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美食女王

君家小七 作品

    “咦,米洛,你为什么坐我这了?”感受到身边的动静,娃娃脸男人好奇的看了过来,等看见米洛坐在自己旁边,狐疑的看了眼卡亚,这两人平时都黏在一起的,今天怎么不坐在一起,还跑他这里来了,太奇怪了。

    “小云不欢迎我?”米洛斜瞥了桑云一眼,抬手咬了口肉,慢条斯理的问道。

    桑云忙不迭的摇头,他敢不欢迎吗?

    他们小队除了头儿是禽兽,米洛也不是个好东西,顶着一张俊秀招人喜欢的脸,装干背后阴人的事,他招惹不起,只是可怜了卡亚,天天和这样一个小人呆在一起,还能保持阳光灿烂,真是太不容易了。

    “吃你的肉,他不需要你同情。”米洛抬手给了桑云后脑勺一巴掌,盯着卡亚的目光满是愤恨,天知道小云怎么会同情卡亚这个蠢货,他才是需要同情的那个人啊。

    从考进诺尔夫军校的第一天起,他就被迫和卡亚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绑在一起,分都分不开,这样的日子还要几十年才能解脱,说多了都是泪。

    初七把营养液喝完,感觉胃部传来一股饱胀感,顿时惊讶的瞪大眼,这个营养液好神奇,啥味道都没有,喝起来和水差不多,但喝下去肚子就不饿了,要是她那个年代有这玩意,她也不用每次出去找食材的时候都要大包小·········

    对啊,她的包呢,她记得出门的时候有一个包,是背在背上的,没道理她人都来了,包没过来吧,还是掉在暗渊,只是她没看见?

    要不回去找找看,毕竟她现在已经不在地球了,那个包是她唯一从地球带来的,丢了就太可惜了。

    可是让她自己一个人进暗渊,她没那个胆量,让穆大哥他们帮忙去找,好像又太麻烦他们了。

    哎呀,好烦啊··········

    越想越心烦的初七眉头紧锁,转头盯着暗渊想自己孤身一人进去的可能性有多大。

    一直坐在旁边陪着她的穆宜修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黑漆漆的暗渊如一张恐怖的大嘴,让人无端觉得恐惧胆寒。

    “你想去暗渊?”穆宜修眉间微蹙,问道。

    “嗯,我有个包·····”正出神的初七听见问话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等说道一半才反应过来,赶忙转头看着穆宜修笑道:“其实不重要啦。”

    穆大哥他们救了自己,暗渊那么危险,总不好为了一个包让他们在进去一次吧,这样不好,算了,就当那个包没跟着自己过来吧。

    初七虽然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可眼中的不舍和遗憾还是让一直注意她的穆宜修看了个清清楚楚。

    穆宜修什么都没说,只默默的看了眼暗渊,抬手摸了摸初七的头,问道:“你有父母吗?”

    初七愣了下,抬手摸了摸脖颈上挂着的链子,语气失落道:“他们在我十岁的时候去世了。”

    话落初七低下头吸了吸鼻子,黑缎似的长发从两肩垂下,卷翘纤长的眼睫如蝶翼微微颤抖,可怜的样子让穆宜修的心一阵发软。

    十岁就没父母了,难怪这个幼崽这么缺乏常识,不过没关系,他会做个合格的守护者。

    “有守护者吗?”

    听见穆宜修的话,初七眼神迷茫的摇摇头,守护者是什么,地球上只有监护者,不过监护者只争对未成年,像她这样早就成年的人,根本不需要监护者。

    看见初七摇头的穆宜修眼里闪过一丝喜悦,斩钉截铁的宣布:“以后我是你的守护者。”

    大哥,她都不知道守护者是什么,你就单方面的做了决定,这样真的大丈夫?

    “不······”

    “你必须答应。”话没说完的初七被穆宜修的话堵住,初七顿时不满了,鼓着包子脸满是怨念的看着他。

    穆宜修薄唇微勾,温柔道:“我是为你好,你没有代表身份的光脑,联邦没有你的信息,以后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会被通缉。”

    初七瞳孔微缩,光脑,她怎么可能有这玩意,她只在科幻小说里看见过,按穆大哥的说法,没有光脑会被通缉,她以后怎么办?

    想起那些通缉犯的下场,初七害怕的微微发抖,咬着唇小脸一片煞白。

    知道害怕就好,看着幼崽害怕的样子,穆宜修眼里闪过一丝不忍,觉得自己挺无耻的,不过为了让幼崽心甘情愿的跟着他回家,他会继续无耻下去。

    穆宜修抬手摸了摸初七的脸,语气轻柔的说道:“被抓到的话,运气好点会送到苍炎星,苍炎星你不知道吧,那是一个荒漠星球,只有少数地方有水源,并且水源掌握在几个大人物手里。

    忘了告诉你,那里关押的全是穷凶恶极的罪犯,以你这样的小身板,去了那天活不过三天,你确定还要拒绝我?”

    初七直勾勾的看着穆宜修,脑海里回想着他说的话,瘪着嘴一脸委屈,坏人,她已经够可怜了,为什么还要吓她,她又没干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唯一干过的坏事就是小时候调皮,淹死了几只蚂蚁,老天爷用得着这么惩罚她?

    本来就缺乏安全感的初七被穆宜修这样一吓,心里掩藏的恐惧和来到陌生星球的不安终于决堤,闭着眼跟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呜呜······我要回家,我不要呆在这里。”

    看着大哭的初七,穆宜修傻了,然后是慌乱,他只是想做幼崽的守护者,告诉她这些只是想让她对自己的处境有个直观的认识,他没想着让幼崽哭啊。

    怎么办,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幼崽不哭。

    看着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的初七,穆宜修急的手足无措,眼里满是慌乱,听见哭声的米洛赶了过来,见此情景眼神迷茫的盯着穆宜修问道:“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穆宜修两手一摊,眼神无辜的回了句,他又没打幼崽,又没骂幼崽,就是吓唬一下她,哪知道她居然哭了,这反应不对,不是应该兴高采烈投奔到他怀里,同意他做守护者的吗?

    米洛:“········”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头儿的情商低成这样,哭了就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