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美食女王

君家小七 作品

    高高低低的树木肆意的生长着,无数的蔓藤纠缠在上面,落叶铺满整个地面,空气中弥漫着落叶腐烂的味道和植物的清香。

    “操蛋的贼老天,不就是过马路没注意路面摔了一跤,为什么会一跤摔到森林里啊,简直无语了。”初七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敲打着松软的地面,舔舔干涩起皮的嘴唇,眼里满是焦急。

    莫名其妙来到这个森林已经三天了,再找不到水源她会渴死的。

    话说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树木都有几十米高,颜色还奇奇怪怪的,唯一碰见的一只像兔子的动物都有大型犬那么大,那是兔子吧,基因突变的可真厉害。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初七握着手里的树枝紧了紧,眼角余光快速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听声音是有东西过来了,要找个地方藏起来,这种密林里猛兽太多,她手无寸铁对上只有死路一条。

    啾啾~啾啾~

    这声音怎么跟小鸡那么像啊,不管了,先上树再说,兔子都能那么大,估计鸡也不小。

    初七握着树枝慢慢朝右手边的大树移动,看了看粗壮的树干,呲了呲牙,这树可真大,扔掉手里的树枝,初七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寻了根大腿粗细的枝干蹲下,从树叶的缝隙里小心翼翼的往下看。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下方的灌木丛一阵抖动,一个火红色的身影从灌木丛里蹿了出来,一阵风似的从初七藏身的树下跑了过去。

    蹲在树上的初七惊讶的盯着火红色的身影一阵咂舌,这玩意怎么跟猪长得这么像,可猪没有红色的啊,再说猪的声音也不是啾啾声,她到底来到什么鬼地方了。

    ”卡亚,你确定火焰兽是往这个方向逃的?“艾玛,这声音太好听了,不知道她是音控啊,这是犯···不对,有声音就代表有人,有人就代表她能从这个该死的森林里出去了,她也不会渴死饿死了。

    不过有人也不代表她是安全的,听说这种不见天日的密林是毒贩最喜欢的窝藏地点,稍安勿躁,先看看情况再说。

    想到这,初七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聚精会神的盯着下方的情况。

    “头儿,你看地上的血迹就知道了,这畜生受伤了,逃不远。”这个卡尔的声音也不错,清脆悦耳,也不知道人长得······

    天,这几个男人长得好帅,看着突然出现在视野里几个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初七眼里满是惊叹,脸蹭的一下红了。

    “头儿,你看这里。”这时,几人中的金发男子走到初七藏身的大树下,蹲下身用手指摸了下地面,捻了捻手指回头对着唯一的黑发男子招了招手。

    黑发男子走了过来,蹲下身看了眼,抬眸望着前方东倒西歪的灌木丛,取下肩上挂着的枪,站起身抬手一挥:“跟上。”

    听见黑发男子的声音,剩下几人”嗯“了声,拿着枪紧随其后。

    初七蹲在树枝上,抬手摸了摸下颚,漂亮的眸子闪过一丝狡黠,抱着树干滑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吊在几人身后。

    砰~砰砰~激烈的枪声响起,紧接着“轰”的一声巨响,吊在后面的初七听见声音挑了挑眉,寻了处茂密的灌木丛蹲下,从缝隙里望了过去。

    看着倒在地上的火焰兽,卡亚眼里满是兴奋,穿着军靴的脚踢了踢火焰兽庞大的身体,望着黑发男子道:“头儿,我们发了。”

    黑发男子闻言薄唇微勾,从靴帮里抽出一把军刺,蹲下身插进火焰兽脑袋里,一挑一转,一颗棱形火红色的漂亮晶体蹭的一下掉在落叶上,流光溢彩的晶体让初七看直了眼。

    好清澈剔透的红色,应该很值钱吧!

    不过在怎么值钱也没用,当务之急是先填饱肚子,这火焰兽和猪长得那么像,搞不好是同一品种,应该能烤来吃。

    连着吃了三天的果子,嘴巴都淡出鸟来了,虽然果子维生素挺多,但填不饱肚子啊。

    想到这,初七盯着火焰兽的尸体满是垂涎,舔舔唇揉了揉发疼的胃部,好饿好想吃。

    可这玩意不是她弄死的,她也没胆子在这几个男人手里夺食,真要莽撞的对上,她一点胜算都没有,搞不好会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

    要想个办法让他们发现自己,还要让他们知道她没有威胁,不然他们以为自己是坏人,开枪把自己毙了怎么办?

    瞥了眼前方空地上的几人,初七动了动发麻的双腿,单手托腮想着对策。

    黑发男子耳朵动了动,垂下眼睑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微微抖动的灌木丛,对着卡亚偏了偏头。

    卡亚点点头,竖起两指从眉心划过,手一挥带着几人散开,举着枪悄无声息的接近灌木丛。

    这几人看穿着打扮应该是军人,军人的话应该不会像土匪二话不说就开····正想对策的初七突然感觉太阳穴一凉,吓得一个激灵举起双手做投降状,闭着眼带着哭腔道:“别杀我,我不是坏人。”

    少女带着哭腔的声音一响起,卡亚几人如被雷劈了一样两眼发直的僵硬住,不敢置信的对视一眼,女人,暗渊怎么会有女人?

    女人不是应该被联邦政府所保护的吗,这个女人居然出现在暗渊,天,这是不想活了吧!

    “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暗渊?”黑发男子最先反应过来,身着黑色长裤的大长腿几步来到初七跟前蹲下,用手中的军刺挑起她的下颚冷声道。

    “我,我是初七,你们别杀我,我不是故意跟在你们后面的。”怎么办,会不会被他们杀掉?

    越想越害怕的初七身体一阵颤抖,几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从紧闭的眼睑滑落到小巧的下颚,颤颤巍巍欲掉不掉,样子很是可怜。

    瞧着小兔子一样的女人,黑发男子眼里的光芒隐晦不明,抬眸对着卡亚微微偏头,等他们退后几步,把军刺插回靴帮里,对着抽泣的初七伸出手,语带诱哄道:“女孩别怕,睁眼看着我,我们是军人,只要你说出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暗渊,我们不会伤害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