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若秋先是一愣,很快明白他为何会这么问,顿时后背出了一层的冷汗。

    阁主只是让她注意点言行举止,和厉王讲话的时候要不卑不亢,不用刻意讨好也不用疏远,只要规规矩矩和厉王相敬如宾就好。

    没想到这次竟出了这么大的纰漏,都是她太过大意,都忘了阁主是主子,有小鱼在阁主肯定不会磨墨,所以磨出来的肯定不太乐观,而她却仔细研磨,她虽磨的算不上极品,但和阁主一个没磨过墨的人肯定要好很多。

    若秋心思飞转,她上极力做出淡然的模样,内心却在痛苦的煎熬,不过,很快便稳住了情绪,她对着厉王淡然地笑道:“前两次给王爷磨墨感觉有点不走心,臣妾觉得对不起王爷,所以这次便仔细的研磨,前几次还望王爷见谅。”

    说完,提心吊胆的半垂着首,不敢去看凤君曜,生怕自己会露出更多的破绽,希望他不要怀疑,否则她岂不是要坏了阁主的交代的任务。

    凤君曜微眯着眸子,犹如猎鹰般的眸子凉凉的看着若秋,从他脸上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少顷,凤君曜才将视线收了回来,继续翻阅文件。

    见他没有做声,说明应该没事了,若秋这才暗暗的喘了一口气,不过,却不敢大意半分比以往更加的警惕。

    “你可以继续走神。”

    这时,正在看文件的凤君曜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若秋脑子一愣,一下子没弄明白他的话,怔怔地看着他。

    凤君曜抬起头,看着若秋很有耐心的进一步解释自己的意思,“磨墨的时候你可以走神,本王不怪你。”

    “……”

    这下若秋明白了,原来这位傲娇的厉王竟然有看人发呆这种嗜好,这是不是太古怪了。

    看来她和阁主差远了,阁主也是没和厉王接触过就能揣测出来厉王的喜好,而她却没有,所以阁主就是阁主,而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听令阁主吧。

    远在他方的唐玥若是知道自己的属下是这么想的,肯定要挠墙了,谁去揣测凤君曜的喜好了,那是她的本质好不好。

    额,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爱走神的。

    凤君曜一直没让若秋走,也没让她继续磨墨,只是让她坐在那里发呆。

    过了将近半个时辰,凤君曜才放下手中的文件,拿出棋盘,对着若秋招了招手,“过来陪本王下棋。”

    若秋脑子猛地一灵光,脸色有些变化,她忙低垂下头将自己的异样掩去。

    下棋最容易看出是不是一个人,尤其是凤君曜这种人,只要有一点的不同就会立即察觉,所以她是万万不能下棋。

    在心中飞快的思量了下,抬手扶着自己的眉心处,略显疲倦的道:“臣妾今日头有些发沉,要不改日再陪王爷下棋吧。”

    “怎么了?”凤君曜将手中的棋子放下,淡淡的问道。

    “不知道。”若秋摇了摇头,“可能是这几天有些冷,屋内的炭火烧的比较旺盛,有不少的炭火的味道,那味道吸多了头就有些晕。”

    “既然这样本王也不留你了,回去将炉子弄到外间,多盖一条被子。”凤君曜说完,便低下头自己跟自己下起棋来。

    若秋暗暗虚了一把,这才对着凤君曜福了福身,“臣妾告退。”

    “嗯。”某王爷头也没抬一下,继续下棋。

    若秋也不敢多停留,连忙带着小鱼和若冬出去了。

    等她们走之后,凤君曜这才抬起头,古潭般深寂的眸子滑过一抹凛色,他开口冷冷地喊了一声,“来人。”

    声落,王靖宇立即闪身进来,“王爷。”

    “靖宇,你派几个人盯着梅苑。”凤君曜幽幽说道,眼底闪过些许深思。

    “王妃?”王靖宇有些不解,但还是很尊敬地接了任务,“是,属下这就去办。”

    这时,从梁上跳下来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卫亦航,“阿曜,你是不是觉得这个王妃有问题,不过,这件事我就不能帮你了,我和你的王妃接触的太少,不了解她。”

    卫亦航坐在一边,喋喋不休,还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只是他忘记了人家根本没说让你帮忙。

    凤君曜没提唐玥的时候,而是冷冷地睨着他:“你怎么天天往房梁上跑,知道谁最喜欢爬到房梁?”

    “谁,竟然还有和我一样嗜好的人,我一定要结交他。”卫亦航闻言,很自恋地道,就好像爬房梁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

    “老鼠。”

    卫亦航兴奋的脸顿时耷拉成苦瓜脸,他发誓再也不上房梁了,他不是老鼠!

    凤君曜抬头望着窗外,凤眸中闪烁着幽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个王妃有些不同,虽然她在前后的言谈举止都没什么出入,但总给他的感受不同,他和唐玥的接触并不多,所以自然不好妄下决定。

    卫亦航是只打不死的小强,这才屁大的会便从悲伤之中走了出来,他继续呱噪道:“阿曜,现在暗一和暗二还没回来,看来我的偶像被跟踪成功了。”

    说到最后,在语气上不免有些惋惜,他的偶像啊,怎么能被暗一和暗二这两个笨蛋跟踪成功呢。

    当然说暗一和暗二是笨蛋有些牵强了些,那俩货的跟踪本领其实在厉王府是数一数二的,只是想到偶像就这么被跟踪了,心里怎么就这么郁闷呢。

    凤君曜抬起眼眸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倒是对陌天涯情有独钟,放心暗一和暗二没有成功。”

    他也没指望暗一和暗二会成功,之所以让暗一和暗二跟着陌天涯是想让陌天涯知道他对她的‘关心’。

    “啊,没成功?!”卫亦航立即兴奋了,“我就知道以偶像的本领,暗一和暗二这俩笨蛋怎么可能跟踪成功呢,哈哈,不愧是我的偶像啊。”

    “……”

    “暗一和暗二呢,我要看看他们失魂落魄的样子,终于可以嘲笑他们了,哈哈哈……”卫亦航哈哈大笑起来,简直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

    就在这时,一颗黑色的东西闪电般射入他的嘴巴,接着滑进了喉咙里。

    “咳咳,这是什么。”卫亦航用手把这嘴巴,想要呕出来。

    “棋子。”

    “阿曜,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卫亦航苦逼着一张苦瓜脸,活像一个受人欺负的小媳妇儿。

    凤君曜手里捏着一粒黑子,双眼专注地盯着眼前的棋盘,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太吵。”

    “……”他的小心脏彻底破碎了。

    就在卫亦航失魂落魄的转身走人时,背后传来一道凉凉的声音,“少了一粒黑棋子,去给本王再拿一粒。”

    声未落,只听“噗通——”一声,卫亦航一头栽在地上,做挺尸状。

    ………………

    没过几日,梅苑传来消息,说王妃得了严重的风寒卧*不起。

    凤君曜还坐着轮椅亲自过去看了下,果真见若秋扮的唐玥一副病怏怏的躺在*上,看样子是真的病了,又让卫亦恒替她检查了,说是得了严重的风寒需要静养,又开了一副药方让人去药房取药。

    听到卫亦恒的说辞,凤君曜没有作何说法,只是淡淡的嘱咐了一句,让若秋好好养病,便走了。

    等众人都走后,若秋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的病可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生病了,因为厉王府的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那个厉王,她也不过有一点稍稍的异样竟然被他给怀疑了。

    若不是前来送信的一清发现了这里有暗哨盯着,她只怕真的要暴-露了。

    为了减少和厉王的接触,于是便想到了生病,可她并没生病,要装的像点,那么就是让自己真正的生病,只有真的生病别人才挑不出毛病。

    所以她便在冷水中泡了一天*,果真第二天卧*不起,当然,冬天泡冷水澡肯定受不了,更何况是*,当时,她都觉得自己快冻成木头人了。

    不过,现在打发了这些人,她所受的罪都是值得的,现在只希望阁主能早日回来替换她。

    ………………

    浓墨的天空中挂着一抹弯月,繁星点缀犹如一颗颗晶亮的宝石,这样的月色预示着明日是个好天气,在微薄月光的照耀下,这片深山老林显得越发的诡异。

    风吹动树枝,枝头上的雪飒飒落地,在风声中还时不时的出现一声声的野兽的吼叫,回荡在深山中,久久不去。

    这时,深山中出现一抹亮光,就好像无边无际的沙漠中出现的一小片绿洲,格外的显眼。

    “凌风,你一定要坚持住,不要被狼性吞噬了。”唐玥手中银针飞舞,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银色的弧度。

    雪狼低声呜咽,听着很痛苦的样子。

    就在这时,唐玥停下手中的活,在雪狼的脖子间点了下,雪狼动了下后腿便不再动弹。

    唐玥也顾不得抹掉额头上的汗水,忙端起桌上的汤药,将雪狼像人一样抱在怀里,她轻轻按着雪狼嘴边的一处穴道,雪狼的嘴不由自主的张开,碗里的汤药缓缓流进了雪狼的嘴里。

    弄好这一切后,唐玥才重重地出了一口气,坐在那里小喘着。

    这时,眼前出现一块干净的白手帕。

    唐玥顺着手帕往上看,看到一张冷冰冰的扑克脸。

    “给你。”那人机械地吐出两个字,冰冷的俊脸上有些别扭。

    “谢谢。”唐玥淡然地接过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汗,抬头看着眼前这位大冰块,“烈,有没有吃的。”

    昨天晚上凌风不知怎的竟发狂起来,没有一点人的意识,完全和一头野狼无二,就连她都不认了。

    这事太蹊跷了,按道理凌风不该发作,不但发作了而且意识也被人控制住,她总感觉背后有人操控着凌风的毒性。

    为了压制住凌风的体内的狼毒,她从昨晚一直忙到现在,现在天又黑了,她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

    幽烈冷冷地看着*上的雪狼,冷寂的眸子中出现一丝不明显的担忧,然后,又冷眼看向唐玥吐出两个字,“没有。”

    唐玥:“……”

    没有都不能去弄点,好歹她帮他的主人治疗狼毒一天*没吃没睡了,她现在又饿又累。

    算了,不指望这块冰了,她还是自己去找吧。

    深山中最不缺的就是动物,猎只鲜嫩可口的小动物还能办到。

    站起身,正要出去,幽烈再次冷冷地蹦出来三个字,“主人他……”

    唐玥摸着瘪瘪的肚子,说道:“你主人的狼毒已经被抑制住,估计两天后会醒来。”

    说完,抬脚朝着门外走去。

    只是她还没走一步,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幽烈那张冰块脸再次出现在她眼前。

    “我弄吃的。”说出这几个字,也不管唐玥同不同意纵身飞出门外。

    唐玥倒有些意外,要知道一旦凌风狼毒发作,幽烈这个大冰块可是寸步不离的守在他的主人身边,就连找吃的也会带着他的主人,若是无法带走他宁愿饿肚子。

    没想到竟然这么放心的把他的主人交给她,实在令人意外。

    唐玥瘫软的坐在*头,等着幽烈的食物。

    过了十几分钟后,幽烈带着一身的寒意提着两只雪兔破门而入,将已经被他捏死的两只兔子递到唐玥面前,机械地道:“给你吃。”

    唐玥看着眼前已经嗝屁的肥兔子,只感觉一群乌鸦从眼前飞过。

    她是人,不是野兽,吃不了生肉。

    不过,她也不指望幽烈能帮她烤出喷香美味的烤兔肉。

    听凌风说过,每次他狼变的时候,幽烈就会时时刻刻的跟在他身边,寸步不离,因为他狼的外表自然不敢出现在世人的面前,所以只要狼变他都会跑到深山老林中。

    幽烈也会跟着他过来,同样陪着他吃生肉,喝热血,所以凌风一直对幽烈有着不同于其他下属的感情。

    其实,凌风和她第一次见面时,之所以没有幽烈在,是因为那是他第一次出现一个月两次的现象,本以为只会在月圆时候狼变,在月圆之日幽烈无论多么重要的事都会放下,陪在凌风左右,那次太过突然,所以没有带上幽烈。

    唐玥接过那两只兔子走到外面,拿刀子利落的将兔子处理干净,又用外面的积雪将兔子清理干净,这才又折了回来。

    这座小木屋是她和凌风搭建的,是为了凌风发作时,她过来治病有个地方住,木屋里有个炉子还有没用完的炭,她还为了烤肉专门弄了个烤肉架,而且还有一些调料,这次正好用上了。

    唐玥将炉子拉出来,又将其点燃,将兔子肉用匕首切成小块状,放在烤肉架上烤。

    不消片刻,便有浓浓的香味溢了出来,飘香的肉味让她的肚子都开始唱起空城计了。

    幽烈冷冷地盯着烤肉架上已经变成金黄色的兔肉,紧抿着的薄唇不明显的动了下。

    很快肉好了,唐玥拿出一双用木头削成的筷子夹了一块便送入口中,她还没咬上一口,感觉有两道眸光正注视着她。

    这才想起还有冰块在,听凌风说在他狼变的时候幽烈为了防止别人暗算从不吃旁人的食物,他宁愿吃生肉都不愿吃别人的。

    “肉比较多,给你筷子,你也过来吃吧。”唐玥又拿了双木筷子递过去,她也没有把握他会吃她烤出来的肉,不过,见他和她一样都是一整天没吃东西,有些不忍心而已。

    幽烈看看她手上的木筷子,竟奇迹般的伸出手接过唐玥手中的木筷子,席地而坐,夹起烤肉架上的兔肉大口的吃了起来。

    唐玥看到此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正狼吞虎咽的幽烈,“你……不是不吃别人的东西吗。”

    这个大冰块竟然吃她的东西,实在是很意外。 [~]  更新快

    “你不会害主子。”幽烈抬起头将嘴里的肉吞掉,说了一句话,继续埋头苦吃。

    唐玥勾唇淡淡一笑,没说什么,和幽烈一起吃了起来。

    吃了几口,突然唐玥眸光一凛,手中筷子闪电般朝外门外射去。

    接着,一道男子的惨叫声随之而起,“啊——”

    唐玥似笑非笑地看向门口,没好气地道:“臭老头,鬼叫什么,还不快点进来。”

    ………………

    先上传五千,今天有点事,还有五千晚上八点上传,摸摸大家,今日冲榜,疯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