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美食女王

君家小七 作品

    穆宜修嗯了声,拍拍初七的脑袋,柔声道:“那我们走了,你记得跟着桑云,他说有危险的地方不许去,有威胁的动植物不许碰。”

    初七乖巧的点点头,抬起爪子挥了挥:“嗯,我记住了,你们注意安全啊。”

    好像毛毛兽,特别是毛嘟嘟的大眼,清澈明亮,里面盈满担心,看的穆宜修几人心里暖呼呼的,幼崽会关心他们,是不是代表她开始慢慢接受他们了?

    昨天他们就发现了,幼崽不管是吃饭还是独处的时候喜欢蜷缩成一团,黑白分明的大眼不时闪过警惕,看起来就像受惊的小动物,可怜的样子让他们心酸,还是缺少安全感啊。

    “小幼崽,等米洛叔叔给你带礼物回来。”米洛拍了拍初七的头,转身离开。

    修斯走到初七跟前,初七警惕的护着头瞪大眼看着他,好像在说你想干什么,修斯呲着一口大白牙傻笑两声,抬手拍了拍初七的肩膀,笑道:“小幼崽乖。”

    乖你个仙人板板哦,耳朵都快震聋了,声音可真大。

    见卡亚抬手,初七抱着脑袋蹲下,嘟囔道:“别拍了,在拍长不高。”

    本来海拔就不高,这几人力气一个比一个大,在拍下去,她会陷进地里的。

    卡亚愣了愣,想起在暗渊一巴掌把初七拍头儿怀里的事情,咧嘴笑了,确实,他的力气太大,以幼崽这么娇小的体型,被他拍了说不定真长不高了。

    穆宜修无奈的摇摇头,上前勾住卡亚的脖子往暗渊方向拖,这个卡亚光长肌肉不长脑子,让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初七小幼崽,要听你桑云叔叔的话,我们会给你带礼物的啊。”卡亚一边掰着脖子上的手,一边对着初七大喊,样子很是滑稽。

    初七木着脸对着卡亚挥了挥手,看在你带礼物的份上,她就不计较小幼崽这个称呼了。

    不过片刻功夫,几人的身影消失在密林里,初七抓了抓头发,转身看着桑云,兴奋道:“那个,桑云····”

    完蛋,叫叔叔叫不出来,虽然桑云四十多了,可看着他这张脸就喊不出口,总感觉喊他叔叔,自己有装嫩的嫌疑。

    桑云看着初七犹豫不决的小脸,噗呲一声笑了,拍了拍她的肩,笑道:“喊叔叔喊不出来?”

    初七:“····”

    喊的出来才有鬼,明明两人看起来差不多大。

    “那就喊名字吧,我不介意的。”慢慢来吧,刚开始肯定有点心里负担,等喊习惯就好,反正他不急,这声叔叔早晚会叫出来的。

    初七忙不迭的点头,扯扯桑云的袖子道:“那我们快去吧。”她已经迫不及待的去探险了,新世界,我来啦。

    瞧着初七灿烂的小脸,桑云笑呵呵的点头,开启光脑打开防护罩,一个闪着红光的光罩笼罩在营地上空。

    初七震惊的瞪大眼,仰头望着头顶的光罩陷入呆滞中,妈呀,这不是好莱坞科幻大片里的技术吗?

    她有生之年居然能看见这么奇幻的一幕,话说这个光罩是真的吧,还是她产生幻觉了?

    想到这,初七抬手想戳戳看,看见这一幕的桑云吓得嗷了一嗓子,握住初七的手往后拉,心有余悸道:“这个不能碰,会把你切掉的。”

    啥,一个光罩把人切掉,这,这······

    初七转动僵硬的脖子扭头看着桑云,见他肯定的点点头,顿时默了,呵呵,这个世界好危险。

    桑云以为初七不相信,脑袋四处转了下,看见角落里的皮毛,走过去抱了过来,初七好奇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抱张皮子来做什么。

    桑云看了初七一眼,板着娃娃脸,一脸严肃像,冷声道:“看好了。”说完抬手把皮子对着光罩抛了过去。

    然后,然后初七就看见碰见光罩的皮子像下雨似的变成碎片从空中洒落下来,初七骤然瞪大眼打了个寒颤,妈呀,如果不是桑云把她拉住,她现在是不是跟皮子一样,变成尸块散落下来。

    太恐怖了,一想到自己变成皮子,初七小脸煞白一片,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满是惊惧,看的桑云后悔不已,早知道会吓到幼崽,他说什么也不会这样做,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但愿晚上幼崽不要做噩梦,不然头儿会狠狠教训他一顿的。

    “别怕,不碰就没事了。”桑云安抚的拍拍初七瘦弱的肩膀,眼里满是担忧,就怕初七会惊吓过度哭出来。

    初七后怕的拍拍胸口,抬起大眼看着桑云担忧的眼神,笑着摆摆手:“我没事啦,就是突然看见有点吓到。”

    光罩、光脑都有了,悬浮车机甲应该也有,能设计制造出这些高科技的东西,想来应该是科幻小说里的未来世界吧,反正她那个年代肯定不可能有这样高的科技。

    所以她这一跤是摔到未来世界了是吧?

    初七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对于回家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能活着就是好事,只要人活着,什么困难都能面对。

    “那我们出去吧。”初七拉着桑云的袖子往外拖,桑云垂眸看了眼袖子上白嫩的小手,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小幼崽比他想象的坚强,难怪敢孤身一人在暗渊里行走。

    “你看,这是糜耶树,黄色的是它的果实。”桑云蹲在一株人高的植物前,指着上面圆溜溜的黄色果子皱了皱眉头。

    这果子难道有毒,为什么桑云眼里满是嫌弃啊?

    “有毒?”

    桑云摇摇头,表情很是纠结:“倒是没毒,就是有点,怎么说呢?”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形容糜耶果的气味,桑云决定砍下一颗果子让幼崽自己研究:“我给你开一颗,你就知道了。”

    说完,从靴帮里掏出军刺,手一挥,一颗西瓜大小的黄色果子掉落下来,桑云手一伸,接住果子走到一旁,对着初七招了招手:“来,给你看看。”

    初七屁颠屁颠的跑到桑云面前蹲下,看着他扬起手中的军刺一划,咔嚓一声脆响,黄色的果子裂成两半,一股松节油、洋葱气味和臭袜子混合的气味飘散在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