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难怪凤君曜对卫亦航和别人不同,没将他当下属看,而是做为一个兄弟来交往。

    经过这次的治疗,唐玥对这位浪-荡公子的印象也改观了不少,若是能有这样的朋友倒也不错。

    第一次治疗要麻烦许多,单单是针灸就花费了半天,下午又帮凤君曜弄了个药浴,弄好之后,天差不多已经黑了。

    这是她治疗这么多病人中最累的一次,唐玥砸了砸自己有些酸痛的肩膀,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僵住了。

    不过,却是充实的一天,她平时喜欢钻研疑难杂症,这次虽累但能从中发现很多新的东西,其实她帮凤君曜看病不光是从中得到好处,还有就是她喜欢钻研疑难杂症。

    无幽冥花可是难得一见的毒药,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都未曾见过一次,凤君曜身上却被下了一整株怎让她不感兴趣。

    卫亦航见她露出疲惫之色,连忙倒了一杯茶送上,还很狗腿子的跑到唐玥身后伸手就要给她按摩。

    只是他的手还没碰到唐玥的肩膀便被她躲开了,淡淡地对卫亦航说道:“抱歉,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她可没有凤君曜那般令人发指的洁癖,不过,是害怕露馅了,女子的骨架偏小,一般男子的肩膀要比女子宽许多,她在两边垫了些东西,若是被卫亦航按摩岂不是露陷了。

    卫亦航看了看自己净白的素手,很受伤地道:“你怎么和阿曜一样,都不喜欢别人碰。”

    说真的,这个陌阁主和凤君曜的性子倒是有很多相同之处。

    唐玥没有解释,看了一眼凤君曜被纱布包裹的脸,眸光闪了下,露出一抹兴趣。

    以前的凤君曜俊美无双,也不知道他的脸有没有毁容,听说他的脸上被人砍了两刀,所以每天都用纱布包裹着。

    “王爷,你的脸用不用再下看看。”唐玥随后又加了一句,“免费赠送。”

    凤君曜听到她说的最后四个字,唇角微动,古怪的人说的话都古怪,冲着唐玥点了下头,“有劳。”

    他本不在乎容貌,不过,人家都已经是免费赠送,他岂有不要之理。

    唐玥上前将凤君曜脸上的绷带一圈圈的揭开,露出一张带有刀痕的俊脸。

    完美的脸型,挺直的鼻梁,一双狭长的凤眸镶嵌其中,不愧是众多女子心中的梦中情-郎,长了这副脸即便没有厉王这个尊贵的身份也能迷倒一大帮颜控者。

    现在虽然脸上多出三道刀痕减了几分原本的俊美,但却多了几分男子的阳刚之气,看着非但不恐怖,反倒是有种特别的魅力。

    本以为会见到一张刀痕纵横的恐怖脸,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一张脸。

    这三刀有一刀比较重,从眉骨直接达到脸颊的下面,几乎可以说纵横半张脸,而另外两刀只是小伤而已,也不知道卫亦恒这个人怎么想的,明明没那么重却把凤君曜的脸包成猪头状。

    不过,唐玥也只是困惑了一下,很快便想通了其中的道理,这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吧。

    正在唐玥暗眼前这张脸时,凤君曜突然来了一句,“本王长的好看吗。”随后,他眸子微眯,冷声说道:“可惜本王不喜欢男人。”

    说完,好整以暇的看着唐玥,冷幽的眸子下还带一丝的戏弄。

    唐玥微微愣了下,随即便反应过来她被嘲笑了,她现在可是男儿身,凤君曜的意思不是在说她是个短-袖吗。

    唐玥捏着自己的下巴,随意打量着凤君曜带着三道刀疤的脸,就好像在看一件被鉴赏的物品一样,“在下也不喜欢男人,不过,若是你变成了女子,在下倒是可以考虑下,毕竟你拥有出尘的样貌,做女子也不差。”

    随又来了一句,“若是王爷想要做女子可以告知在下,在下会在变性这方面好好研究下,看能不能将王爷变成女子……”

    “你想死吗。”她话没说完,便被一道低沉带着冰渣滓的声音打断。

    “不想。”

    一边坐着的卫亦航顿时无语,不过,投向唐玥的目光变得更加的佩服了。

    不愧是他的偶像啊,竟然敢这么和阿曜讲话,要知道就连他都不敢说,因为说了肯定会被扔到大西漠,一年半载甭想回来,那里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别说一年了,在大西漠待上一个月整个人就会脱掉一层皮,所以他平时和阿曜讲话还是有所收敛的。

    没想到他的偶像竟然能这般和阿曜讲话,简直是偶像啊。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阵的骚动,“抓刺客,有刺客混进王府。”

    接着,便是刀枪打斗的声音。

    这时,王靖宇快步走了进来,对着凤君曜行了一礼,“王爷,外面一共来了三拨人马,原本两拨人埋伏在厉王府没有行动,最后一波人过来直攻厉王府,那两拨人也紧跟着加入其中。”

    王靖宇冷静地回报着外面的情况,没有一丝的慌张,显然对付这些刺客胸有成竹。

    “知道了。”凤君曜沉吟了下,“全杀了,一个不留。”

    “是,王爷。”王靖宇得到命令后,立即转身走了出去。

    “没想到你这颗头时时刻刻有人惦记着。”唐玥转身坐到椅子上,随手为自己斟了一杯茶水,端着茶杯悠然的品茗着茶水,面色没有因为刺客的到来改变一分。

    凤君曜冷睨了她一眼,懒得理会。

    “陌兄,你不知道阿曜这颗脑袋可值钱了。”凤君曜没有理会,倒是卫亦航过来凑热闹,神秘地道,“你知道阿曜这颗脑袋值多少钱吗。”

    “知道。”唐玥轻叩着桌面说道,“一百万两黄金,这是市面上的价格,不过,在一年前,西越的国君愿意割让十座城池给灵凤王朝来换取厉王的人头,厉王的脑袋可谓是价值十连城。”

    西越的国君割城为大儿子报仇一事在当时传的沸沸扬扬,不过,灵凤国国君凤君泽没有答应。

    最后,西越国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凤君曜带兵一口气吞了他们二十多座城池,几乎差点灭了西越,这次若非凤君曜遭人暗算只怕西越的国君已经成了亡国之奴了。

    “陌兄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卫亦航不由惊道。

    这个价钱可是内部杀手的价,并没有流传出去,应该不算是市面价吧。

    唐玥看了凤君曜一眼,淡淡笑道:“因为我是天涯阁的阁主,曾经有人出同样的价钱来买王爷的脑袋,只是我没有接。”

    天涯阁可不是有钱就接,还要考量一下对方是谁,一是考量此人所犯下的罪到底够不够资格杀他,二是看他的身份和势力,她可不想任务没完成把天涯阁中的人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在生意上她一向都很有分寸,可不是那些亡命之徒只要有钱把自己的手下当垫脚石不要钱的往里扔。

    凤君曜的势力别说是她一个小小的天涯阁,那怕是当今皇上凤君泽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拿他怎样,若是杀了他,只怕会遭到无休止的报复。

    所以对于此人做朋友比较好,若是做不成朋友,那就做路人好了,总归不能为敌。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凤君曜暗讽道。

    唐玥拱了下手,很谦虚地道:“多谢王爷赞扬,天涯阁人少折腾不起,在下为王爷看病所得到的报酬比起这一百万两黄金来说虽不多,但足够天涯阁中的人花销一二十年了,做人不能太贪,太过贪婪会出问题的。”

    她只是看个病,无论是否看好凤君曜都要给她十万两黄金,还有一个终身的保障,何乐而不为呢。

    “哼!”凤君曜冷哼了一声,不想理会这个无耻的人。

    少顷,他看向唐玥唇角勾起一抹算计人的弧度,对着赵霖吩咐道:“赵霖,你去告诉靖宇让他将刺客放进来。”

    “王……王爷您说把刺客放进来,为什么。”赵霖困惑了,王爷该不是脑子糊涂了吧,这个时候躲还来不及,哪有放进来的道理,那岂不是自己往刀刃上撞吗。

    “没有为什么,让你去就去哪有那么多废话。”凤君曜拧眉冷声道。

    赵霖面色一紧,连忙行了一礼,纵身出去了。

    “阿曜,你弄些刺客进来是什么意思?”卫亦航不解的问,难不成是想抓几个活口,审问一下背后的主谋?

    可这和阿曜的性格相悖啊,以前阿曜遇到刺客全部杀了,一个不留,不是他们问不出来,而是不屑于知道背后的主使者,估计是阿曜这一次吃了个大亏差点丢了性命,所以也开始谨慎起来了。

    如此一想,卫亦航以为自己猜测的对了,便开口道:“阿曜,你放心,我有一百种方法撬开刺客的嘴,这件事交给我办吧。”

    凤君曜没有给他解释什么,只是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唐玥,眸光中含着挑衅之意。

    唐玥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挑起眉毛,这厮不会这么无聊吧。

    事实果真如她所料,凤君曜就是这么的无聊。

    赵霖走没多久,突然,一个个的黑衣人钻窗户而入,手持长剑,目标很明确的直冲着凤君曜砍去。

    “阿曜,小心。”卫亦航唰的一下抽出佩剑,和那些黑衣人拼起来。

    随后,赵霖和王靖宇还有一些暗卫全部钻了进来,一时间原本很大的殿显得狭小了许多。

    为了不让血溅到自己身上,唐玥很理智的选择一处角落坐下,还不忘提着茶壶过去,优雅地喝着茶水,偶尔还从果盘里拿个果子吃,一派闲适,和殿中激烈打斗的场面显得格格不入。

    那些刺客一门心思放在凤君曜身上,唐玥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个小喽罗不值得一提,所以众刺客唯一的目标就是躺在*上的某爷。

    当然,有卫亦航他们在那些刺客根本就到不了*边。

    凤君曜华眸瞥向唐玥,见她悠闲自得,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他沉吟了下,做出一副很好心的姿态,冲着唐玥招了招手,“陌阁主,你坐那里做什么,太危险了,还是到本王这边来,有阿航他们保护。”

    他的声音不大,不过,咬字清晰足以让整个屋内的人全部听到。

    “噗——”唐玥听到他‘好心’的话,嘴里的茶水顿时喷了出来,彻底被这个人无耻打败了。

    才不相信他会好心让卫亦航他们保护她,要知道她现在可是凤君曜的主治医生,想要杀凤君曜的人肯定会认为,杀了她那么凤君曜的毒只怕无人会解,说不定不用武力凤君曜自己就一命呜呼了。

    他的一席话彻底将唐玥的身份暴露了出来,那些刺客先是愣怔了下,其中一名应该是他们中的头,大喊道:“那个人是陌天涯,只要把她杀了我们依旧有丰厚的赏金,快。”

    此人的话一出,顿时出来一大波的人提着长剑直冲着唐玥而来,一时间唐玥被人团团围住,比刺杀凤君曜的人还多。

    “该死的!”唐玥低咒一声,抬眸狠狠地瞪了一眼凤君曜,这人太无耻了。

    就在这时,三名黑衣人一起攻向她,这些杀手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手法快狠准,唐玥也不敢马虎,单手拍了下桌子,身子陡然悬空飞了起来,在飞起的同时,手中飞出三根银针快速刺向三名黑衣人。

    针细如牛毛,快如闪电,直冲着黑衣人的脖子刺去,也只是一瞬间,银针如一道道细光穿过了黑衣人的脖子,银针穿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三名举着剑的黑衣人顿时停在那里,他们身子晃了晃,一起卧倒在地没了气息。

    被唐玥突来的一击,其他围攻唐玥的人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不过,很快一窝蜂的又冲了上去。

    一群要钱不要命的亡命之徒,本来她杀了三个杀手就是为了震慑一下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知道凭着他们的能力是杀不了她,谁知这些人为了钱早已将生命置之度外。

    她本来是看热闹,并不想加入他们的打斗,没想到这群不长眼的竟然惹到她头上来了,也罢,今天她就将这群人了结了,省的他们日后继续祸害人。

    唐玥从怀中取出一粒白色的药丸,在手中碾碎,就着手掌心将上面的药粉吹了出去。

    一缕缕的清香从她手掌中传了出去,一瞬间蔓延整座屋子。

    凤君曜反应最快,他连忙在身上点了几下,阻止那股幽香钻入他体内,但别的人就好不到哪去了,尤其是那些黑衣人一个个犹如下饺子般倒地不起,就连赵霖和王靖宇也中了招。

    整座大殿也只有卫亦航和唐玥二人立在那里,除了凤君曜坐在*上,其他人全部瘫软在地,软的就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

    “陌兄,你下-药之前能不能提前打声招呼,我差点中了你招。”卫亦航不满地道。

    由于他天生对草药比较敏感,当药香味传来时,他第一反应就是防备,所以才没事。

    唐玥从空中飞身下来,轻飘飘的落在地上,淡淡地道:“你不是没事吗。”

    没想到卫亦航竟然能察觉到她所下的药,而且还能及时找到应对的办法不错,不过,令她最为惊讶的是凤君曜,卫亦航医术高超能察觉也没什么,没想到凤君曜一个不懂医术的人竟然能在同一时间让自己免于被迷-药所噬,这种敏锐和果断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姓陌的,快把解药拿出来。”赵霖趴在地上,肥肥朝天,那姿势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唐玥没理会赵霖,而是将一个小瓷瓶丢给卫亦航,“你帮他们解药性吧。”

    其实她下的药其实解法很简单,只需要在正确的穴道上扎几针即可,但那样太麻烦了,不如丹药来的轻松些。

    卫亦航连忙接过瓶子,打开塞子嗅了嗅,然后,一脸惊喜的将瓶子塞进怀里占为己有。

    “喂,阿航那是我们的解药,你放起来干什么。”赵霖顿时不满了,财迷也不能这个财迷法吧,竟然连兄弟们的药都私吞。

    卫亦航拍拍自己放东西的地方,嘿嘿一笑,“解你们身上的迷-药,哪里用得着血凝丹,把血凝丹用到这上面简直是暴殄天物。”

    只需他每人扎几针即可,平白的糟蹋了好药。

    唐玥双手抱怀,似笑非笑的看向凤君曜,“王爷,你若是想知道在下的武功是个怎样的水准,大可派人和在下比武就是,何必大费周章将杀手引过来,你现在又不会动,防备能力低,到时候万一别人一个恍惚让杀手得了可趁之机,一刀子砍下去,我的十万两黄金找谁要去。”

    “没想到陌阁主手段如此强,杀人不留痕迹,一瞬间将几乎所有人放倒,本王佩服。”凤君曜嘴上说佩服,眼里却闪过一抹精光。

    陌天涯能力非凡,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精湛的医术也只是他能力的一部分,但从天涯阁做事的风格上看,根本不是那些江湖门派所能及的。

    在出事之前,他便关注过天涯阁,天涯阁虽不大,但所接的任务没有一例完不成的,而且进退有序迅速,只怕他最精湛的部队都难以和他们相比。

    听阿恒说,在陌天涯夜间来给他治病的时候,曾有一群人火烧厉王府,然后,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安然无恙的全部撤退,竟然能躲过厉王府中暗卫的追击,可见能力不容小觑。

    谁若是得了陌天涯等于将势力增加了一倍,当然这个想法很多首领们都有过,还有人亲自过去请陌天涯,只不过都吃了闭门羹,无劳而返。

    当然,以他和陌天涯如今的这种关系,想要招抚他根本不可能,再说以陌天涯这种性格也不适合做人家的下属,既然无法招抚过来,那么也只有合作,和他合作也可以达到想要的目的。

    凤君曜面色不动,心中却是在算计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王爷回魂了,是不是被在下杀人时优雅的动作所迷倒了。”唐玥走上前,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很自恋地说道。

    凤君曜看着眼前的爪子,俊脸黑沉了下来,“你的手再不拿走,本王可难保证一会儿它还会在你身上。”

    赤-裸-裸的威胁,唐玥这才讪讪地将手收了回来,然后,优雅地坐在椅子上,面色又恢复到以往的淡漠。

    “王爷,有什么事说吧。”刚刚她可是清楚的看到凤君曜眼中的算计,很显然在打她的主意,她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什么事直接说,她若是愿意自然会点头同意,若是不愿意任凭他说的天花乱坠她也不会同意。

    凤君曜勾了下唇角,赞赏道:“不愧是天涯阁阁主,心思缜密,聪慧过人,本王果真没有看错人,本王想和陌阁主做一单生意,不知道陌阁主敢不感兴趣。”

    “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她此话一出,众人凌乱一片。

    就连崇拜唐玥的卫亦航也忍不住擦了擦眼,看看眼前这位是不是被人掉了包。

    至于赵霖不用看,肯定是一脸的鄙夷,有这么无耻的人吗,还没说要合作什么生意,就先问她能得到些什么好处,即便想要好处也要听完到底是什么生意才能问吧,她倒好什么都不问先问自己能得到什么好处。

    凤君曜倒是没什么反应,好像唐玥会说这话完全在他意料中,如黑曜石般的眸子凉凉地凝视着唐玥,“在和本王合作期间,本王保证天涯阁安然无恙,如今外人都知道陌阁主在为本王治疗,相信想要杀本王的人自然会转而找陌阁主的麻烦,到时候天涯阁就会成为众矢之的,那么天涯阁中的兄弟们性命堪忧。”

    说完,依靠在*栏上,好整以暇的等着他的鱼儿上钩。

    唐玥闻言,脸上不再是淡然自若的表情,萧然的目光在她的眼底闪动。

    原来凤君曜引杀手进来,测试她的能力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他主要目的是让外人知道陌天涯正在给他看病,那些想要杀他的人肯定会转向她,毕竟厉王府和天涯阁相比简直就是大人和小孩的悬殊,他们肯定会选择杀她,只要她死了那么凤君曜的毒也就无人能解,到时候依旧能送凤君曜下地狱。

    如此一来,天涯阁想要活下去也只能依存着厉王府,除非她能在短时间内治好凤君曜,和厉王府脱离关系,否则她将会面临的是无休止的暗杀。

    唐玥想清楚其中的道理后,心中不气愤肯定是假的,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也会被别人算计,她心中气恼,但面上却依旧淡然如初,“王爷,你想和在下合作什么,说来听听。”

    在谈判上,虽然她处于弱势,但气势上不能认输,再说相信凤君曜也不敢胡来,若是真的惹毛了她大可以违约,到时候她不再给厉王治病,相信那些想要他死的人自然不会再找她的麻烦。

    见她有妥协的趋势,凤君曜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帮本王训练几支像天涯阁中人的军队,本王在酬劳上面自然不会亏待陌阁主。”

    “让我给你训练军队?”唐玥嘲讽讥笑道,“我训练出来的人一向听我的指挥,王爷难道不怕到时赔了夫人又折兵。”

    整了半天原来凤君曜打的是这个主意,若是求她帮忙或许她会同意,只是她平生最讨厌的便是别人威胁她!

    凤君曜闻言,并没有露出退缩之意,“这个陌阁主尽管放心,本王到时会从亲卫队中挑选出合适的人,以供你训练,那些人那怕你拿刀子架到他们脖子上,他们都不会背叛本王。”

    “呵,真不愧是厉王纵观全局,把所有的事情都算计那么完美。”唐玥用讽刺的口吻道。

    她从未小看厉王,和他打交道自然会多留个心眼,没想到还是被他给算计了,不过,那又怎样,最讨厌别人威胁她,真以为她会妥协。

    凤君曜点了下头,“承蒙陌阁主夸奖,既然本王给陌阁主的印象如此好,想必陌阁主会同意和本王做这单生意的,本王以年俸禄五万黄金当做陌阁主的酬劳,若是陌阁主想要做官,本王也会多加提拔,一年半载帮陌阁主弄个将军做做还是有这个能力。”

    对于人才他一向不吝啬,只要有这个能力,他一定会拿出和他身份相匹配的酬劳。

    五万黄金,这简直就是天价,还有他许诺的将军之职,哪一个不是令人垂涎三尺,为了请她凤君曜真可谓下够了血本,只是她唐玥向来我行我素惯了,若是接了这单生意会限制她很多自由,还有这种被人算计的滋味真的很不爽。

    “报酬挺丰富。”唐玥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继续道,“只可惜在下难以胜任,还请王爷另请他人。”

    “你不愿意?”凤君曜凤眸骤然眯了起来,“陌阁主,本王和你签的协议只是保证不动天涯阁,但本王不会保护天涯阁,还请陌阁主好好想想再给本王答复。”

    唐玥眉眼弯了弯,眼眸中迸射出凌冽的光芒,凉声道:“多些王爷美意,在下的天涯阁也不是纸糊的,他们若敢来找事,也要掂量下自己够不够资格,至于王爷你还是安心养病,不要太过操心,否则你的病很难好。”

    随后,将头凑到凤君曜脸前,笑的一脸诡异,“王爷,今天的话太多了小心伤了精神,所以王爷还是多休息少说话。”

    她说话间,手中银针悄无声息的刺入凤君曜的皮肤中,做的那么自然。

    笑意盈盈的看着已经变了脸色,怒视着她的凤君曜,继续道:“王爷今天太累了,好好休息吧。”

    凤君曜第一次有抓狂的感觉,很想将眼前这个笑面虎给撕烂,只可惜他动不了也无法讲话。

    “天色已晚,在下先行告辞了,等明日在下会过来帮王爷解掉药性。”唐玥说完,站起身来,潇洒的转身离开。

    就在唐玥转身之际,凤君曜冲着一处使了个眼色,然后,唇角慢慢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算计了本王,你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吗。

    唐玥才走出一步,脚下突然往下陷了进去,该死的,凤君曜竟然暗算她!

    连忙旋身想飞出去,谁知,这时头上突然出现一张巨大的铁网,朝着她劈头盖了下来,往上无路只能往下掉。

    也只是在弹指间,唐玥便掉了下去,汉白玉铺砌的地砖再次闭合,那张巨大的网也快速缩了回去,一切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就好像刚刚激烈的场面没有出现过。

    “阿曜,你不是想和陌兄合作吗,你把他弄下去,这下彻底得罪他了,到时他肯定不会再和你合作。”卫亦航低头看着唐玥刚刚掉下去的地方,有些着急地道。

    他还想和陌天涯结交切磋下医术,现在好了彻底把人家给得罪了。

    凤君曜眸光动了下,却没有理会卫亦航,因为他不能动。

    “阿曜,你怎么了。”这时,卫亦航才发现凤君曜的不同,忙过去看了下,才知道凤君曜被下了药,不能言不能动,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是陌天涯下的。

    “噗——”卫亦航本想大笑,但看到凤君曜杀人的目光,立马咬着袖子低低的笑了起来。

    凤君曜脸色黑了又黑,用眼神示意他快过来给他解药。

    “阿曜,陌兄下的药太刁钻了,以我的能力需要三天才能解开。”卫亦航替凤君曜看了下,很抱歉地道。

    不愧是他的偶像,就连一向谨慎的阿曜都被他算计了。

    三天?等于没说,凤君曜抬眸瞪了他一眼,闭上眼假寐,只有睡着了时间过的才快。

    ………………

    唐玥掉下去的那一刻,忙在空中旋了下身子这才稳住,身子也缓缓的往下掉。

    这个暗室并不深,很快便着地,暗室的墙壁上镶嵌了不少的夜明珠,所以这里不黑,反而很亮堂。

    室内除了几样兵器,就没其他东西了,在夜明珠幽暗的光芒下显得越发的空旷,由于现在是冬天,这里也越发的冷。

    唐玥抱着手臂搓了搓,忍不住想爆粗口,凤君曜是想冻死她的吧。

    夏天待在这里倒是挺凉爽,可现在是冬天,由于凤君曜的卧室比较暖和,她就把狐裘给解了,现在只着了一件单薄的棉衣,根本抵抗不住这里的冷意。

    天杀的凤君曜,这笔账她记下了。

    唐玥催动内力,身子这才稍稍暖和了些。

    这里除了几样江湖人士梦寐以求的兵器外,就没别的东西,她若是在这里待上一整天只怕明日会冻出题来。

    她环绕四周仔细打量着,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凤君曜煞费苦心的弄了这么一个暗室,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多半还会有别的密道或者暗室。

    唐玥围着墙壁敲打了一番,密室没发现,倒是发现了很多暗器的出口,而且还有不少的机关,只不过机关没开,还好凤君曜还有点人性,若是开了机关只怕她在这里更加的不好过,说不定还会死在这里。

    这些暗器的出口密密麻麻,只怕机关一开,铺天盖地的飞镖箭雨扑面而来,几秒钟就会变成刺球了。

    就在这时,唐玥眼睛一亮,忙蹲下身子摆弄墙角那个机关口子,看着那个口子不明显,却和别的地方不同。

    摸索了一会儿,只听“咔嚓,咔嚓——”的声音被她背后传过来。

    扭头一看,原来这里是别有洞天。

    唐玥进了这个密室中的密室,不由丢掉她多年来良好的修养,咒骂道:“特么的凤君曜,等出去一定要你好看。”

    这里比外面更冷,简直就像进了冰窖。

    密室中只放了一大块寒冰玉石,佩戴寒冰玉石不但能消暑还能潜意识的激发人体的潜能,对练武之人很有好处,她曾见过这种寒冰玉石,不过,只有玉佩那么大,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一大块,有一米厚两米长,呈长方形,表面打磨的很平滑,很显然凤君曜将这块寒冰玉石打磨成了*。

    唐玥绕着这寒冰玉*看了一圈,心下便有了主意,反正都是冷,倒不如在这上面练功,*下来对她的身体也会受益不少。

    她纵身跃到上面,盘膝坐下,正要打坐练功,这时,她眸光一亮,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所坐的地方。

    按理说,坐在寒冰玉上肯定会有种刺骨的寒意,可她坐在上面不冷,反倒有股热流传入她体内,暖洋洋的,很舒服,就好像有人将内力输给她一般。

    寒冰玉内一定还有别的东西,而且还是个能抵抗寒冰玉寒度的东西。

    唐玥挪开身子,伏在冰玉上,仔细观察了下。

    这时,她脑子一灵光,突然想到一种东西——火麒麟珠。

    火麒麟珠属火性,而是寒冰玉是水性,二者都能让人快速提高内力,但都有副作用,两者在一起正好中和,恰到好处。

    而且火麒麟珠所浸泡出来的水,可以让大部分的草药药效翻倍,正是他们身为大夫梦寐以求的东西。

    没想到凤君曜竟然有这两样法宝。

    唐玥看着自己刚刚所坐的位置,蓦然明白了一件事,凤君曜将她关在这里最主要的目的应该不是让她受冻,而是想贿赂她。

    当然,让她受罪也是占一面,若是她找不到这里,证明她没有多大的能力,凤君曜肯定会放弃和她合作,这样就没必要用东西来贿赂她,而且还会为之前的行为被冻一晚。

    想到此,唐玥唇角勾了勾,凤君曜的心思果然缜密,就连贿赂她都做的这么的不着痕迹,能有那么多甘愿为他出生入死的属下,还是有一定的手段。

    既然他要给,那她也只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寒冰玉石*表面并没有切开的痕迹,想要将火麒麟珠塞进去,肯定要切开玉石放进去,应该有切开的口子。

    其实她大可以直接将这张*轰碎了把珠子取出来,但为人不能太厚道,拿了人家的火麒麟珠,不能把人家的寒冰玉*给毁了。

    如此一想,唐玥翻身下来,蹲下身子,仔细的循迹着那不明显的开口处。

    找了少顷,在玉石*的一侧发现了开口的痕迹,这痕迹很不明显,若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这里就是切口。

    唐玥心中一喜,连忙拿出几根银针,微微运功将内力输入到银针内,银针沿着缝隙钻了进去。

    只听“咔嚓——”一声,那切口自动弹了出来。 [~]  更新快

    将切口处呈四方的玉石抽了出来,在这块长方体的玉石末端镶嵌了一枚血红色的珠子,这珠子有乒乓球那么大,通体的血红,表层还隐隐的泛着红光。

    唐玥将火麒麟珠从玉石上摘了下来,拿在手里微微运功,一股股的暖意传至她的四肢百骸。

    不错,这还真是个好东西。

    就在这时,突然,从四周传来哗啦啦水流的声音。

    唐玥抬起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忍不住咒骂了一句,“凤君曜,你个混蛋!”

    ………………

    ~~阿玥到底看到什么了,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