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未来美食女王

君家小七 作品

    “那你还站在这干什么?”米洛看着穆宜修的眼神满是鄙视。

    穆宜修愣了下,傻乎乎的问了句:“那我应该站在哪里?”

    次奥,就这德行还想做幼崽的守护者,他已经无力吐槽了。

    米洛无力的长叹一声,走到初七跟前蹲下,拍了拍她的肩:“别哭了,有什么委屈和米洛叔叔说。”

    本来正伤心的初七听见米洛的话,顿时哭不下去了,抬起被泪水洗过的黑亮大眼炯炯有神的盯着米洛,你这么大一帅哥,顶着一张嫩呼呼的脸自称叔叔,这是占她便宜吧?

    瞧着幼崽红肿的双眼,米洛心头一阵发软,这么漂亮的眼睛都哭肿了,头儿真是太可恨,太禽兽了,他怎么忍心啊。

    米洛扭头狠狠瞪了穆宜修一眼,抬手擦掉初七腮边的一滴泪,柔声道:“愿意说说吗?”

    感受到米洛的温柔,初七瘪瘪嘴,吸了吸鼻子,一脸委屈的指着穆宜修愤愤不平道:“穆大哥说我没光脑,是通缉犯,不是被送进苍炎星就是活不过三天。”

    哼,别以为她不知道穆大哥的心思,不就是想吓唬她,让她接受他守护者的身份吗?

    问题是她连守护者是什么都没弄清楚,现在答应了,以后要是后悔怎么办?

    听见初七的话,米洛骤然瞪大眼,转头看着穆宜修用眼神示意,你这么吓唬幼崽真的好?

    穆宜修耸耸肩,眼神无辜的看着米洛,他只是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哪知道幼崽胆子这么小啊。

    米洛的脸一阵扭曲,无力的搓了把脸,转头面对初七的时候又是一张如沐春风的俊脸,见初七睁大眼眸盯着自己,米洛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抬手捏了捏她脸颊的婴儿肥,柔声道:“是关于守护者吧?”

    算了,头儿虽然禽兽一点,但不可否认他是一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人,有他做幼崽的守护者比较能让人放心,帮一把吧!

    初七点点头,好奇的问道:“守护者是什么?监护人吗?”

    监护人?

    是幼崽父母告诉她的吧,想来应该差不多,米洛自己琢磨了一下,点点头道:“嗯,意思差不多。”

    “那我要是不同意,真的会被当成通缉犯?”什么守护者什么监护人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通缉犯啊,想她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一枚,连派出所都没进过,才不要莫名其妙变成通缉犯。

    才怪,没有守护者也不会成为通缉犯,最多被联邦指定守护者而已,不过那个时候就不是一个了,可能是好几个至十几个。

    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联邦婚姻法的尿性了,几百年前,管理新生幼崽的部门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每十个幼崽中,只有一个女性,那时候的比例是十比一。

    然后按照这样的数据成年递减,直至他们这一代,男女比例已经达到了恐怖的一千比一。

    联邦主星的常驻人口是五亿多,其中女性人数不到百万,所以政府修改了婚姻法,一个女性可以拥有多个丈夫,男性却不能有多个妻子,简而言之,这是个一妻多夫的时代。

    男性会对女性忠诚,女性却不一定会对男性忠诚,没办法,可供女性选择的太多,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女人是幸福的,男人是苦逼的。

    每次一想起这个,米洛就恨不得撞墙,你说他这么一个英俊潇洒的好男人,怎么就苦逼的投胎在这个时代了,记得看过一本华夏古籍,说是人类的母星地球,那里的男人只要有权有钱,就可以三妻四妾,他怎么就没投胎到那个时代呢。

    看着米洛扭曲的脸,初七后怕的退了两步,直到背靠在树上,退无可退才罢休,蜷缩成一团颤颤巍巍的问道:“那我不想做通缉犯,就只能接受穆大哥做我的守护者?”

    盯着初七清澈的大眼,米洛感觉心里有点发虚,摸了摸鼻梁点点头,次奥,原来不只头儿禽兽,他也禽兽了,总觉得欺骗这么缺乏常识的幼崽,出门会被悬浮车砸死。

    “这样啊。”看见米洛点头,初七垂下眼睫,思考了良久,然后站起身走到穆宜修身前微微弯腰,笑道:“穆大哥,以后麻烦你了,请多多关照。”

    本以为要打持久战的穆宜修听见初七的话懵了,惊喜来得太突然,感觉好不真实。

    米洛看着自家头儿不忍直视的蠢脸跑过去掐了他一把,笨蛋,幼崽都答应了,你这个时候傻掉算什么啊,还不把人扶起来。

    被掐了一把的穆宜修终于回神,眼里满是笑意的扶起初七,伸手捏着她的下颚一字一句道:“我会对你好的,以后整个穆家都是你的后盾。”

    此时的穆宜修冷峻的脸庞在火光下闪着夺人的光芒,漂亮的桃花眼里盈满喜悦,初七顿时乐了,背靠大树好乘凉,在不能回家的前提下,找一个保护者挺好,起码不用担心被通缉啦。

    至于穆大哥对她的好,她会努力报答的。

    见初七咧着嘴傻笑,穆宜修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手一伸懒着她的肩往帐篷走去:“你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好好休息,剩下的问题不需要担心,嗯?”

    “好。”初七乖巧的点点头,顺着穆宜修的脚步往帐篷走去。

    后面的米洛傻眼的看着无视自己的两人,愤愤的撸了把头发,气冲冲的走到桑云身边坐下,过河拆桥的混蛋,有了幼崽不要兄弟,混蛋,早知道不帮忙了。

    旁边的桑云见米洛这样,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我高兴。”米洛望着虚空回道。

    听见他的话,桑云呲了呲牙,当他傻子啊,谁高兴会板着脸。

    桑云冷哼一声,拿着光脑往自己的帐篷走去,阴晴不定的男人,他不陪了,还是躺床上玩游戏来的爽。

    “米洛,该休息了,明天还要进暗渊,不休息好,小心腿软。”刚洗完澡的卡亚和修斯勾敞着衣襟勾肩搭背的走了过来,抬脚对着米洛的后背踹了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