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美食女王

君家小七 作品

    见初七拒绝自己的好意,穆宜修抬眸看了她一眼,漂亮的桃花眼满是威胁,你敢拒绝试试?

    得,她还能怎么办,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被威胁的初七木着脸无语问天,真是够了,真当她是不能自理的小屁孩啊,卷裤脚就不说啥了,系皮带这样的举动是不是太亲密了?

    问题是她还没胆子拒绝,这苦逼的人生,累绝不爱,好心塞。

    “好了,出去吃饭。”穆宜修给初七整理了一下,见她眼神呆滞,揽着她的肩把人往帐篷外带,小幼崽傻乎乎的,还是他带着走放心。

    “哦,哦。”早饭啊,如果是在家里的话,她肯定会准备一碗美味又营养的鱼片粥,不过她已经不在家里了,包里到是有米油盐调料这些,可惜也不知道包去哪了,哎,但愿早饭不是昨晚的肉。

    虽然初七已经对早饭不抱多少希望,但她真没想到早饭是白开水一样的营养液,用米洛的话怎么说来着,幼崽还没发育完全,火焰兽的肉太粗糙坚硬,为了不破坏她的牙齿生长情况,还是继续喝营养液吧。

    去它的幼崽,去它的没发育完全,她都二十多了,还能发育才有鬼。

    米洛大混蛋,等她找到食材,做出美味可口的饭菜,坚决不让米洛吃,她也想吃肉啊,已经好几天没摄取蛋白质了,好苦逼。

    初七盯着锅子里翻滚的肉块咽了口唾沫,垂下眼睑认命的吸溜着营养液,为了自己的胃着想,等下就去寻找食物。

    在暗渊的那几天她观察了下,虽然很多树木的颜色挺奇怪的,动物长得也有点奇葩,但各种各样的菌类和地球上的到是没啥区别,除了个头大点。

    米洛瞥了眼鼓着小脸吸溜营养液的初七,用手肘撞了撞旁边的穆宜修,低声笑道:“头儿,幼崽不喜欢营养液,馋肉了。”

    穆宜修愣了下,视线看向初七,就发现初七皱着小脸,黑白分明的大眼满是垂涎的盯着锅里翻滚的肉块。

    穆宜修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是他舍不得给幼崽吃肉,而是幼崽自己说肉她咬不动,他到是不介意嚼碎了给幼崽吃,就怕幼崽会嫌弃。

    “你说我嚼碎了喂她怎么样?”

    听见穆宜修的话,米洛几人同时默了,嚼碎了喂,呵呵·······

    他们只能说头儿不愧是头儿,恶心人都能恶心的这么有水平,一团没味道的肉糜,幼崽不呸他一脸他们的名字倒过来写。

    他们还想安生吃顿饭,不吃饱没力气,等下去暗渊碰见干不过的猛兽会没力气跑,所以还是快点打消头儿这个不靠谱的念头吧。

    几人对视一眼,纷纷开口劝道:“头儿,幼崽已经喝饱了,你要真心疼她,等下多带几个火鸦蛋回来就好。”

    “对,还有吱吱兽,吱吱兽的肉特别细嫩,还带着甜味,幼崽都喜欢吃。”

    “水果也要弄点,白果好吃又不腻人,还能美容养颜,就是有点难找。”

    “·········”

    穆宜修看了几人一眼,垂下眼睑想了想,抬起手腕打开光脑,调了张暗渊的鸟瞰图出来,在上面圈定了几个方向,满意的点点头,大致就在这几个方向了,对了,还要加一个地方,他要给幼崽一个惊喜。

    穆宜修关掉光脑,拍了拍手道:“都吃好没?”

    米洛几人点点头道:“吃好了。”然后站起身检查了一遍身上的武器,看着穆宜修问道:“现在出发?”

    穆宜修嗯了声,转身走到初七跟前蹲下,初七傻乎乎的看着她,大眼里满是迷茫,不是在吃饭吗?怎么跑她这来了?

    伸手压了压初七额前的呆毛,穆宜修柔声道:“我们现在去暗渊,你和桑云呆在营地,可以吗?”

    初七乖巧的点点头:“嗯,可以让桑云陪我去找点东西吗?”跟着去暗渊是肯定不现实的,毕竟暗渊的危险性很大,她去了也是拖后腿的存在。

    虽然那三天她好运气的没碰见威胁,但不代表好运会一直跟着她,去暗渊她没想法,周围转转是很有必要的,不然怎么找食材。

    “可以,不过要听桑云的话。”他们来的当天已经在营地周围清理过一遍,危险性比较大的动植物都已经消灭掉,剩下的都是一些危险性比较小的动植物,有桑云陪着,想来问题应该不大。

    “我保证听桑云的话,如果顺利的话,我有个惊喜给你们。”哦耶,她终于可以好好看一下这里的植物了。

    她在暗渊里面碰见过一种浅绿色的花,层层叠叠的花瓣看起来好柔软,还散发着一股清甜味,也不知道外面有没有,如果有的话一定要弄一株回来研究一下,前提是那花没危险。

    瞧着初七闪闪发光的大眼,穆宜修眼神柔了下来,抬手捻起她腮边的碎发别到耳后,笑道:“那我们等着你的惊喜了。”说完扭头喊了声:“桑云过来。”

    正和修斯说话的桑云扭头望了过来,见初七正盯着自己,可爱的娃娃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大跨步走了过来,微微弯腰对着初七伸出手,笑道:“小幼崽,今天由我陪你去探险,请多多指教。”

    瞧着桑云真诚的笑容,初七笑弯了眉眼,握住他的大手晃了晃,笑道:“桑云哥哥,请多多指教。”

    桑云长着娃娃脸,皮肤白皙,脸颊肉嘟嘟的,眼睛又大又圆,鼻头嘴巴也是圆的,可爱极了,看的初七蠢蠢欲动的想伸手捏一把。

    桑云囧了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梁,笑道:“你不应该叫哥哥,你要叫叔叔,我今年已经四十多了。”

    初七:“·····”

    次奥,这个世界太疯狂,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的桑云居然四十多了,那剩下的几人呢?

    不行,这打击太大,她得缓缓。

    初七木着脸转身背对几人,身上的气息很是低迷,看的穆宜修几人很是无奈,幼崽的脾气就跟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那我们先走了,桑云,注意点。”穆宜修看了眼初七,转身对着桑云叮嘱道。

    桑云握拳捶了捶胸口,笑道:“头儿放心,我会保护好幼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