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未来美食女王

君家小七 作品

    终于能睡觉了,在暗渊里的几天她都不敢合眼,就怕一不小心睡死后,在睡梦中被野兽给吃了。

    人在觉得安全的地方会放松紧绷的心神,何况是在暗渊孤身一人过了三天的初七。

    这不穆宜修一出去,睡意袭来的初七顿时觉得自己眼睛都睁不开了,蹭了蹭柔软的枕头,微微张嘴打了个哈欠,慢慢阖上沉重的眼睑,不过几息时间,狭小的帐篷里响起轻微的呼噜声。

    站在帐篷门口的穆宜修动了动耳朵,嘴角微微勾起,抬头看了眼蔚蓝的天空,迈着长腿像卡亚几人走去。

    “头,幼崽呢?”正给火焰兽剥皮的卡亚听见脚步声望了过来,见只有穆宜修一人过来,好奇的问道。

    “睡着了。”卡亚点点头,也对,看幼崽眼下的黑眼圈就知道这几天孤身一人在暗渊的日子不好过。

    不过头儿什么时候这么有耐心了,记得上次蜜雪儿邀请他共进晚餐,都被头儿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一点脸面都没联邦第一美女留,看样子还是幼崽魅力大啊。

    靠在树上的穆宜修盯着处理火焰兽的几人,问道:“你们觉得我做她的守护者怎么样?”

    正专心处理皮毛的卡亚听见穆宜修的问话,手里的激光刀咔嚓一声掉在地上,转动僵硬的脖子扭头看着穆宜修道:“头儿,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麻烦你再说一遍。”

    天,守护者,头儿到底知不知道守护者的意思,一旦成为哪个幼崽的守护者,那负担可重了,要照顾幼崽的衣食住行,还要关注她的教育,更别提生理心理一系列的健康问题了。

    再说头儿这么冷血无情的人,能照顾好一个幼崽,还是一个软嫩的雌性幼崽,头儿是疯了吧?

    还是头儿看上这个幼崽的美貌,想用守护者的身份先接近幼崽,然后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让幼崽成为自己的妻子?

    觉得自己猜中真相的卡亚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头儿是什么时候起这个心思的,现在幼崽的身份还没核实清楚,头儿不怕领个波光炮回去?

    穆宜修抬眸看了几人一眼,见几人神色间满是不赞同,肯定的点点头:“你们没听错,我想做幼崽的守护者。”

    “可是头儿,她的身······”

    “她的身份没问题。”抬手打断米洛的话,穆宜修微微眯眼,他第一时间就看过了,幼崽身上没有证明身份的光脑。

    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幼崽是在哪个荒漠星系长大的,不知道怎么会掉到蓝星暗渊,如果这次不是他们刚好来蓝星寻找卡鲁兽,等待幼崽的只会是死路一条。

    第二种可能是幼崽是敌方派来的探子,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他们来蓝星是最高机密,由总统亲自下达的密令,除非总统背叛联邦政府,否则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踪迹。

    米洛几人对视一眼,得,既然头儿肯定幼崽身份没问题,那做守护者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那头儿,你是想幼崽成人以后做你的妻子,还是把她嫁出去?”想起联邦坑爹的法律,卡亚抬眸看着穆宜修,眼里带着明晃晃的戏谑。

    穆宜修闻言瞥了眼卡亚,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燃,微微眯眼深吸一口,性感的样子让卡亚几人不屑的哼了声,切,每次都这样,一碰见自己不想回答的问题,就摆出这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来敷衍他们,联邦那些喜欢他的女人真是瞎了眼。

    “你们好像对我很有意见?”听见哼生,穆宜修叼着烟,眼神轻蔑的看着几人,慢条斯理的解开袖口,把袖子挽到手肘处,对着几人勾了勾手指道:“来,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先来做个运动,让我看看你们这几个小子有没有长进。”

    “操,头儿,你就是个禽兽,我还要清洗火焰兽,先走了,你们慢慢玩。”一听要运动,卡亚拎着火焰兽拔腿就跑,眨眼就消失在几人的视线里。

    混蛋卡亚,太没义气了,回来揍死这丫的,反应慢半拍的几人眼睁睁的看着卡亚消失在眼前,齐齐在心中竖起中指,对视一眼后拔腿就跑:“那个头儿,我们还有事情,先走了。”

    他们又不是嫌命长,头儿s级的时候就把他们操练的生不如死,何况现在他都双s级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他们可不想鼻青脸肿的面对幼崽。

    “这帮小崽子。”穆宜修哼笑一声,抬手整理了一下衣领,叼着烟慢悠悠的离开。

    随着暮色降临,帐篷前的空地上燃起几堆篝火,其中一堆篝火上正吊着一口大锅,里面正翻滚着几大块带着淡红色的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卡亚拿起一把匕首对着肉戳了戳,满意的点点头,他煮肉的手艺越来越好了,真是太香了。

    卡亚小狗似的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的味道,感觉口腔里的唾液分泌的更快了,为了不让自己出丑,转头对拿着光脑摆弄的穆宜修喊了声:“头,去叫幼崽起床吃饭。”

    正低头读取信息的穆宜修听见喊声竖起两指从眉心划过,转身往帐篷走去。

    来到床边,穆宜修看见幼崽骑在被子上睡的香甜,卷翘的眼睫安静的垂下,投射出扇形的阴影,两颊的婴儿肥红扑扑的,小嘴微微张开,香甜的睡姿让此刻的她看起来特别的稚嫩柔软。

    穆宜修的眼神柔了下来,弯腰轻声的叫她,结果被初七一个枕头砸了过来,穆宜修手忙脚乱的接住枕头,然后头疼的捏了捏鼻梁,看着翻了个身继续熟睡的幼崽无奈的叹了口气。

    小家伙睡得可真香,都舍不得叫醒她,穆宜修盯着初七看了良久,弯腰把枕头放回原位,然后伸手抱起初七往帐篷外走去,既然舍不得叫醒她,那就抱出去等她闻见食物的味道自然醒好了!

    骤然腾空的感觉让初七不安的皱了皱眉,微微睁开沉重的眼睑,映入眼帘的一个形状优美的下巴,初七倒吸一口凉气,她为什么会被人抱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