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接下来几天,凤君曜受到唐玥许多‘特殊’待遇,但无论唐玥怎么整凤君曜都能咬牙挺过去,也没有做出回击的反应,最后唐玥觉得没意思,她折腾凤君曜已经够了,也就好好的治疗起来。

    这天唐玥像往常一样,到风云殿里替凤君曜扎针。

    “王爷,在下有事,需要离开一些日子。”唐玥将银针从凤君曜身上一一拔下来,随口说道。

    “陌阁主你离开了,王爷怎么办?难道这几日不给王爷扎针了吗。”卫亦恒看了一眼刚有起色的凤君曜,担忧地道。

    “不是还你们两兄弟吗。”唐玥将拔下来的银针扔进酒盆子里面,然后,在清水里净了下手,“这几天你和卫大公子一直跟在我身边看,以你们的资质应该学的差不多了吧。”

    赵霖一听,顿时不乐意了,有些气恼地道:“可这是关乎王爷性命的事,马虎不得,你的事就不能放在晚上去做。”

    他虽然讨厌陌天涯,但不得不承认她的医术却是无人能比,原本所有的太医甚至是江湖上那些所谓的神医们都说王爷已经不行了,可陌天涯竟在很短的时间内将王爷救活,王爷经过她这几天的治疗起色也明显好多了,还有王爷脸上的刀疤,这才几天竟然减淡了许多,估计过不了几日刀疤就能彻底消失。

    至于阿恒和阿航两人,他以前认为他们的医术最棒了,可王爷出事后他们都说治不了,很显然和陌天涯差了一截,现在他们兄弟俩再也不是他心中的神医了,神医的位置非陌天涯莫属,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要不然姓陌这小子尾巴又要翘起来了。

    “不能。”唐玥没好气地横了赵霖一眼,晚上办事?什么破主意,她又不是卖身到厉王府,自然也有自由时间,再说,这次可是出的远门,*一个行程都不够。

    其他人都不同意,但这里有一位却是兴奋异常,“我同意这个建议,以后阿曜就交给我吧。”卫亦航摩拳擦掌,凤眸熠熠生辉,恨不得立即按住凤君曜狂扎一通。

    “你行吗。”赵霖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他,满是怀疑。

    “臭木头,我的医术也不差好不好。”卫亦航白他一眼,转而,笑嘻嘻的看向凤君曜,“阿曜,陌兄在扎针的时候我可是全程看下来的,手艺保准不比陌兄的差,要不你现在试试看。”

    说着,从身上摸出两根银针在凤君曜眼前晃了晃,只是他还没晃一下,一道劲风吹过,手上的两根银针消失不见,接着,他两只耳朵就好像被蚂蚁夹了一下。

    卫亦恒看着卫亦航耳垂上的银针,很不地道的笑了起来,“阿航,王爷竟然亲自给你扎耳孔,还不快点谢恩。”

    卫亦航抬手摸着耳垂上的银针,俊脸不停的抽搐,要不要这么虐啊,现在只想大声喊,我是男人!

    “呵呵,回头让王爷给你买一对耳环戴上一定好看。”唐玥戏谑地看了一眼凤君曜,打趣道。

    这句话很容易让人产生歧义,怎么听怎么觉得奇怪。

    凤君曜抬眸危险地睨着唐玥,略带威胁的口吻道:“陌阁主是不是也想让本王为你扎耳孔。”

    唐玥闻言忙后退了一步,讪讪一笑,“多谢王爷,可是我不喜欢戴这种东西。”

    她耳朵上也耳孔,为了怕别人怀疑在易容的时候将耳孔给堵住了。

    凤君曜也没继续和她墨迹这个话题,冷冷地问道:“几日?”

    “不知道,可能是十天,也可能一个月,现在卫大公子已经熟练掌握我的这套针灸方法,再由卫二公子从旁协助,不会出问题。”唐玥淡淡地道。

    凤君曜微垂了下眼眸,“好,这几天你可以考虑下本王的提议。”

    他说的提议自然是和她合作,让她为自己训练军队,唐玥这次没有否定也没有答应,“到时候再说吧。”

    这些天凤君曜时不时的提起这件事,要不然她这么折腾他早就反击了而不是选择隐忍,不过,都被她给否决了。

    一旦接了这个任务就等于和凤君曜彻底牵连在一起,到时候别人刺杀的可不单单是她一人,而是整个天涯阁,很多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

    其实凤君曜倒是个不错的领导者,为了让她帮他,堂堂一国王爷对于她的恶整竟能忍气吞声,可见他的城府有多么的深,不过,这又怎样,她这一世不会再成为任何人的下属,即便是王爷也不行。

    凤君曜眸光闪了闪,抿着唇没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几日不见的文逸尘领着两名下人走了进来,那两名下人抬着一把类似椅子的东西,不过,在椅子的两边有两个大铁子,很显然这是古代版的轮椅。

    这个轮椅做工倒是很精湛,但不足的是太过沉重了,推起来只怕会很吃力。

    “阿曜,这是我到衡山刘大师做的轮椅,你来试试看行不行。”文逸尘将轮椅推了过来,微微说道。

    阿曜的腿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恢复,所以这几天他去了衡山找有名的工匠师做了一张轮椅,可以让阿曜当代步用。

    “逸尘,你这几天跑的没影,就是去弄这个大铁玩意啊。”卫亦航像只猴子一样,围着这个大轮椅上蹿下跳的。

    这么大的铁东西真的能用?感到很费解。

    凤君曜看了一眼轮椅,抬手在扶手上按了下,立即飞出三根短小的利箭,直冲着前面飞去,速度极快,也只是一瞬间利箭便射在对面的墙上,竟有一多半射入了墙壁,可见力度也十分的强悍。

    “哇,好东西,竟然还有暗器,我刚刚怎么都没看出来。”卫亦航惊道,忙研究另一个,发现这个扶手可以来回转动,也就是说发射暗器可以变换不同的方向。

    “这把椅子的功能可不止这些。”文逸尘淡淡一笑,按了下一个红色的按钮,立即出现一块金色如锦帛的物体,这物体成一个圆弧将椅子给围了起来,正好挡住里面的人。

    这白色锦帛一样的东西应该是金蚕丝所制成,金蚕丝刀枪不入,只是金蚕丝柔软无形,怎么这里的却能撑起半圆的弧度?

    唐玥有些疑惑,便走上看了下,豁然明白,原来在这块用金蚕丝织成的布料中含有用金子打造成的细丝制成着,这细丝比她所用的银针还要细上几倍。

    “不愧是衡山刘大师的作品,做出来的东西果真是精主认识刘大师吗。”

    “认识。”唐玥坦然说道,认识刘大师没必要保密,说出来又怎样。

    凤君曜沉吟了,别有深意地道:“你认识的人倒是挺多。”而且还是这个大陆上的名流。

    “没办法人缘太好了。”

    她此话一出,顿时遭来数道白眼。

    凤君曜低眸沉思了起来,也不知道这个无名老者是谁,怎么会一而再的请人帮他,而且所认识的都是性子古怪,而且在自己的术业上都达到超凡的地步。

    就在这时,文逸尘打破了平静,“阿曜,你的王妃呢,怎么不见她出来。”

    “应该在梅苑,你找她有什么事。”凤君曜淡声问道,从声音中听不出是喜是怒。

    唐玥也不由看向文逸尘,有些不解,她貌似和他没什么交情吧,对着别人家的丈夫这么直着问好吗,毕竟这里是古代,不过,凤君曜没有生气,显然他并不在意这个妻子。

    “是这样的,刘大师让我给王妃带一样东西,说是给王妃的成亲礼物。”文逸尘从身上掏出一个用红玉石打造的盒子,交到凤君曜手中。

    唐玥看着那盒子,脸色顿时黑成一片,额头上的青筋不由抖动了几下。

    这两个臭老头到底想干什么,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份不能被揭穿吗,竟然还公然送东西,这不诚心让人怀疑吗,八成是看她过的太安逸他们就想给她增添点烦恼。

    唐玥现在满肚子的火气,若是刘大师和无名老者在的话,她非拔光了他们的胡子不可。

    “王妃认识刘大师?”凤君曜声音平淡,但凤眸中的波动很显然他也有些吃惊,盒子并没有上锁很容易便打开。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排排精致的绣花针,密密麻麻的,只怕要有四五百根。

    文逸尘古怪地看了一眼凤君曜,继续道:“刘大师说让王妃多绣一些猪,尽量绣一些不同种类的猪,这样可以供他挑选。”

    大师就是大师,这嗜好还真的与众不同,竟然喜欢绣的猪,还有令他吃惊的是王妃一个养在深闺中的女子竟然和刘大师认识,而且听这信上的语气他们应该是熟识才对。

    唐玥闻言,脸色已经黑的如用了十几年的锅底,郁闷不已。

    这个刘大师和无名老头一样都是个为老不尊之人,闲着没事干就会给她添堵,唉,交友不慎呐。

    凤君曜看了一眼手里的红玉盒子,然后,将盒子合上,对着赵霖吩咐道:“去请王妃过来一趟。”

    对于凤君曜会让她过来,也是她预料之中的,倒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若秋的演技很厉害,装谁像谁,而且她们的形体又十分的相似,根本不用的别的东西来填充,所以若秋扮起她肯定惟训练这个念头看来是对的,这丫头心思单纯没有过多的心眼,说不定哪一天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

    “臣妾参见王爷。”若秋朝着凤君曜微微福了福身子,很自然的行了一礼。

    “王妃免礼,坐吧。”凤君曜指了指自己离*不远的椅子,示意若秋坐下。

    若秋也没多说什么,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然后,看着凤君曜说道:“不知王爷唤臣妾来有何事。”

    自从她进了王府,凤君曜都从未见过她,还派人传话说她不用每日去请安,安心的待在梅苑。

    当然,她也希望凤君曜一直都不要见她,没想到今日竟然唤她过来,也不知道到底所为何事。

    凤君曜没有说盒子的事,而是先为若秋介绍道:“王妃,这位是陌阁主,她和你都是凌风的朋友,你之所以能翻身全是她的功劳。”

    若秋移眸看向陌天涯,然后,起身朝着陌天涯点了点头,“本妃谢过陌阁主的再造之恩。”

    “在下也是受人之托,王妃不必记挂在心。”唐玥也站起身,朝着若秋行了一个君子之礼。

    介绍过之后,凤君曜也没继续打太极,将手里的玉盒子交到若秋手中,“王妃,这是刘大师送你的新婚礼物,没想到王妃竟然还认识刘大师。”

    若秋看着这个玉盒子眸色稍稍有些异动,不过,随即便又恢复到平静,接过玉盒,淡淡说道:“臣妾和刘大师的确是忘年之交,臣妾八岁那年曾经走丢过,其实并不是凌堡主救的臣妾,而是被刘大师带走了。”

    说到这里略停了下,继续道:“那天臣妾出了别院,出了院子便看到一只蝴蝶在飞,臣妾出于好玩就追着那只蝴蝶跑,跑着跑着就跑到了无人的郊外,这时,刘大师正巧从此路过,不知为何他就把臣妾给带了衡山。”

    她知道阁主和刘大师认识,当然对于阁主八岁为何走丢她并不清楚,这一切都是她胡编的,若是怀疑就让他们去衡山找刘大师去,保准被刘大师赶跑。

    “王妃,属下有一事不明,还望王妃解惑。”赵霖在面对优雅美丽的‘唐玥’时,从一个木头汉子一下子变成了彬彬有礼的君子。

    若秋点了下头,很有礼貌地道:“请问。”

    “属下不明白刘大师为何要带走王妃。”

    此话一出,卫亦航顿时无语,刚刚还以为这根木头被人附体了呢,原来还是他,说出来的依旧是那么的没汁水,刘大师是众所周知脾气古怪的人,他为什么要带别人走谁也不知道,等一下王妃肯定会说不知道。

    若秋婉约的笑了笑,缓缓说道:“这个本妃也不知道,当年在衡山待了一个月,刘大师倒是为本妃制作了不少的玩意,后来凌堡主上山有求于刘大师,刘大师比就让凌堡主顺便将她带下山,送回家去。说来其实本妃和凌堡主并不熟,他之所以让陌阁主为本妃翻身可能是因为看在刘大师的面子上吧。”

    她说的有板有眼,让人挑不出一点的毛病,唐玥忍不住在无人看见的地方给若秋竖了一根大拇指。

    若秋是她在众多属下中比较看好的一位,平时做事稳重,头脑灵活,很多事她都很放心交给她去做。

    “原来如此。”

    凤君曜微垂着眸子,也不知道他到底相信不相信。

    少顷,他才抬手看着若秋说道:“王妃,刘大师让你为他多绣些猪,若有闲暇时间也帮本王绣一头猪吧。”

    “噗——”正喝茶的唐玥一口茶水喷了出去,什么时候凤君曜的嗜好也变得这么的特别了。

    凤君曜拿眼横了他一下,凉凉地道:“陌阁主慢点喝,别呛着了,这种茶厉王府多的是。”

    那意思就是别太没出息了。

    唐玥对于某王爷酸不溜秋的话直接无视掉,而是打趣地和若秋笑道:“王妃,在下倒是有个建议,为王爷绣的猪最好在王爷衣服的背后绣,这样才能体现出猪的高大。”

    让一个王爷背着能不高大吗。

    若秋唇角微抽,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才忍住笑,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着唐玥点点头。

    一边站着的小鱼有点不淡定了,两个优雅高贵的人在这里讨论猪的问题,是不是有点古怪。

    “那个,阿曜,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在讨论猪了,这个话题貌似很不好。”卫亦航见气氛有些僵立即充当和事佬说道。

    凤君曜也没在说什么,或许若秋所说的话他应该相信了吧。

    过了一会儿,唐玥便站起了身,“王爷日后的治疗就交给卫家两位公子,在下有事先走一步。”

    凤君曜轻启薄唇,凉声说道:“好,陌阁主早去早回。”

    “尽量,在下告辞。”唐玥又对着其他人一一告别之后,便转身离开。

    ………………

    唐玥从厉王府出来,便朝着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她是顺着小路走的,很快便飞到一处长了不少树的地方,这时,她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似笑非笑地看向某个地方,朗声说道:“两位,你们从厉王府一直跟踪着在下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从厉王府出来便知道后面有人跟踪着她,这两个人无疑是凤君曜派来的,当时只是懒得搭理他们,其实中间她也故意提醒他们已经被发现了,这两个人是凤君曜身边上等的暗卫应该知道她的意思,却不想他们依旧硬着头皮跟踪她。

    她说过之后,林子依旧除了风吹动树发出的声音外,别的就再也没了。

    唐玥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子的一处,藏在树林中的两人只感觉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实在是太丢人了,人家才出了厉王府就发现了他们的行踪,这事若是说出去,他们肯定会被嘲笑死,以后还怎么混迹暗卫,他们可是从众千人中精挑出来的精英,如今却被人一眼识破。

    唉,是陌天涯太过机警还是他们太笨了,当然他们会选择前面,而不是后面。

    过了少顷,林子依旧没什么动静,显然里面的两个人没有打算的念头,唐玥收回视线也不做停留,快速朝着前面飞掠而去。

    等唐玥走之后,从林子里跳出来两名黑衣人,两人都心虚地出了一口气。

    “暗一,我们到底还要不要继续跟。”其中一位黑衣人对着另外一位说道。

    “跟。”暗一冷硬地吐出一个字,他们要为之前的事情雪耻,唯一雪耻的办法就是继续硬着头皮跟着,等搞到王爷想要的信息他们再回来。

    两人再一次的跟了上去,唐玥这次好像是故意逗着他们玩似的,时而现身时而不知踪影,总之,变着法子折腾他们,现在他们的身心都快崩溃了,不过,依旧锲而不舍的跟随不敢大意。

    这一次唐玥像往常一样消失不见,但等了片刻却没有再现身。

    “暗一,陌阁主不会逃跑了吧,这次消失的时间有点长。”暗二看着没有人影的小道,拧眉说道。

    暗一沉眸盯着前面,摇摇头,“不知道,其实陌阁主很轻松都能甩掉我们,她之所以这样做可能是想给主子一个下马威。”

    他的话音落,便有道男子的声音从他们背后响起,“不错,在下的确有耍着你们的意思,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不要想着法子跟踪我。”

    两人听到声音陡然转过身,见唐玥正似笑非笑看着他们,心头一紧,不由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的轻功竟然能达到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步,不,应该说隐迹能力,他们可是厉王府暗卫中的佼佼者,后面站了个人他们竟然一点感觉都没察觉到,此人实在是太可怕了,难怪主子多番想拉拢她。

    不过,两人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脸上的惊慌很快隐去,向唐玥恭敬地行了一礼,“参见陌阁主。”

    “陌阁主,我们其实是主子派来保护您的,所以还请陌阁主不要见谅。”暗一面无表情的说道,可他的心却在淌血啊,也不知道说谎话会不会遭雷劈。

    “是吗。”唐玥语气中满是不信,随后她话音一转,凉声说道,“厉王爷什么意思在下知道,既然你们这么闲,就帮你们家主子办件事,去东陵皇宫盗一件东西雪灵芝,雪灵芝对你们主子的身体有很大帮助。”

    说完,暗一和暗二只觉得眼前一花,头有种眩晕的感觉,等他们反应过来,四周除了他们俩哪里还有半点人影。

    唐玥朝着前面一路飞奔,直往深山里去,在这片深山老林里有座不大的院子,她推开外围的栅栏,快速闪了进去。

    就在这时,突然从一旁窜出来一条白色的动物,从身形上看很明显是头狼,只是它的眼睛和一般狼的不同,一般狼的眼睛在夜间都是绿色的,而它的却是红色。

    红彤彤如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在夜间格外的明显,那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闪着熠熠的红光,如此美的双眼却令人胆战心惊。

    只是它没有主动攻击唐玥,而是跑到她面前,仰头看着她低声嗷呜了一声,就好像是朋友之间的文候。

    唐玥蹲下身子,在这头狼的脑袋上摸了摸,“这次怎么会提前?”

    算算时间距离上次的狼变才半个月,还不到狼变的时间,怎么会突然狼变呢。

    “嗷呜——”那狼低吟了一声,听着很是悲鸣揪人心弦,有种绝望在里面。

    “你别担心,我会找出医好你的办法。”唐玥安慰的拍拍狼的头,拧眉道,“你还是听我的去雪山修养,那里的气候有助于延缓你体内狼毒的发作。”

    狼就好像能听懂人话一样,它竟摇了摇头,低低吼了一声,很明显不同意唐玥的提议。

    “凌风,有些事情你不要太执着,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延缓狼毒发作的日期,相信我一定能帮你配出解狼毒的药。”唐玥紧蹙着眉头,安慰道。

    这头狼不是别人正是凌家堡的堡主凌风,在他十岁那年体内便被人暗中植入狼毒,每逢月圆之夜便会化身为狼,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化身为狼的时间也没了周期性,偶尔一个月会发作两次,一次是月圆之夜,而另一次却是无法估测。

    每次狼毒发作都要维持七天,也就是说一个月里有七天他是用狼的形体,现在又增加了一次,等于说一个月有将近半个月都要以狼的形体过活。

    其实在凌风没认识她之前已经在每个月内发作两次,后来,遇上了她,她用药物延缓狼毒的发作,如此又变回了一个月发作一次,至于月圆发作的那一次无论她怎么做都无法阻止。

    这也是她学医这么多年唯一让她感到头疼的病例,即便是凤君曜的毒都没凌风的蹊跷,凤君曜的毒只要聚齐所需要的东西,再配上一段的针灸和泡药浴完全康复是没有问题,而凌风的狼毒她已经研究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结果。

    她之所以认识凌风,在她八岁那年,她本闲着无聊就想弄点药材玩玩,而药店里又没有她想要的,于是就独自跑到深山中去找。

    九年前——

    八岁的唐玥为了找一味苦灵子的药,独自去了深山中。

    在深山中转悠了半日,找到了她想要的苦灵子正要回去,就在这时一头狼出现在她面前,那狼身上的毛通体的白没有一根杂毛,雪白光亮,一双眼睛犹如红宝石一样干净。

    这头狼见到她没有露出凶残贪婪的模样,而是静静的看着她,没有任何的举动。

    当时,她见狼没有恶意,心中无聊就朝着它挥了挥手,打了声招呼,“狼先生可否行个方便,给我让条道。”

    这条小路很窄,狼横站在那里几乎将路全部堵住,除非它侧着身子她才能过去。

    狼身子明显震了下,红宝石般的童眸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后来令唐玥惊讶的是,这头狼真的乖乖的将道让了出来,很明显它听懂人话。

    莫不成这头狼已经成精了?当时唐玥就是这么想的。

    她震惊过后,然后,小心翼翼的试着往前走,果真那狼没有为难她,站在一侧看着她从自己身边溜走。

    唐玥往前走了几步,竟鬼使神差的拐了回来,她对着白狼讪讪一笑,“那个,狼先生我看你是头善良的狼,可不可以做件好事,驮着我下山啊。”

    虽然她平时强加练习,但这具身体只有八岁,她在山林中转悠了这么久早就累了,正好有头通人性又不吃人的狼在,她便打起了这个主意。

    不知怎的,她此话一出,那狼眼睛里竟闪出一抹笑意,它朝着她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然后卧倒身子,很显然是想让唐玥骑她。

    唐玥有点不可思议的眨眨眼,还真让她骑啊,于是毫不客气的跳到狼的身上。

    “白狼先生,你是不是狼王。”它和普通的狼不一样,周身有股高贵的气息,这是普通狼无法具有的,而且竟还通人性,简直刷新了她对狼的认知。

    那狼脚下顿了下,然后,又继续往前走。

    “白狼先生,要不你跟我回家吧,在那里只有我和小鱼很无聊。”唐玥将整个身子趴伏在狼身上,无聊地把玩着那如绸缎一样顺滑的毛发。

    狼依旧没有做任何反应,一直驮着她下了山……

    就在这时,一声痛苦的狼吼声将唐玥的思绪拉了回来。

    “凌风,你怎么了。”

    ……………………

    其他人见天色不早,现在又有王妃在,自然不便继续停留,也都陆续告辞了,很快整个寝殿只剩下若秋和凤君曜二人,小鱼和若冬,还有几个当衬景的侍女。

    过了一会儿,若秋便起身站了起来,“天色不早了,臣妾就不打扰王爷休息,先行告辞了。”

    “等一下,你留下为本王磨墨吧。”凤君曜出声道,他语气平淡却又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若秋先是一愣,随后顺从地答道,“是,王爷。”

    又是磨墨,这个王爷怎么那么喜欢让自己的王妃磨墨呢,小鱼表示很费解。 妖孽王爷小刁妃:http://t.cn/R278rmV

    若秋低垂着头,很仔细的磨着墨,均匀细腻的墨汁很快磨了出来。

    凤君曜看着这磨的上乘的墨汁,眼底掠过一抹异样,抬眸看着垂首仔细研磨的‘唐玥’,好看的眉头不由蹙起。

    “王爷,臣妾脸上有什么吗?”若秋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脸瞧,还以为出现了破绽,很自然的抬起手捂着自己的脸,问道。

    凤君曜沉吟了下,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王妃,这次磨墨倒是不走神了。”

    以前每次让她磨墨都能磨着磨着神不知道油走何处去了,那呆愣出神的模样倒是挺可爱,而且她磨出来的墨汁很差,每次都会溅出不少墨汁,而这次竟然能磨出这般好的墨汁,还有一滴都没溅出去,周围干干净净。

    ………………

    ~~一万奉上,若秋的假身份能被王爷识破吗,明日见,焰焰五月份冲新书榜,还望大家能投月票给本书,月票多了焰焰的动力就会杠杠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