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从密室的顶层各个角落钻了出来,就好像开了闸的洪流蜂拥而出。

    原本唐玥就冷的要命,这水又是冰凉冰凉的,打在身上更冷了,手中的火麒麟珠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水流的很快,不消片刻已经有半米深,再这样下去,她迟早会被水吞噬掉。

    唐玥纵身飞了起来,绕着墙壁飞了一周都没见到有任何阻止水往里流的机关。

    她不敢在这里过多停留,闪身飞出这个小密室,飞到外面,又快速绕着墙壁转了几圈,依旧是找不到机关。

    这时,水已经涨到一米多高,还在不停的往上涨,若是不赶紧出去只怕用不了两分钟水就会灌满整个密室。

    唐玥拿出匕首,插在墙壁上使自己的身子有个落点,不至于掉下去,仰头仔细观察着刚刚掉下去的地方。

    在这上面她也只是看了三四秒,然后,拔出匕首,纵身飞到掉下去的洞口处。

    这里的石壁闭合的比较紧实,唐玥在上面敲了敲,听下声音确定这石壁不是一般的厚,若用蛮力只怕推不开。

    不过,她依旧没有气馁,抬手用力朝着石壁推了一掌,谁知,石壁竟纹丝不动,当然她没有用十成的力,若是将上面的石壁打烂,只怕她也会被活埋,再说她也不一定能打烂上面的石壁,从声音上判断石壁应该有一米五左右的厚度,这么厚的石块以她的内力只怕很难。

    这里又没有别的出口,机关肯定设在外面,想要出去必须从外面打开,若是凤君曜不放她出来,她也只能待在这里。

    眼看着水又往上涨了许多,水位已经快达到三米了,这座密室顶与地面的相距有四米多,她的身子若是竖着就能碰到水,从角落里流出来的水溅的她满身都是,身上的衣服也全部湿透,贴在身上冰冷刺骨。

    唐玥也不敢多用内力,只能靠着火麒麟珠上面发出来的淡淡温热来取暖,可她不用内力火麒麟珠散发出来的热量就很少,这么点热量根本不够她取暖。

    一时间,唐玥冻的浑身直哆嗦,现在杀了凤君曜的心都有了。

    由于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出口,唐玥倒是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她现在是凤君曜的主治大夫,如若她死了,那么凤君曜的毒只怕更加难解,所以凤君曜肯定不会让她死的,他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因为她给他下了不能言不能动的药,想要报复她,所以就使了这么个阴招,让她一步一步的跳进去。

    若是没猜错的话,这水肯定到达某个位置会自动停下来,凤君曜为了他自己,也会给她留一定的空间生存。

    果真如她所料,水在与顶层只有半米的地方便停了下来。

    她将匕首插在墙壁上,双手握着匕首,使身子横着,就好像是躺在水面,却又不挨水面,这种姿势实在是太难受了,可是下面是水,冰凉刺骨,若是长时间泡在冰水里,肯定会中寒毒,到时候终身都要用药来调理。

    只是她这个姿势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也不知道凤君曜什么时候才会大发善心将她放出来。

    不过,他身上有她下的药,以卫亦航的能力估计需要两三天才能解,那她岂不是要吊在这里两三天?!

    ………………

    “阿曜,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卫亦航坐在桌子上,拧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本以为阿曜只是想关陌天涯一天,冻冻她,却不想陌天涯太过于聪明,竟然找到了存放寒冰玉石*的密室。

    找到寒冰玉石*也就罢了,没想到她却将火麒麟珠给扒拉了出来,火麒麟珠可是连着水闸的,若是将火麒麟移动位置,那么水闸就会自动打开。

    水闸一旦打开,就会不停的往里进水,而且这个密室只有一个出口,就是在这个殿内,封出口用的石头厚度达到五尺,里面还有一层金刚石,简直可以说铜墙铁壁,只要外面的人不帮忙打开,里面的人休想出去。

    不过,这座暗室设计的又恰到好处,里面也设有通风口,但这口子都是机关暗器所在之处,又十分的小,也只能让里面有足够的气,不至于长时间待在里面的人被闷死。

    他还以为阿曜会一怒之下直接将陌天涯给淹死,本想着等水满的时候去救他,毕竟像陌天涯这样的人才死了太可惜了,谁知,阿曜竟在快满的时候让停了下来。

    现在才明白原来是阿曜并不是想杀了陌天涯,而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不能言不能动,那她也休想好受。

    这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你算计我我算计你,到最后两人都受了罪。

    凤君曜不能言也不能动,他用眼神横了卫亦航一眼,意思就是在说,放了陌天涯没门!

    然后,他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相对于陌天涯来说,他要舒服多了,那小子应该吊在密室顶上吧。

    想着陌天涯现在那‘逍魂’的姿势,凤君曜薄凉的唇不明显的往上勾了勾。

    卫亦航正好看到这诡异的一幕,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是他认识的那个傲娇冷酷的厉王吗。

    抬手用力揉了揉眼,再睁大双眼死死地盯着前面人的脸,这张五官达到最完美的脸除了上面多了几道伤疤依旧是原来的,他没看错,这位有点不正常的人正是他所认识的阿曜。

    他刚刚眼睛没花吧,竟然看到阿曜在偷笑,好诡异。

    就在这时,凤君曜蓦然睁开眼,正好对上卫亦航抽筋的俊脸,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俊脸一黑,想说话可是却开不了口,只能用凌厉的目光射向卫亦航。

    卫亦航心头一跳,忙过去捂住凤君曜的双眼,“阿曜,你的眼神太吓人了,还是好好闭上睡觉吧,我给你弄个手帕蒙着。”

    说着,连忙拿起一边的手帕不顾凤君曜杀人的眼神,将手帕蒙在他的眼上。

    “吓死我了。”系好之后,卫亦恒拍着自己结识的胸膛,一副受惊的模样,眼底却是噙着得意的笑意。

    终于整到这个大变-态了,要知道一直受欺负的人都是他,这次他终于翻身了。

    ………………

    唐玥双手握着匕首,脚蹬着墙壁,将自己横挂在墙上,若是短时间她还能撑住,可若长时间她还真有点受不了。

    下面的水依旧没有退去的意思,这水倒是清澈无比,透过下面的夜明珠能清晰的看到底层,幸好不是臭水污水要不然她更加受罪,水面距离她的背后只有十公分左右,只要略往下一些就能碰到。

    身上的衣服虽然用内力催干,但这里寒气逼人,长时间待下去也是吃不消。

    唐玥感觉自己体内的热量慢慢流失,浑身只有冷意,她的嘴唇都被冻的发白了。

    这么冷的欢迎,又加上这么‘销-魂’的姿势,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撑过今夜。

    唐玥吃力地扭头朝着四周查看,想试着看能不能找到出去的方法。

    出口的机关设在外面,想要破解机关必须从外面,若是有一个能穿过缝隙的东西就好了,可是这缝隙几乎缝合的天衣无缝,有缝隙跟没缝隙差不多。

    不过,若是在前世就好办了,利用现代科技能打造出这种细薄之物,即便古代有,这里也没有,她照样没法出去。

    唐玥扭了扭有些坚硬的脖子,无意间往下看了一眼,下面的水清晰可见,可以看到最底下摆放着的几样兵器。

    这些兵器都是难得一见的宝贝,可谓是神兵利器,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削铁如泥的刀剑没有。

    如此一想,唐玥心下来了主意,她松开刀柄如鱼般钻入水里。

    刚下去,刺骨冰冷的水瞬间将她包围住,水就好像是冰刺一般直往她的肌肤里钻,若不是身上带有火麒麟珠她的四肢肯定会抽筋。

    唐玥深深呼了一口气,用内力驱除体内的寒意,这才稍稍好些。

    她闭气缓缓缩进水里,快速朝着兵器所在的地方游去。

    拿着每个都拔开试下,这些兵器都是宝贝,但没有她要的刀剑,剑身都比较厚,很难插进缝隙中。

    不过,有一柄剑她比较喜欢,这把剑的剑鞘是银白色的,手把上镶嵌了一颗鹌鹑蛋大小的紫宝石,简单又不是贵气,剑身又锋利无比,的确是把难得好剑。

    若是没猜错这应该是江湖上流逝上百年的月白剑,此剑乃是四大宝剑之一,她也是从老头那里听到的,从外观和剑本身的质量上看她很肯定这是月白剑,万万没想到它竟然在这里。

    既然凤君曜这么对她,拿他点东西就当对自己的补偿吧。

    唐玥又看了看其他的宝剑,这些剑个个都是留名百世的上等好剑,随便拎出一把就能让江湖人士强破了头。

    她也不是贪得无厌之人,有了一把喜欢的剑足矣。

    由于实在是太冷,再待下去她只怕没出去就一命呜呼了,唐玥也没敢继续待在水里,拿着宝剑快速钻出水面。

    出了水面,连忙用内力将衣服给弄干。

    唐玥依旧握着匕首的刀柄,双脚蹬着墙壁,再一次回到原来的模样,白白的在水里游了一圈。

    难道她今天真要在这里过夜,没想到她竟然也有被人算计的如此狼狈的一天,这一切都是拜凤君曜所赐。

    想起凤君曜她便恨得牙痒痒,她是他的主治大夫,不礼遇她也就罢了竟然还将她关进密室里受冻,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犯贱,巴巴的跑来给一个混蛋治病,想想都忍不住鄙夷自己一把。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也不是自动请缨过来的,也是为了那十万两黄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平生最喜欢的就是钻研疑难杂症。

    还有她原来的初衷,本想着嫁给厉王后,她依旧可以过平静的生活,没想到不但得不到想要的平静,反而是升起千层浪,这不差点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当然,凤君曜肯定不会让她死的。

    只是令她一直想不通的是老爷子为何让她无条件的帮凤君曜,才不信老头子答应让她救凤君曜是因为卫亦航上山求他,老头子是个不问世事之人,不会因为他人的请求写信让她出手相救,更甚的是还让她无条件帮凤君曜做事,所以老头子和凤君曜一定认识,至于是什么只有老头子知道。

    虽然她现在杀了凤君曜的心都有了更别说为他治病,但因为老头子的吩咐她也不得不帮这个混蛋。

    想想要帮凤君曜这个混蛋,她多年来培养出来的淡然彻底的打碎了。

    帮他治病可以,但她一定会让他为这次的行为付出代价!唐玥眼底划过一抹凛光。

    她不死心的又检查了一遍周围的环境,依旧找不到出去的办法,可是让她死心也办不到。

    拿着月白剑敲击着密室的顶部,想找到一处比较好推开的地方,万一凤君曜算错了时间,晚放她出去,那她岂不是有生命之忧。

    上一世因为围剿一起白-粉交易,谁知遇到一个亡命之徒,竟拿着炸-药和她同归于尽,这一世重生,她本想平淡的活下去,不想像前世那样累,她现在还没活够,可不想死在这里,所以只要她还剩下最后一口气在绝不放弃。

    就在这时,突然,剑柄处竟然发出轻微的咔嚓声,声音很小但唐玥的耳力惊人自然听到了,忙把剑拿到眼前查看。

    在剑柄处竟然裂开一条缝隙,唐玥脑子灵光一闪,低头用嘴咬着剑柄往外拉。

    看着被自己刚刚从月白剑中拉出来的另一把剑,唐玥心下一喜,这把剑在江湖上消失的时间太久,记载也不那么的详细,她也没往这上面想,没想到这把剑竟然是剑中有剑。

    里面的这把小剑,身长短和外面的剑要短一些,其实令唐玥欣喜的不是发现这把剑,而是这把小剑细而薄,有拇指那么宽,薄如蝉翼,可透明可视物。

    在古代竟然有人能打造出这么一把精巧细薄的剑,真不愧是一代铸剑大师的作品。

    有了这把剑她出去就有望了。

    由于她趴伏在那里,根本无法受力,唐玥一咬牙,再次跳入冰冷的水中。

    水面与密室顶层只差半米,她从水中探出头,很轻而易举的就能够到密室顶部。

    找到那不明显的缝隙,在小剑上加注一些内力刺了进去。

    从声音上判断,顶上的石壁厚度应该在一米五左右,这柄小剑也只有六七十公分长,根本就探不出去。

    不过,堵着洞口的大石块中一定有和外面链接的东西,而这个东西为了稳固石头一般会设下偏中下部位,只要找到这个链接的枢纽,再加一破坏,推开大石头的可能性就会加大许多。

    唐玥运气内力,把小剑推到只剩下剑柄才停了下来。

    她脚下一用力,让自己的半个身子露出水面,侧首将耳朵贴在密室顶部,一只手拿着剑柄慢慢滑动,寻找里面的枢纽。

    时间慢慢滑过,唐玥的体力也越来越不支,可她只能咬牙坚持着。

    突然,她疲惫的水眸猛然睁大,立即将内力打入到剑中,只听“咔嚓——”这是东西的断裂声。

    她用力推了推大石头,竟有一丝的松动。

    唐玥忙将剑抽出换到另一面,用相同的方法找寻另一个枢纽,由于第一次的成功让她有了不少的经验,接下来,很快便将其他三个弄断。

    抬手推了推,果真松了不少。

    唐玥将剑收了起来,然后双手推着石头块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外推……

    ……………………

    “阿曜,时间已经够长了,要不把陌阁主放出来吧。”卫亦航摸着挂了彩的俊脸,看着唐玥掉落下去的地方有些着急地道。

    也不知道陌天涯现在状况如何,在冰水里待了这么久不出问题才怪,若是陌天涯出了事这可该怎么办。

    阿曜的病还要陌天涯来治才行,现在把他彻底得罪了,即便将人家放出来只怕也不会帮阿曜治病,也不知道阿曜今日是怎么了,他平时是个纵观全局之人,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变得这么的不理智。

    凤君曜眼上的手帕早已被赵霖给取了下来,为此卫亦航还被赵霖和王靖宇二人胖揍了一顿,以至于脸上挂了彩。

    凤君曜斜眸横了他一眼,却没有下打开密室的命令。

    他要看看这个陌天涯的能力到底有多大,若是陌天涯可以自己从里面出来,这个人他要定了!

    就在这时,他眼眸一缩,将目光转移到密室的口处。

    从那里发出一道细微的声音,声音不大,但以他的内力足以听清楚。

    “什么声音?”显然,卫亦航也注意到了,忙过去看个究竟。

    “怎么了。”赵霖也走了过去,当他的确声音的确是从下传出来的,“陌天涯在下面干什么。”

    密室中只有陌天涯一人,这声音肯定是她弄出来的。

    卫亦航听了下,眼中顿时露出惊喜,“陌天涯他竟然能逃出来,不愧是我的偶像啊。”

    双眼死死的盯着下面的一大块汉白玉石,生怕错过他偶像死里逃生的场面。

    “这块石头连动都没动一下,你怎么知道他能逃出来。”赵霖鄙夷地白了他一眼,“难怪你将陌天涯当成偶像,因为你们同样都笨。”

    “你……你说我笨?”卫亦航指着自己半张脸狠狠地抽了几下,他竟然被这个大木头给嫌弃了,什么世道。

    “对。”赵霖很认真地点点头。

    卫亦航:“……”

    他已经无法和这头笨驴沟通了,因为他们不是同一级别的人,等他的偶像出来才是最重要的事,要在陌天涯出来时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他。

    赵霖再次鄙夷地瞪了他一眼,“阿航,瞧你急的,他又不是你媳妇儿,你这么急做什么,难不成你在那方面真的出了问题。”

    卫亦航脸色顿时黑沉了下来:“死木头,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把你毒成太监。”

    “你……”赵霖忙捂住自己的老-二,戒备地怒视着卫亦航。

    这时,地砖轻微的动了几下,赵霖和卫亦航正在吵闹哪里会注意这些,不过,王靖宇却发现了,他不可思议的看向凤君曜,“王爷,地砖动了。”

    凤君曜幽潭般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精锐的光芒,不错,不愧是他看上的人,竟能在这个连环套中脱生,陌天涯的能力的确不容小觑额。

    “陌阁主出来了?”正在和赵霖拌嘴的卫亦航听到王靖宇的话,立即惊喜的蹦到汉白玉石地砖上,随又想到陌天涯正在下面推地砖,慌忙站开。

    就在这时,地砖又动了几下,突然,地砖从地上飞了起来。

    卫亦航站的最近,顿时瞪大了双眼,脚下却一点都不含糊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这才免遭被地砖刮伤的可能。

    “咚,咣当——”几声,一块巨大无比的地砖被推了出去,在殿中滚了几下,在地面上留下几个很深的痕迹。

    唐玥扒着边缘,吃力地想将自己撑起来,推开那块巨大的地砖已经耗费了她所有的精力,一时间竟然上都上不来。

    “陌阁主。”卫亦航忙上前将唐玥从洞中拉了上来。

    唐玥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被卫亦航拖出来时,已经全身没了一丝力气,像一滩烂泥巴躺在地上喘着气。

    殿中炉火正旺,烧的暖洋洋的,她虽然全身都是水,但要比在下面暖和多了。

    众人将视线齐刷刷的看着毫无形象躺在那里的陌天涯,都愣怔住了,一时之间整座寝殿内除了唐玥的呼吸声,就在没别的声音。

    少顷,卫亦航率先反应过来,将地上躺着的唐玥扶了起来,“陌兄,地上凉,你还是坐椅子上休息吧。”

    然后,将唐玥从地上拉起来,放到椅子上。

    唐玥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谢谢。”

    “陌兄,我们是什么关系,不用和我客气。”卫亦航连连摆手,说的好像他们是一家人似的。

    唐玥:“……”

    不过,内心还是很感谢他的。

    “陌兄,让我看一下你的身体有没有出现问题。”卫亦航拿起她的手腕,仔细诊脉。

    唐玥眸光微闪,本能的想将手腕撤回来,不过,只是轻微的动了下便不再乱动,任凭卫亦航帮她诊脉。

    卫亦航在诊脉的过程中催动内力将唐玥身上的湿衣服弄干。

    没想到他还能照顾到她这层,唐玥勾了下苍白泛紫的嘴唇对着他报以感激的笑意。

    卫亦航平时看着吊儿郎当,没有节操可以的浪-荡子,但他只要给人看病就会变得严肃起来,而且十分投入,做事也比较严谨,对待朋友也是十分的真挚,倒是值得交往。

    少顷,卫亦航眉头微蹙,有些疑惑地看着唐玥,“陌兄,你的脉搏偏阴柔,倒有点像……”

    他说到这里停住,用探究的目光打量着唐玥。

    唐玥微垂了下眸子将眼底的异光掩饰住,她知道他怀疑什么,拥有精湛医术的人是可以从脉上探知对方的性别的。

    在探脉之前她也怕卫亦航发现她是女子之身,不过,若是她不让诊脉也没有更好的说辞,还不如坦然的让他探。

    唐玥幽幽笑道:“卫大公子难不成怀疑我是女子之身,嗯?”

    她现在身子虚弱,脉相阴柔也没什么,再说他不是见过她的裸-体吗,还有什么比着更加让人信服的。

    眼前这位除了骨架纤瘦了点,从其他性征来看无疑是个女子,卫亦航知道自己想多了,连忙解释道:“当……当然不是,你现在身子这么弱脉搏偏阴柔很正常,再说我不是还看过你光着身子的模样。”

    唐玥低头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这人讲话都不含蓄一点。

    这时,卫亦航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立即严肃了起来,“陌兄,你体内已经有寒气侵入,若是你信得过我,我可以帮你扎针驱除寒毒。”

    “多谢。”对于卫亦航的医术她还是信得过,她在冷水中泡了这么久,虽用内力相抵抗但还是被侵入不少的寒气。

    卫亦航掏出银针,开始为唐玥扎针,本想让唐玥将衣服脱了,但唐玥说有一种针灸方法只要扎手腕即可。

    听她这么一说,卫亦航兴奋了,很认真地听唐玥讲怎么做,然后,用唐玥说的方法去扎。

    赵霖和王靖宇二人本来对唐玥很有成见,但见自家主子将人家折腾成这样,也不好再说什么。

    而且人家可是来给主子治病的,再说人家看病拿点好处也很自然,她和主子本就是协议关系,若是不同意开出的条件大可另请他人前来医治,所以从头到尾人家都没错,只是他们看不过主子被人受辱才会恼怒。

    如今陌天涯成了这副模样,他们自然不好再落井下石。

    至于凤君曜一直躺在那里,不能言不能动,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卫亦航为唐玥针灸,眼底偶尔有光芒波动下,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唐玥身体有力一些力气,凛然地看向凤君曜。

    她遭受了这么大的罪,若是依旧忍气吞声还不是她的作风。

    唐玥按着椅子的把手站了起来,由于体力刚恢复了一点,脚下有些虚浮,晃了几下才稳住身子,似笑非笑地朝着凤君曜走去。

    “陌……”赵霖和王靖宇正想过去阻止她,却被卫亦航一把拉住,“若想让她继续为阿曜看病,你们俩最好不要过去。”

    阿曜做出这样的事是个人都无法隐忍,更何况还是陌天涯,若不让她把心头这股气出了,很可能会中断对阿曜的治疗。

    唐玥走到*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上之人,“为了探出我的能力,你倒是挺会算计的,瘫痪在*都能将全局掌控住,现在我出来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有眼光呢。”

    当然,她这一席话并没得到凤君曜的回应,因为某人不能说话。

    这时,唐玥突然倾身上前,一把捏住凤君曜的下巴,眯着眸子警告道:“凤君曜,以后少打我的主意,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至于你说的合作,在这里我就告诉你,不可能!”

    若不是因为老头子让她帮他,在她出来的时候就会发信号让人过来接她走人了,哪里还用得着受这等的气。

    对她是喜欢银子钱多了不烧手嘛,但她不会为了钱一而再的任人践踏。

    还有他现在虽是她的丈夫为他治病也是应该的,但他们也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别说现在没有感情即便有了感情,他若是不珍惜她,那她何必自取屈辱过来倒贴呢,她又不是离了男人活不下去的人,这个男人不要也罢。

    当然,凤君曜还不知道唐玥就是她。

    这时,凤君曜眼里闪过一抹厌恶,古潭般的眼眸中迸射出危险的目光,接着血从他嘴边溢了出来。

    “走开!”低沉暗哑的声音犹如被困住的野兽,凤君曜竟然能言能动了,他抬手推了唐玥一把,眼底满是厌恶。

    唐玥身子有些发虚,被他突如其来这么一推,倒是推了出去。

    惊讶地看着凤君曜,他竟然自行运功冲开了。

    当看到凤君曜胸前衣襟上的一滩湿印时,唐玥顿时了然于心,刚刚卫亦航只是将她的衣服催干,但头发还是湿答答的,不停的往下淌着水。

    特么的,这人的洁癖症还不是一般的重,为了将她推开竟不惜损害自己的身体。

    凤君曜将身上的衣服脱掉扔到地上,冷冷地看着唐玥,“无名老者是谁。”

    刚刚陌天涯也只是发怒并没有说不给他看病,曾经他也调查过陌天涯知道她的为人,是个威武不屈之人,他如此对她竟然还没将她气走,其中肯定有缘由。

    至于这个缘由除了无名老者之外,他倒想不出陌天涯为何这么做,至于为钱更是不可能了,曾经有不少皇室愿拿出重金来请她入仕,她都拒之门外,很显然陌天涯不是为了钱。

    唐玥闻言愣了一下,随后,勾唇别有深意地笑道:“你想知道?”

    “说。”凤君曜冷冷地吐出一个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唐玥优雅地笑了笑,说的风轻云淡,突然,她话音一转,冷笑道:“是不是很憋闷的慌,那就憋着吧,最好憋死你。”

    凤君曜:“……”

    这是那个优雅以君子之风示人的陌大阁主吗,就连卫亦航这个超级粉丝也凌乱了。

    唐玥华丽丽的转身留下一个优雅的背影,抬脚朝外面走去。

    就在她走到门口时,只听后面“呼啦,咚——”发出几声巨响,接着是赵霖等人的急唤声,“王爷——”

    唐玥没有转过身去看,而是勾了勾唇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

    她依旧会帮凤君曜看病,当然这个过程中会让他多‘享受’一些特别的东西。

    “王爷,你有没有事。”

    赵霖和王靖宇将躺在一堆废墟的凤君曜抬起来,放到一边的软榻上。

    凤君曜眯着华眸,冷冷地看着刚刚他还睡在上面现在却变成了一堆废墟的豪华chuang,有点气急败坏的道:“这chuang的质量怎么这么差,去给本王打造一个玉石做的chuang。”

    “……”

    ………………

    接下来的日子,凤君曜得到了唐玥‘额外’的照顾,比如说:

    “天涯,我看烧的热度差不多了,还是把火停下来吧。”卫亦航盯着蒸桶下面的熊熊大火,担忧地道。

    再烧下去,只怕会把阿曜给煮熟了。

    凤君曜端坐在桶里,一张俊脸被热气烧的通红,至于他身上的肌肤本来洁白如玉现在却变得红彤彤的一片。

    他紧咬着牙关,眉头微微皱着,显然在隐忍着什么,但却没有喊出一声。

    唐玥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手里端着上等的云耳茶,悠哉地品茗着,她伸出一根素白纤长的手指摇了摇,“不行,泡药浴越热越好,继续往里加柴不要停下来。”

    “可是,这样下去,阿曜只怕……会煮熟了。”卫亦航郁闷了,药浴的热度早已经达到预期的温度,而陌天涯却不让停还让往里加火,这明显是赤-裸-裸的报复啊。

    唐玥斜眸横了他一眼,缓声说道:“我是主治大夫还是你是?”

    卫亦航嘿嘿一笑,“当然你是了。”

    好吧,他不说就是了,谁让阿曜没事折腾人家,活该被报复,额,他这样想好友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凤君曜闭着的眸子蓦然睁开,锐利的眸光射向一边优雅喝茶的唐玥,埋在水里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捏紧,额头上爆出了的青筋不停的跳动好像在隐忍着什么。

    少顷,他移眸看向卫亦航,“阿航,把火停下来。”

    卫亦航看了看唐玥,又见桶里的凤君曜十分痛苦的样子,心有不忍,便上前想要将火熄灭。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唐玥淡雅清幽的声音,“卫公子,不是在下有意延长时间,是因为在下今日在桶里多加了一味五味子,若是现在停下来,只怕王爷今日受得罪都白受了。”

    卫亦航闻言,立即停止继续灭火的动作,他自然知道五味子的作用,五味子可以提高药效,但会让药物发挥作用缓慢下来,若是加了五味子算算还真不到时间。

    朝着凤君曜做了一个他也无能为力的动作,安慰道:“阿曜,为了身体,你还是多忍耐一会吧。”

    顺便在心里加了一句,以后得罪谁都不能得罪陌天涯,比阿曜还特么的变-态。

    唐玥看着磨牙怒视着她的凤君曜,咧嘴露出一口小白牙,对着他很友好地笑了笑。

    ………………

    凤君曜终于从蒸桶里活着出来,休息了片刻,端起已经熬好的药喝了下去。

    只是他才喝上一口,便感觉药不对劲,拧眉看向卫亦航,“今天药的味道怎么这么特别。”

    “因为今天的药里我加入了蛇胆,蝎子以及蜈蚣等毒物磨成的汁液。”卫亦航还未讲话,唐玥便在一边‘好心’的提醒道。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tp://t.cn/rajbypt

    凤君曜闻言,顿时胃里翻江倒海,接着“哇——”的一下将肚子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

    手中的药碗也随之往地上掉去,卫亦航连忙接着药碗,才不至于将整碗药打翻。

    这药很难配的,可不能浪费了。

    看着趴在*边呕吐的凤君曜,唐玥淡淡地笑了笑,继续说道:“因为今天炮的药浴时间太久,以至于有些草药毒变,这些毒汁可以起到以毒攻毒的作用,若是王爷不喝这碗药,只怕那些草药的毒性会让王爷很难受,听说会有腹痛,想要拉肚子却有拉不出来的感觉,那滋味真的很不好受,在下还是劝王爷还是喝了吧。”

    凤君曜抬起头,用杀人的目光看向唐玥,很清晰的听到他咬牙的声音,“陌天涯——”

    ………………

    ~~一万字奉上,这虽然是一章但是有一万四百字哦,希望大家多多投票留言支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