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美食女王

君家小七 作品

    “抱歉。”男人硬邦邦的吐出两个字,想起联邦法律第十九条,对于幼崽要温柔体贴,竭尽所能的对幼崽好,立马换了个语气,压低声音柔声道:“要我帮你揉揉吗?”

    “不要。”听见男人的话,初七囧着脸直截了当的拒绝,然后退出他的怀抱,扯着衣角不安的站在那。

    男人点点头,抬手对着初七行了个帅气的军礼,笑道:“我叫穆宜修,这里不安全,先跟我们回营地再说,可以吗?”

    本以为自己会被抛下的初七听见穆宜修的话惊喜的抬起头:“真的让我跟你们回营地?”

    惊喜来的太突然,有点不敢置信,不过还是好高兴,原来不管是地球还是外星球,军人都是一样的能给人安全感啊。

    太棒了,幸好今天碰见的是军人,如果是土匪的话,估计事情没这么顺利。

    瞧着初七因为惊喜瞪大的眼眸,穆宜修手指动了动,好像他小时候养的毛兽,好想捏一捏,手感肯定非常棒。

    “真的,走吧。”穆宜修点点头,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笑意,这个幼崽真是太可爱了。

    初七惊喜的欢呼一声,给了穆宜修一个熊抱,高兴的道谢:“穆大哥,太谢谢你了。”说完转身对着剩下的几人连连鞠躬:“谢谢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

    一直旁观事态发展的卡亚在把初七拍进头儿怀里就放下了心里的戒备,此时正吊儿郎当的挂在一个五官俊秀的人男身上饶有兴致的看戏。

    听见初七道谢的话,摆了摆手笑道:“不客气,保护幼崽是我们的责任。”说完撞了撞旁边的眼镜男:“米洛,我说的对吧?”

    米洛推开挂在自己身上当挂件的卡亚,对着初七行了个绅士礼,俊秀的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微笑:“可爱的幼崽,愿意为你效劳。”

    囧,能不能别口口声声叫她幼崽啊,感觉好羞耻,想她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从十六岁就开始养活自己。

    跑到这个不知名的外星球,居然变成未成年的幼崽,老天爷,你还能更坑点么!

    初七在心中默默给老天爷竖中指,对上剩下几人好奇的目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礼多人不怪,笑是最好的武器,能让初次见面的人在不知不觉中放下防备心。

    对上初七灿烂的笑颜,剩下几人无一例外的晃神了,其中一个嘴角挂着可疑的水渍,眼神痴迷的盯着初七喃喃道“你们发现没有,这个幼崽长得好漂亮,特别是眼睛的弧度,像不像月牙?”

    “嗯,联邦第一美女虽然也很漂亮,但没····”红发男人纠结了下,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幼崽的笑容,站在他旁边的娃娃脸男人想了想,说了句:“这个幼崽的笑能让人心软。”

    别小看这个心软,他们都是经过残酷训练的军人,游走在银河系各大险地,出最危险的任务,狙杀最穷凶恶极的人。

    说一句铁石心肠都不为过,今天居然被个幼崽的笑容弄的心软,他们现在真的很庆幸这个幼崽不是敌方的探子,不然等着他们的谁知道是什么。

    听见队友的话,穆宜修点点头,确实,这个幼崽的眼睛和笑容有一种奇特的吸引力,干净清澈,能让人不知不觉的放下心中的防备。

    不过这里可不是聊天的好地方,他们该离开了。

    想到这,穆宜修拉着初七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这里不安全,回营地了在慢慢聊。”

    “收到。”听见穆宜修的话,卡亚几人抬着火焰兽急忙跟上。

    被拉着走的初七垂眸看了眼握住自己手腕的大手,心里暗暗叫苦,穆大哥力气好大,手腕现在好疼,但愿等下不会淤青掉。

    几人穿梭在密林里,一路疾行,就在初七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前方出现几个造型奇特的帐篷,初七眼蹭的一下亮了,扯扯穆宜修的衣袖问道:“穆大哥,我们到了吗?”

    “嗯,到了。”听见初七的问话,穆宜修点点头,带着她走到一个帐篷前,笑道:“累了吧,你先进去休息会,等下吃饭叫你。”

    初七看了眼帐篷,在看看穆宜修,对上他坚定的眼神,点点头笑道:“嗯,谢谢穆大哥。”

    “不用,快去,睡眠不足会影响身体的发育,别的不用担心,既然被我发现了,以后我来守护你,直至你成年。”

    穆宜修的话不是玩笑,联邦政府有明文规定,在野外发现落单的幼崽,可以申请成为幼崽的守护者,直至幼崽嫁人生子,守护人才会换成幼崽的丈夫。

    在星际时代,虽然人类的寿命延长,但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生育能力低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初人类为了更好的在外星球生存,融入动植物基因的原因,当人类在外星球成功生存下来几百年后,才发现幼崽的数量成年递减,直至消失,联邦最后一个新生幼崽是二十年前。

    初七的幼崽身份一旦上报联邦,想领养或成为她守护者的人会不计其数,现在的联邦幼崽稀缺,特别是女性幼崽,谁家要是有一个女性幼崽,会成为整个联邦羡慕的对象。

    可想而知初七将会对联邦造成多大的吸引力,不过这个幼崽是他发现的,只要肯定了幼崽没亲人,确定是野生落单的,幼崽就是穆家的,爷爷应该会很高兴。

    一想到自己要成为幼崽的守护者,穆宜修激动的微微颤抖,想起自己失控后的破坏力,穆宜修赶忙稳住心神,不由分说的推着初七进了帐篷按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下来弄的初七目瞪口呆。

    对上初七骤然瞪大的眼,穆宜修眼神游移了下,抬手给她掖了掖被子,转身快步离开:“你好好睡,我去给你准备食物。”

    天,这个幼崽的眼睛太美了,比黑钻的光芒还要夺目,璀璨吸引人,被这样的眼神看一眼,他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

    初七盯着穆宜修的脚看了眼,疑惑的挠了挠脸,穆大哥怎么走路不稳的样子,难道受伤了,也不对啊,出森林的时候都好好的,好奇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