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这药可是你们自己下的,我只不过稍稍改良了一下,让你们到时候更加逍魂些。”说完,唐玥在苹果上咔嚓啃了一口。

    卫亦恒俊脸微僵,一时有些语塞,的确是他们想暗算陌天涯,只是没想到陌天涯没着了道,反倒他们中了药。

    他也能感觉出来这药比原来他下的要重些,不,应该说发作的更快,他们才进来就感觉到那股子的燥-热,若是再待下去,只怕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现在必须尽快出去。

    “你怎么没事。”赵霖看着房梁上的唐玥,感到很不解,她不是中了毒吗,怎么跑到房梁上做什么,还有刚刚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唐玥将手里的苹果核丢掉,笑意盈盈的道:“因为我是大夫。”敢在她的眼皮底下下-药,胆子还真不小,不过,勇气值得嘉奖。

    这时,赵霖后知后觉,才感觉不对劲,一股股的异样涌了上来,那股激流在他体内迅速穿梭,点燃他身体的各个部分,他烦躁地扯开脖子前的衣襟,“我怎么这么热。”

    “我们遭人暗算了,快走。”卫亦恒面色一沉,一把拽住赵霖的手臂,想往外冲,目前他们还没吸入过多的幽合粉,只要一个简单的针灸即可,若是再晚会他们真要跳进冰水里泡澡去了。

    只是还没走几步,双腿一软,两人一同跌倒在地。

    卫亦恒心中暗叫不主?还真是陌阁主,陌阁主——”

    声音中由疑惑到惊喜,然后便是扯开嗓门放声大喊。

    唐玥听到那人喊自己,这才转过身来,见到来人,眼中不由露出些疑惑。

    这不是刚刚被她算计的卫亦恒,他怎么这么快出来了,即便是她中了幽合粉也不可能这么快安然无恙的出来。

    就在唐玥困惑之际,那人一溜烟的跑到她跟前。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心心念念陌天涯的卫亦航,他脸上堆满谄媚的笑容,对着唐玥嘻嘻笑道:“陌阁主,真的是你啊,我可是你忠实的崇拜者,太佩服你的医术了,我也喜欢研究医术回头还望陌阁主能指点一二……”

    他现在早就忘了之前说的话,见到唐玥就跟见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心上人一样,不同的是,人家见到心上人是冒红心,他冒的是超级无敌的医术。

    唐玥拧眉看着眼前一直呱呱不停的男子,她确定此人一定不是卫亦恒,虽然他们长的一模一样,但两人的气质差的十万八千里,卫亦恒一般以温文尔雅的君子之风面对世人,而这位简直可以说是一只活蹦乱跳的猴子。

    按长相他和卫亦恒应该是双胞胎兄弟,不过,以前她只听说过卫亦恒,还从未听说过他有个双胞胎兄弟。

    见唐玥用看陌生人的眼光看着自己,正在呱噪的卫亦航立即打住嘴边的话,“陌阁主,您难道不认识我了吗。”

    唐玥微敛了下眉眼,淡淡地反问了一句:“我应该记得你吗。”

    “……不应该。”卫亦航被她这句话顿时盖了个透心凉。

    是你一直缠着人家,人家为什么要认识你,不过,卫亦航依旧不死心,眨巴着他那双凤眼,做了一个自认为最帅的表情,“陌阁主,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几次登门拜访想要结识一下你都吃了闭门羹,有一次你在山中的一座温泉湖里洗澡,我就跑过去和你打招呼,谁知,你问都没问直接打了我一巴掌,然后跑了。”

    想到那件事,卫亦航心里那个痛啊,他不就是看了一眼他的裸-体吗,竟然打了他一掌跑了,那模样就好像他要非礼他一样,他也是个男人有必要吗,这可是他这一年来的内伤啊。

    经他这么一说,唐玥忽然想起一个人来。

    自从她成名以后,想要结识她的人比比皆是,她本不喜和那些人结交,就一概推掉,一个不见。

    其中有个人给她的印象倒是很深刻,那人和很多人一样时不时的过来拜访一次,不同的是,别人只想见她的人,而此人却在拒绝以后,他就开始关注她看过病的人,每次她看过之后,他都要跑过来再从新看上一遍。

    当时,以为是个想偷师学艺的,所以就没当回事,偶尔还故意将自己扎针的路数弄的明显一些,留下一张药方什么的,以供那人学习。

    不过,她从未见过此人,而这个人却说在她山中洗澡的时候见过,但是她很肯定从未见过此人,而且她也没在野外洗过澡。

    估计他见的人是二白,平时她不想出面的活动都有二白代劳,他见到的多半是二白,以二白的个性发现有人偷看他洗澡做出这种举动很合常理。

    唐玥沉吟了下,做出恍若的模样,“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短-袖是吧。”

    “断……断-袖?!”卫亦航跟吃了屎一样,一张俊脸皱的跟个苦瓜似的,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说他是断-袖,他虽没有过女人,但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很正常。

    “我不是断-袖,我很正常,上次的事完全是个误会。”卫亦航忙解释道,“我只是想和你交朋友,并不是想偷看你洗澡,再说比你长的好看的人多的是,若是偷看我也找比你好看的啊,比如阿曜他可是灵凤王朝第一美男子,他的裸-体我都不稀罕,怎么可能……”

    说着说着,突然感觉到有些跑题了,赶紧打住对着唐玥嘿嘿一笑,“那个我刚刚的话你别放在心上,长的难看不要紧,只要医术高超那就是我卫亦航心的神,反正我们男人要的是实力,其实长的太好看了也不好,就像阿曜没事就会招马蜂,一窝一窝的赶都赶不走。”

    阿曜的爱慕者那都是马蜂级人物,小蜜蜂那样可爱的动物根本无法形容她们。

    唐玥听他这一席半吊子的话,唇角不动声色的抽了几下,还真是个逗比的人。

    “你叫卫亦航?是卫亦恒的弟弟吗?”卫亦恒看着比较稳重些,应该是个兄长,而这位就是一个没节-操的主。

    “弟弟?!”卫亦航顿时瞪大了眼,抬手摸着自己的脸皮子,然后,抽出腰上的佩剑,借用剑身的亮度照了照自己的容颜。

    深有感触的道:“还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比较年轻啊,就知道像我这种活力四射的花美男子不是阿恒那个老气横秋的货可以比的。”

    说完,还做了一个帅气的撩头发动作,自认为帅的掉渣渣了。

    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二货逗比存在,唐玥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地道:“别照了,赶快去解救你的弟弟吧,再晚一会儿,你们兄弟二人就要阴阳相隔了。”

    卫亦航一听,脸上的得意笑容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阿恒他怎么了,什么阴阳相隔,昨天我出去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呢,怎么一天不到就阴阳相隔了。”

    昨天听说陌天涯要来,他想和陌天涯处好关系,想起自己有一株千年血参,于是就连夜跑回去将那千年血参取了过来。陌天涯是大夫,他没道理不喜欢像千年血参这样珍贵稀有的草药。

    对了,他怎么忘了血参,卫亦航忙身上取下来一个长盒子,将它递给陌天涯,“陌兄,这里是一株千年血参就当我们初次见面,我送给你的礼物。”

    唐玥在他手上的盒子上看了一眼,伸手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果然是千年血参,已经成人形了。

    千年血参的确是难得一见的药中极品,若是把它加到凌风的药里效果肯定会增加一倍。

    如此好药唐玥自然不会推辞,当然,也不会白白的拿人家的东西,拿出一个白玉瓶子,“这里有三粒还元丹,送你。”

    卫亦航一听,顿时双眼一亮,忙接过瓶子打开一看,激动地道:“真的是还元丹!”

    还元丹乃是治疗内伤的圣药,是江湖人士梦寐以求的丹药,有价无市,是用钱都难买到的圣药,他本想用千年血参讨好一下陌天涯,没想到他竟出手这么大方,他不但不赔本反而还赚了,怎能不高兴呢。

    见卫亦航全身心投入到瓶子上,完全将自己弟弟的生死抛之脑后,唐玥便好心的再次提醒,“你弟弟现在在紫怡苑,再不去就只能见你弟弟最后一面了。”

    “不会,你说话的语气这么平淡,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事。”卫亦航想也没想直接回答道。

    在厉王府除了阿曜还没人敢伤阿恒,不过,现在不同了,来了个陌天涯,八成是阿恒得罪了陌阁主,被陌阁主惩罚了,不用猜肯定是这样的,既然阿恒得罪了他的偶像,就让他多受一会儿罪吧。

    低头在瓶子里嗅了嗅,一股令人神清气爽的幽香钻入鼻翼中,真是个好东西。

    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不是他不关心自己的兄弟而是他看透了其中的缘由,此人看着大大咧咧其实一点都不傻,不,应该说很聪明。

    “既然卫大公子这么说了,那就让卫二公子和赵侍卫长多忍受幽合粉的煎熬吧,他们看着身强力壮的,在短时间内应该死不了。”唐玥幽幽说道。

    “什么幽合粉?!”卫亦航闻言,顿时整张俊脸变得古怪起来,“陌阁主,在下先行一步,回头再找陌阁主喝酒。”

    丢下这句话,拔腿就跑,才跑出去几步立即又折了回来,“陌阁主,忘了问了阿恒在哪里?”

    唐玥眼角抽了抽,淡淡地吐出三个字:“紫怡苑。”

    “多谢陌阁主。”卫亦航声音未落,人已经没了踪影。

    卫家这一代只有他们两兄弟,万一他娶不上媳妇儿,传宗接代的重任可都落在阿恒身上了,幽合粉的毒性在人体内存留时间过长,即便解了毒性也很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这后遗症就是——终身不-举。

    ………………

    第二日,风云殿——

    “阿嚏——”赵霖拿了手帕擦了擦鼻涕,鼻音很浓重,“王爷,我们一定,阿嚏!一定不能放过陌天涯这个混——阿嚏——蛋!”

    接着便是连着打了五个喷嚏,赵霖的鼻子都被擦的快出血了。

    大冬天的在冰湖里整整待了六个多小时,若是人没事才稀奇呢,这不一向壮如牛的赵木头也被冻生病了,现在还发着烧呢,不过,他脸色并不是发红而是苍白嘴唇发紫,这是由于冻的时间太长留下的痕迹。

    至于卫亦恒,他身子不如赵霖,在冰湖里待了*,以至于病的卧*不起,现在还在被窝里养病呢。

    “你们这是自作孽不可活,若是我说就是——犯贱,活该!”卫亦航白了赵木头一眼,顺手从一边果盘里摘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顿酸甜的汁液溢了出来。

    当厉王真好啊,大冬天里还能吃到这么新鲜的葡萄。

    “你才犯贱,有你这么做兄弟的吗,帮着外人损自己的兄弟,以后我们绝交。”赵霖顿时大怒,将手里沾满鼻涕的手帕砸向卫亦航。

    “喂,你——”眼看着沾了鼻涕的手帕就要砸过来,卫亦航忙抱起他没吃完的葡萄,闪身躲过了鼻涕手帕的袭击。

    看着搭在桌子上带着明亮亮鼻涕的手帕,卫亦航胃里一阵子的翻滚,直感觉刚刚吃进肚子里的葡萄怎么这么酸呢。

    卫亦航又寻了一把椅子远远的坐下,抱着葡萄啃了一口,继续呱噪,“木头,我这么说也是为了你们好,陌天涯是谁,他是我的偶像啊,是你们能得罪的吗,活该。”

    这话说的怎么感觉竟是语病,他的偶像就不能得罪了吗,屁话!

    赵霖狠狠地鄙视了一眼这个没节-操的男人,气冲冲地道:“以后你就跟着你的偶像过去吧,从今以后别再回王府了。”

    有偶像没兄弟的烂币,他们几人真是瞎了眼,把这个混球当兄弟看。

    卫亦航重重地叹了一声,“你以为我不想跟着偶像走啊,是人家看不上我,没办法。”

    说完,满脸失落地摘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多愁善感起来。

    赵霖:“……”

    这二货没救了,从此他赵霖一个月内不再当他是兄弟。

    卫亦航连着吞了几颗葡萄,继续编排赵霖,“你们没事找陌天涯做什么,他是人吗,不是,他是神,就凭你们俩个小二愣子能斗的过他吗,找陌天涯的麻烦,哼,我看你们脑子有问题,你们……”

    他话还未说话,只怕“啪——”的一声,手里的盘子碎成几瓣,剩下的半串葡萄全部掉到地上。

    “给本王闭嘴。”凤君曜冷冷地道,“再说一句,本王封了你嘴巴。”

    声音不大,却十分有震慑力,卫亦航忍不住哆嗦了下,不解地看向凤君曜,“阿曜,我可是帮你训斥下属的,他们俩太无法无天了,若是今后闯了什么祸连累到厉王府怎么办,我可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还不领情呢。”

    赵霖斜眸狠狠地鄙视了卫亦航一眼,白痴,这件事的主谋可是王爷,你当着王爷的面骂我们,岂不是在骂王爷吗,王爷不生气才怪。

    “阿曜,你太让我伤心了。”说着,卫亦航做出痛心疾首的模样,就好像自己的爱人跟着别人跑了一样。

    凤君曜眉头突突的跳了几下,面色黑沉,冷声道:“魂一,魂二出来。”

    他话一出,立即两道黑影闪了出来,速度快如闪电,他单膝跪在凤君曜*边,“主子,请吩咐。”

    “把卫亦航这个二货丢出去。”

    卫亦航一听,顿时傻了眼,“阿曜,我可是你的兄弟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阿曜我不服啊……”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黑衣人一左一右直接架着从门口处飞了出去,只留下卫亦航飘荡的余音。

    唐玥吃过早饭,便到风云殿来替凤君曜看病,刚走到风云殿前,只见两个黑衣人一左一右架着卫亦航飞了出去。

    “陌阁主,快救我啊,我不要去流浪——”撕裂般的吼叫响彻云霄。

    唐玥忍不住堵住耳朵,叫的好凄惨。

    摇了摇头,潇洒地甩了下身前的袍子,优雅地走了进去。

    唐玥刚进去,便有一道杀人的目光射向她,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她看了一眼精神很不好的赵霖,用大夫的口吻道:“赵侍卫长,病的可不轻,在下还是劝你回去多休息,万一落下个病根子,可就不主的手长的比女子的还好看,若是肌肤再白点只怕没几个女子能比得上陌阁主。”

    唐玥素手微微顿了下,微垂的眸子有异光闪动,不过,一瞬即逝,快的旁人无法扑捉。

    她对着凤君曜淡笑道:“王爷真会开玩笑,在下堂堂男儿之躯怎能和女子相比,在下的手之所以长的瘦长,主要是因为在下的骨架比较纤弱些,对于王爷的魁梧之躯在下也只有羡慕的份。”

    由于她的个子不低,用现代的计量单位她有一米七,这个身高在男子当中属于中等,并不算太矮,而且她走路不似女子那般的娇柔,肌肤也染成小麦色,又弄了个假喉结,再加上她可以弄低沉的嗓音,她扮的男子装至今还没人能识破。

    没想到竟被凤君曜给怀疑了,不过,她倒是不担心会被识破。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长相,有些事情是天生的人无法更改,陌阁主也不用介怀。”凤君曜幽幽说道,然后,他话音一转,“只是陌阁主的手型不是一般的漂亮。”

    他虽这么说,但最后一句显然还是有些怀疑。

    唐玥轻声叹了下,淡淡地道:“这都是生来的,在下也没有办法,若是王爷怀疑在下是女子身,其实大可不必,因为卫大公子在一年前在下野外洗澡时,不经意间见过在下的身体,是男是女相信卫大公子还是有这个能力分辨出来的,如若王爷继续怀疑在下的性别,那在下脱衣服让王爷检验即可。”

    与其遮遮掩掩找话掩饰倒不如来的直接点,她倒要看看凤君曜是不是真的敢让她脱衣服验身,要知道脱衣验身可是对别人的侮辱,相信凤君曜没有完全把握不会让她脱衣服验身的,更何况,她是男是女对他又有什么干系,他现在要的是她怎么能将他的毒解掉,而不是变着法的得罪她。

    不过,一年前卫亦航看到二白顶着她的样貌在洗澡倒是帮了她不少的忙,让她是男子的身份更加让人信服。

    凤君曜舒适的依靠在*栏上,眼底的怀疑也随之隐藏了起来,“这倒不必,陌阁主并非朝廷官员,是男是女都不是本王所能管的。”

    他的意思是不论她是男是女和他都没什么关系,没必要在这上面费心思。

    就在这时,一道男子的声音传了进来,“阿曜,我用人头作保,陌兄一定是男的,我可是亲眼见过,错不了。”

    话未落,一道人影飞了进来,还在空中骚包地打了个转,飘飘然的落地,最后还摆了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poss。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扔出去的卫亦航。

    就好像之前的事没发生一样,径直走了过去,还不忘和唐玥打招呼,“陌兄好巧,我们又见面了,真的很有缘分啊。”

    同在厉王府见面很正常好不好,这和缘分有毛关系,唐玥无语地翻了白眼,对着卫亦航点点头,算是回应。

    “阿曜,有陌兄在,你的腿肯定能站起来。”卫亦航走到*边,安慰地拍拍凤君曜的肩膀。

    凤君曜侧首盯着落在自己肩膀上的爪子,拧起眉头,嫌弃地道,“把你的猪脚拿开。”

    “阿曜,我这可是美男子的手耶,你怎么能说我的是猪脚,太伤心了。”卫亦航做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不过,手却从凤君曜身上拿开了,他敢不拿开吗,估计下一刻他的手就倒霉了。

    凤君曜横了他一眼,便将视线移开了,对这二货实在看不下去。

    “我们开始吧。”唐玥现在已经对卫亦航不正常的行径有点麻木了,见赵霖抱着一坛子酒进来,不由想起另外一个人,随问道,“对了,卫亦恒呢,怎么不见他的踪影。”

    该不是昨天被折腾的太惨,现在卧*不起了吧,多半是这样的,卫亦恒一看那身子骨都没赵霖的强悍。

    卫亦恒的医术高超,有他在自己会轻松不少,现在也不可能把他从被窝里揪出来,算了,自己来吧。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你还好意思说,阿恒还不是因为你下的药,导致现在卧*不起。”赵霖重重地将酒坛子放在桌子上,怒声说完,然后,拿起手帕连着打了三个大大喷嚏。

    “赵侍卫长,你确定是在下下的药,嗯?”唐玥似笑非笑的看着正擦鼻涕的赵霖,最后一个‘嗯’字意味深长。

    的确不是他下的,赵霖脸色微囧,心中有气但人家说的对是他们暗算他在先。

    “像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翩翩玉公子怎么会有你和阿恒这样的兄弟,唉,交友不慎。”卫亦航把赵霖嫌弃了一番,立即腆着笑脸和唐玥说道,“这两个混球都是小孩子脾性,爱胡闹,陌兄不必理会他们。”

    孩子?有这么大的孩子吗,唐玥微撇了下嘴,也没说什么,开始为凤君曜扎针治疗。

    本以为没有卫亦恒在,在治疗过程中她会多费些心,没想到卫亦航的医术这般了得,只怕比卫亦恒的还好。

    卫亦航平时看着就像个江湖浪子,但在治疗的过程中收敛了所有的痞子气,做事认真而且还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有他打下手让她轻松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