罩在这个人的躯体上,却被一层深沉的冷光阻隔。

    不可摧毁的神圣原子,似乎在日常的时候都已经习惯了超频,模拟星云的力量,把本该闭合的空间重新撑了起来,以暴力撕毁了空间的裂缝,从充斥着核聚变光芒的另一端,彻底踏入梅洛天庭内部。

    被鹤熙送到一颗恒星内部去吸收能量、恢复躯体的凯莎,终于归来。

    “真是……最近这宇宙之间的变化,一波未平,一波迭起,真把梅洛天庭当成落伍的软柿子了吗?”

    凯莎走到操作台,在操作台上拍了一下,然后走向梅洛天庭之外。

    纵然不可摧毁的神圣原子,已经被打破了神话。当鹤熙看到相交三万年的密友,仍不自觉地露出安心的神色,看见刚才凯莎拍出来的那一组解除防御的代码,她干脆把剩下的资源全部转移,分配给梅洛天庭内部的天使,让她们各自尽力加强防御,免得被余波误伤。

    梅洛天庭上空,微型黑洞防御壁骤然解除。

    一直在加大力量的光之触须突然失去了抗衡的对手,触须构成的节点猛然加速,朝着失去防御的梅洛天庭砸了下去。

    凯莎正在此时踏出主殿,战靴与地砖的碰触仿佛踏出了一层微波,如同星云的冷光从这圈微波之中疯涨。

    如同陨石带的光芒,在地壳崩毁、星核变形的梅洛星上扩张开来。

    梅洛天庭上方的光之触须,立刻被淹没在更浓郁的星云冷光之中,光芒环绕星辰一周,荡清了所有覆盖在星辰表面的触须。

    色孽邪神的意志,此时接收了前身的所有知识,成熟的意念使得它凝聚出了一具人形的躯体。

    仿佛是“美丽”这个词语具现化的人形邪神,张开艳丽的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即是吞没了梅洛星之后的星云冷光,犹如龙卷巨口朝着树状琉璃行星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