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未来美食女王

君家小七 作品

    桑云捏着鼻子做了个深呼吸,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嫌弃,糜耶果被评为十大最臭植物果然名不虚传。

    糟糕,他忘记幼崽了,记得二十多年前,有一个幼崽的父亲见糜耶果长得圆溜溜表皮又光滑,觉得可以给幼崽当玩具,就带了一颗回去给幼崽做礼物。

    结果幼崽不知道怎么把果子打开,然后臭晕过去,初七可别······

    看着初七满是兴奋的小脸,桑云默了,头儿,你的幼崽有点不对劲,糜耶果的味道这么奇怪,看她的表情居然很喜欢。

    初七满是兴奋的打量着糜耶果乳黄的瓤,这味道跟榴莲的味道一模一样,不过榴莲全身长满刺,像一个刺猬,糜耶果是黄色的,表皮光滑,圆溜溜的,看起来就像个篮球,味道这么像,应该能吃吧?

    “这个能吃吗?”初七指着糜耶果问桑云。

    桑云尖叫一声:“吃?”别开玩笑了,臭成这样,谁吃啊。

    初七点点头,是啊,不吃拿来干什么,搞不好这个糜耶果就是榴莲的升级版,榴莲臭归臭,营养价值到是挺高的,糜耶果应该也不差吧?

    桑云目瞪口呆的盯着初七,他该说不愧是头儿看中的幼崽吗?

    从发现糜耶果到现在,从没有人会觉得这东西能吃,毕竟味道太让人接受无能了。

    “还是······啊,不能吃。”桑云正想劝初七不要吃,就发现她已经挖了点放进嘴里,桑云顿时急了,提着初七一顿摇晃:“初七乖,快吐出来,你要嘴馋桑云叔叔给你去找乳果,这个不能吃,会死人的啊·····”

    初七被晃的头晕眼花,咽下嘴里的果肉开始扒拉桑云的手,叫道:“放手,要晕了。”

    桑云手一松,初七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揉了揉疼痛的肩膀,瘪着嘴一脸委屈的指着桑云道:“你欺负我。”

    “我没有,我是担心你。”初七的指控让桑云急的满脸通红,他又不是嫌命长,哪有胆子欺负头儿的幼崽啊。

    再说他是军人,军人以保家卫国为己任,怎么可能欺负幼崽,他是获得过猎杀称号的军人,干不出来欺负幼崽的事情。

    见桑云急的团团转,初七拉着他的袖子晃了晃,然后指着糜耶果的果肉:“这个可以吃的。”

    天那个撸,她现在百分百敢肯定这个糜耶果就是升级版的榴莲,榴莲虽然臭了点,但也不能抹杀榴莲是水果之王的事实。

    桑云听见初七的话,嫌弃的看了眼糜耶果,扭头拖着初七就走,不管能不能吃,反正他是不会吃的。

    “哎呦,你相信我,这个真能吃,不但能吃并且有很高的营养价值,里面蕴含的高蛋白、维生素相当的丰富,你别看这味道闻着不咋样,吃起来还不错的。”虽然她不怎么喜欢吃榴莲,但既然发现了,说什么也要带回去给穆大哥他们尝尝。

    桑云耳朵动了动,眼里闪过一丝犹豫,走了两步终是不忍心初七失望,带着她往回走,嘴里不忘叮嘱道:“我先试试,你不许碰啊。”

    “放心啦,这个我以前吃过很多,不会有问题的。”一听桑云愿意试试,初七顿时眉开眼笑,蹲下身手一伸道:“刀子借一下啊。”

    桑云无奈的摇摇头,把手里的军刺递给初七,低声道:“小心划破手。”

    初七嗯了声,拿过军刺挖了块果肉出来,送到桑云嘴边,示意他尝尝。

    桑云看了眼淡色的果肉,用视死如归的表情含住果肉,看的初七忍俊不住笑了,吃个果肉弄的跟上刑场一样,真好玩。

    “怎么样?你别含着啊,嚼两口试试,要真不喜欢就吐出来吧。”初七等了半天发现桑云还是含着不动,腮帮子鼓鼓的一团,本来就圆的脸现在看着更圆了。

    觉得好玩的初七伸指对着鼓出来的一块戳了戳,戳的桑云捂腮狠瞪了她一眼,对上初七满是笑意的大眼,桑云自己也笑了,算了,幼崽开心就好。

    嚼了两口的桑云骤然瞪大眼,这个糜耶果怎么说呢,如果忽略它那难闻的味道,吃起来还是不错的。

    初七瞧着桑云瞪大的眼,笑呵呵的问道:“怎么样?”

    桑云点点头,对着初七比了个大拇指,没得说,以前怎么就没人发现糜耶果可以吃呢?

    不过幼崽也挺可怜的,听说十岁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想来这么多年一个人过的忒不容易,不然怎么会知道糜耶果能吃,还知道糜耶果富含丰富的营养。

    “那我们带几个回去给穆大哥他们尝尝吧!”这里好多糜耶果啊,一大片都是,带着点青色的估计还没熟,不过黄色的也不少。

    穆大哥他们也就五个人,加上她六个,一天两个都吃不完,可惜这里没有烤箱,蒸锅也没有,不然可以做榴莲蛋糕,不管是做主食还是甜点都很不错的。

    “嗯,听你的。”桑云点点头,拿过军刺把里面的果肉挑出来,和初七两人一人抱一半的开吃。

    十多分钟后,桑云打了个饱嗝,揉了揉饱胀的腹部,躺在草地上满足的长叹一声,糜耶果是个好东西,越吃越好吃,都是托了幼崽的福,他才能吃到这么好吃的果子。

    “你说这个糜耶果带回去,穆大哥他们会吃吗?”初七单手托腮盯着黄色的果子问道。

    他们的饮食都已经定型了,能接受这种闻起来很臭的果子吗?

    不接受也没关系,她是幼崽嘛,幼崽可以撒泼耍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像她那个年代的小娃娃一样,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无所不用其极,打滚,嚎啕大哭那是小蔡一碟。

    她这样做,应该不过分吧,谁叫他们说自己是幼崽呢!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啦,为了自己的美食计划,她就把自己当幼崽无赖一回。

    桑云不知道初七在想什么,他只知道幼崽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担忧,纤长卷翘的眼睫无精打采的垂下,反正他不喜欢看幼崽不高兴的样子,想来头儿他们应该也一样,何况他试过了,味道不错,第一口有点难以忍受,吃习惯就好啦!

    “别担心,他们会喜欢的,不敢吃的话我们吃给他们看。”桑云拍了拍初七的肩,笑着鼓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