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风君曜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慵懒地依靠在*栏上,犹如豹子般锐利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唐玥,等着她的回答。

    没想到凤君曜竟然能猜到这层上面,头脑果真非一般人能比,这是她没料到的,看来当初的决定给自己惹了一个大麻烦。

    唐玥微敛了下眼眸掩盖住那抹异样,然后,笑看着凤君曜,坦然道:“王爷果真是心思缜密,什么都瞒不住王爷,在下佩服,正如王爷所料,在下之所以这样做的确是为了唐四小姐,我出关后,听说王爷病危,本想直接过来替王爷看病,但听说唐四小姐要为王爷陪葬,又考虑到唐四小姐以前的处境,倒不如来个顺水推舟帮唐四小姐一把,才想出用这种方法,暗中救了王爷,然后将功劳推到唐四小姐身上,这样一来不仅能救活王爷还能帮唐四小姐翻身,一举两得。”

    她知道凤君曜怀疑什么,与其让他在这里胡思乱想倒不如自己直接表明,这样才更让人信服。

    “是吗,原来本王的内子和陌阁主竟然是旧识。”凤君曜屈指蹭着下巴,眸光微垂似在想着什么,也不知道他到底信还不信。

    风君曜沉吟了下,继续道:“陌阁主,可否告诉本王你和内子是怎样相识的,本王娶内子纯属是个意外,所以在成婚之前从未和内子有过接触,也不了解她,还望陌阁主能够告知一二。”

    “自然可以。”唐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才缓缓说道:“其实我并不认识王妃,只所以帮她是因为我的一个朋友。”

    “朋友?”凤君曜不动声色的看着她,想从她眼中看出点破绽,可是唐玥从始至终表情淡然没有任何的不妥,不似在撒慌。

    “是的,是凌家堡堡主凌风让在下来帮助王妃的,至于凌风和王妃是怎么认识的在下也不清楚。”唐玥坦然说道。

    在她八岁那年在外人眼里曾丢失过一个月,一个月后是凌风将她送了回来,这件事只要一查就能知道,相信凤君曜也已经知晓,对于自己的王妃他肯定会调查的很清楚。

    凤君曜沉吟了下,说道:“原来这样,没想到本王的王妃竟能得到凌堡主的另眼相待。”

    前几天,亦恒调查出来的消息中也有这一点,在唐四小姐八岁时由于迷路走失了一个月,后来被凌家堡的少堡主凌风送了回来,唐玥和凌风认识也没什么。

    他说这话语气平平,听不出是怒还是喜,或许是因为唐玥在他心里的地位微不足道,所以听到和别的男人有关系也没生气,再说那时唐玥也不过才八岁。

    见他没有再怀疑,唐玥看了一眼正想开口质问的赵霖,微微说道:“至于协议的事还望见谅,最近天涯阁财政紧缺在下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为了让天涯阁众兄弟吃顿饱饭而已,相信厉王府也不缺这点金子,王爷在下说的对不对。”

    她此话一出,众人皆凌乱了。

    天涯阁吃不起饭?开什么玩笑,天涯阁虽不是什么大门派,但他们所做的生意却是收入不菲,怎么可能吃不起饭。

    天涯阁中的人称自己为‘雇佣兵’,这个雇佣兵倒是个新鲜词,至于他们做的生意其实和杀手很相似,就是拿钱雇佣他们为自己办事。

    当然雇佣兵比杀手所接的活的范围要广泛些,杀手只接杀人的活,而雇佣兵还帮人搜集资料消息之类的活,甚至可以做他人短时间的保镖,几乎可以说只要有钱什么生意都接。

    不过,陌天涯是个有原则的人,他不会随便接生意,在杀人这方面普通百姓,孩童,善良之人一律不接,不和邪恶之人做生意,就是因为这些限制再加上他们的天价佣金以至于天涯阁在这方面的生意惨淡,还好陌天涯也另辟谋财之路,做起了药店生意,顺便替人看病,也有不菲的收入,天涯阁虽不是富可敌国,但也不至于穷到吃不起饭。

    赵霖鄙夷地瞪了一眼唐玥,冷哼道:“前面的两条可以理解,为何陌阁主非要王爷替你做一件事。”

    他对这件事十分的不满,王爷在他心里就跟神一样存在,只有他命令别人,陌天涯竟然敢让王爷为他卖命,有什么资格让王爷为他做事。

    对于赵霖怒气冲冲的质问,唐玥选择直接忽视,似笑非笑的看向凤君曜,“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可否为在下解释一下。”

    和一个下属辩解有什么用,要找就找正主。

    说不过他就找王爷,太卑鄙了,赵霖咒骂一声,“卑鄙无耻。”

    唐玥眸光一凛,冷声道:“若是王爷不想遵从协议,在下也不会勉强王爷,取消协议即可。”

    “你……”

    “赵霖。”凤君曜出声叫住正想和唐玥拼命的赵霖,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王爷……”赵霖心有不服,还想说什么但被凤君曜用眼神给制止住了,不情不愿的站到一边。

    他抬眸瞪了唐玥一眼,现在暂时放你一马,想到自己和卫亦恒为陌天涯准备的礼物,赵霖心中的憋屈这才稍稍好些。

    唐玥将他得意的神色尽收眼里,不用猜也知道这根木头肯定想出一些损招整她,对于他这种跳梁小丑她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当然她也要小心为主办到。”凤君曜以一个上位者的口吻说道,字里行间都好像是他替陌天涯做事是帮他,而不是执行任务。

    唐玥也没在字面上计较,只要把事情给她办好了管他什么口气。

    当然,她也不会傻到真的让凤君曜去自杀或者做一些他达不到的事情,因为这些她都没用,白白的浪费她的一个承诺。

    “既然我们达成协议,在下自然会尽心尽力为王爷看病,还请王爷让在下检查一下你的身体,也好对症下药。”她不想继续在这里浪费口舌,说的越多破绽就越多,凤君曜可不是简单的人稍有不慎就会被他看破。

    凤君曜点点头,让卫亦恒从旁协助。

    “卫公子,请你把王爷的被子掀开。”唐玥拉了把椅子坐在*边,随口吩咐卫亦恒,就好像卫亦恒是她的下属,丝毫没觉得有何不妥。

    当然在这个时候,卫亦恒也不会对此做出不满,毕竟人家的医术比他高明,王爷的病还要仰仗着她,再说他也甘愿做她的助手,因为这样可以看到大名鼎鼎的陌神医治疗的过程,这可是医者求都求不来的。

    把被子掀开之后,唐玥继续吩咐:“把王爷的裤子也脱了,只留下里面的短裤即可。”

    “好。”卫亦恒想也没想直接按照唐玥吩咐的去做,弯腰就去扯凤君曜的裤子,只是手还没碰到裤子便被人一把给抓住。

    “放……”卫亦恒正想说放开,抬头正好撞到凤君曜黑沉的脸,身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慌忙直起身子,对着凤君曜尴尬地笑了笑。

    身为医者的助手他自然会对陌天涯言听计从,听到陌天涯的吩咐立即就照办,也没想那么多,现在才知道自己差点触及王爷的底线,再说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去脱王爷的裤子呢。

    凤君曜黑沉着脸也没说什么,低头开始脱自己的裤子,由于他双腿不能动弹,脱起来十分的吃力,半天还没脱下来。

    这人毛病还真多,唐玥在心里暗暗鄙视了某王爷一下,干脆抱怀坐在那里,好整以暇地‘欣赏’着某王爷脱衣服的戏码。

    在穿衣脱衣上凤君曜不喜旁人伺候,无论是男女,以前昏迷的时候都是太医或者他们几个人为他换衣服,自从他苏醒穿衣脱衣的事情都是他自己做。

    可能是他有洁癖,也或许是他想证明自己没有废掉。

    凤君曜脱到一半感觉到有两道目光打在他身上,抬头一看,正好看到唐玥含笑看着自己的模样,好看的眉头一紧,不耐地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唐玥放下手臂,很随意的倚靠在椅背上,笑看着凤君曜,“厉王就是厉王果然与众不同,双腿不能动还不借他人之手自己亲力亲为,在下佩服万分。”

    她嘴上说佩服,可怎么听在耳里怎么这么的不入耳,有种想要揍她一顿的冲动。

    凤君曜何其聪明,自然听出来她在挖苦他,手背上的青筋忍不住往外鼓了起来,很快他便松开手放开裤子,冷冷地对唐玥说道:“你过来帮本王脱裤子。”

    “让我?”唐玥刻意画粗了的眉毛往上一挑,“王爷不会在开玩笑吧。”

    凤君曜见她的反应,心里便有一丝报复成功后的舒爽,“自然不是开玩笑,本王脱衣服太慢,只怕会耽误了陌阁主的时间,所以还劳烦陌阁主能够帮下忙。”

    “屋子里不是有丫鬟下人吗,或者让你的下属脱。”唐玥略有些不耐,她只是来看病可不是来伺候人的。

    “既然陌阁主不愿帮这个忙,本王自然不会勉强陌阁主。”凤君曜没再说什么,也没让人过来帮忙,又开始慢吞吞的脱了起来,以他的速度若是将裤子脱下来只怕要半个时辰。

    唐玥郁闷地看了一眼正艰难脱裤子的男人,站了起来,“算了,我帮你脱吧。”

    她是大夫,帮别人脱衣服也没什么,捏着凤君曜的裤边很不‘怜香惜玉’的往下拉,“有丫鬟下属在不用,难道我脱的衣服与众不同。”明显是故意折腾她。

    “自然不同,能让堂堂的天涯阁阁主脱衣服,本王自是求之不得。”凤君曜依靠在*栏上,眼中带着得逞的笑意。

    唐玥素手一顿,用古怪的目光看着凤君曜,缓缓吐出几个字,“你是断-袖?”

    以前她从未听说过厉王凤君曜有过女人,现在凤君曜有二十多岁,若是其他的男子早就三妻四妾了,而他却一个都没有,而且在他身边的男子个个的样貌都是万里挑一,难不成他的xing取向还真的有问题?

    凤君曜听了她的话并没生气,而是别有深意的打量着唐玥,幽幽说道:“这个提议倒是不错,本王看你长的虽不怎么样,皮肤还算不错,除了黑点其实比女子的肌肤还要细腻,若是想做本王的女人,本王定会欣然接受。”

    他说的是戏弄的话语,表情却十分的冷漠认真,就好像在诉说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不过,却有种让人想扁他一顿的冲动。

    唐玥心中一阵恶寒,捏着裤子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整张脸都黑沉了下来。

    她虽不排斥同性恋者,但她是个正常人,喜欢的自然是异性,现在她可是个男人,试想有个同类的人把注意打到自己身上那滋味是多么的膈应。

    看着她变了脸色的神情凤君曜满意地勾了勾唇,眼中滑过一抹狭促嘲讽的笑意,“娶你可以,但暖*这种事还是女人来做比较合适些。”

    “你耍我?”唐玥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眼眸骤然眯了起来。

    凤君曜没有回答,而是依靠在*栏上,冲着唐玥挑了下如画的眉梢,那意思不言而喻,耍的就是你怎么样。

    当她是好脾气的人?唐玥冷冷地看着他,突然,她手指间出现几道银光,只见那银光在凤君曜裤子上来回闪烁。

    她动作极快,别人还没反应过来,她便将银针收了起来,旁人根本看不清她是如何出的手。

    “王爷……”赵霖和卫亦恒这时才反应过来,立即闪身挡在凤君曜面前。

    赵霖敌视地瞪着唐玥,手中长剑指着对方,怒声呵斥,“你想干什么。”

    “能干什么,自然是帮你们家王爷脱裤子。”唐玥慢条斯理的拿着一根银针剔了剔指甲,语气散漫就好像刚刚做了件很普通的事。

    脱裤子?有人这么脱的吗。

    卫亦恒看着凤君曜双腿上已经成碎片的裤子,眼角狠狠地抽了几下,忍不住在心里对唐玥伸出一根大拇指。

    刚刚那动作太帅了,竟然敢在堂堂厉王的眼皮底下弄碎了他的裤子,这是要有多大的胆量和气魄啊。

    他心里虽这么想的,但还是向着凤君曜,见凤君曜露在绷带外面的脸都快成了黑锅底,连忙上前安抚道:“王爷注意身子,切莫动怒。”

    “滚一边去。”看着因强行隐忍着笑意而不停抽筋的卫亦恒,凤君曜心里越发的恼火。

    “是,王爷。”卫亦恒带着满肚子的憋屈站到了一边,他很无辜的好不好,明明是陌天涯惹到王爷的,王爷却拿他当出气筒,太悲愤了。

    不过,却没将此话说出来,因为他们家王爷大人正不爽着呢。

    凤君曜是个很能忍的主,他很快平息了怒意,恢复的跟没事人似的,淡然地将腿上的碎布片挥了下来,露出一双健美挺直的双腿。

    他这双腿长的真的很诱人,肌肤如玉,腿上的肌肉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达到最完美的地步,腿型长而挺直,不愧是凤灵王朝第一美男子。

    唐玥毫无掩饰的欣赏着眼前的一双美腿,忍不住啧啧称赞。凤君曜是出了名的美男子,如今他脸上受伤用绷带包着看不清长相,不过身材却是一级的棒。

    “看够了?”见唐玥毫无顾忌的盯着自己的双腿看,风君曜顿时浑身不自在,虽然他们都是男人他身上还有一个大裤衩在,但被一个男人这么赤-裸-裸的盯着,说真的他觉得很恶心。

    唐玥很认真的吐出两个字,“还没。”

    “……”风君曜额头上捏着被子的手上都爆出几根青筋,可见已经隐忍到何种程度。

    众人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这俩人是杠上了吗,唐玥是不是觉得她是王爷的大夫王爷就不会把她怎么样,所以才会这么无法无天的将王爷气成这副模样,只怕能把厉王气成这副模样的迄今只有陌天涯一人。

    少顷,凤君曜才抬眸冷冷地看向唐玥,“别浪费时间,开始吧。”

    看来某王爷快要发飙了,还是点到就收吧,若真惹毛了对他们都不好,唐玥无趣的摸摸鼻子,低头开始为凤君曜做第一步检查。

    无幽冥花的毒性扩散的比较快,凤君曜虽然有多种灵丹主请继续。”

    洁癖狂,这厮的洁癖症不是一般的重,唐玥郁闷地摇了摇头,继续她手下的活,不过,也没按几下便直起了身子,侧首对着一边站着的丫鬟吩咐道:“去给我拿块锦帕,要湿的,记得要干净的。”

    厉王府的下人办事很迅速,很快那丫鬟端了一盆清水过来,将锦帕弄湿拧了下水递给唐玥。

    唐玥很自然的接过锦帕,仔细的擦着自己的手,这个动作再一次引来凤君曜的怒视。

    竟然敢嫌弃他。

    唐玥冲着他挑了挑眉,璀璨的眸子里满是挑衅的笑意,就是嫌弃你怎么样。

    擦完手,将锦帕丢进盆子里,笑看着凤君曜,直接将他脸上的怒意给忽视掉,淡然说道:“王爷,想要治好你的腿必须解掉无幽冥花的毒,至于这毒在下暂时没有想出办法,不过,若是王爷想要站起来,在下还是能办到的。”

    凤君曜一听,眼中的怒意顿时被一丝不明显的激动所代替,幽深的眸子凝视着唐玥,说道,“说下去。”

    双腿突然残疾是个人都很难接受,他也不例外,只是有的人选择痛苦和颓废,而他知道再痛苦也于事无补,不过是将这份痛苦隐藏了起来,如今有机会再次站起来,他自然会激动。

    这口气还真大爷,唐玥暗暗翻了个白眼,讲道:“只是站起后也只能维持一段时间,而且你的腿也会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说不定还会威胁到你的生命,所以这种方法不可取。”

    她此话一出,凤君曜眼中的希冀随之消散无影。

    “王爷,还是慢慢趋毒吧,这样比较保险些。”一边站着的卫亦恒出言道,他是个大夫,陌天涯这话他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这就好比拔苗助长,看着高了其实是把自身的根给破坏掉,到时候想活都难了,所以这种方法根本不能用。

    凤君曜沉吟了下,淡漠地道:“本王知道,陌阁主接下来需要怎么做。”

    他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知道其中的轻重,也不会为了一时的痛快彻底毁了自己。

    “今天先到此为止,从明天起,我会用针灸的方法来抑制住你的毒性,要不然等无幽冥花的毒彻底破坏你的上身后,你也就别活了。”

    这话虽是实话,但听在人耳里十分的难听,赵霖这个护主的人顿时不乐意了,怒目瞪着唐玥,“姓陌的,你怎么说话呢,王爷肯定不会有事。”

    唐玥无所谓地耸耸肩,懒得和这根木头多说什么,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看向凤君曜说道:“王爷,在下以后要每日为王爷扎针,所以从今天起在下需要住到厉王府。”

    随后,又加了一句,“在下虽不是娇弱之人,但对于住宿方面要求比较高,否则睡不好觉到时候就没精神,若是精神不好为王爷扎针的精准度就会差了那么点,到时候扎错了地方害的王爷受罪可就不好办了。”

    言外之意就是,给我弄个舒适的地方住。

    凤君曜知道她什么意思,肯定是害怕他们在吃住方面整她,“放心,厉王府有的是房子,陌阁主为本王医治,自然不能亏待,亦恒你和赵霖一起为陌阁主安排住处。”

    他虽不知道自己的这两个下属为陌天涯准备了什么‘礼物’,不过,他知道一定很精彩,而且亦恒不是赵霖,他心思缜密自然不会做出违背协议的事情。

    说真的他也很想修理下这个令他恨的牙痒痒的陌天涯,明知道是他为自己看病,他本应该感激他,但他却连一丝的感激都提不上来,可见此人有多么的令人讨厌。

    赵霖和卫亦恒二人领着唐玥去了一座名为紫怡苑的小院,这座院子不大,但整体来说比较精致而且也干净,倒是个不错的住处。

    对这座院子唐玥还是比较满意,也没说什么跟着卫亦恒二人径直进了屋内。

    “这座紫怡苑清净雅致,在下觉得很适合高雅之人居住,至于里面的被褥窗帘什么的都是刚换的新的,陌阁主若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定会满足陌阁主的要求。”卫亦恒很有礼貌地道。

    唐玥环绕着四周看了下,点点头,“还不错,就住这里了。”

    屋子里的格局都是她喜欢的,简单却不失格调。

    卫亦恒和赵霖趁着唐玥看别的地方时阴测测的相互笑了下,随即又恢复了原来温文尔雅的表情,“既然陌阁主喜欢,那就请阁主先休息,在下和阿霖就先行告辞。”

    “好。”唐玥点了下头,抬脚朝卧室走去。

    卫亦恒和赵霖出去之后,还‘好心’的替唐玥关上门,顺手又弄了个锁悄无声息的把门给锁上了。

    “成了。”两人用嘴型相互得意的一笑,相互抵了抵拳头,迈着愉快的脚步走了。

    等那俩二货走之后,唐玥便露出疲惫之色,抬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眉心。

    昨天晚上回去,先偷偷接若秋和若冬进府,又立马出了王府,还没休息一个时辰便又拐回来,到了这里和凤君曜斗了一会儿嘴,有疲惫感很正常。

    推开卧室的们走了进去,她径直走到*前翻身躺到了上面,随手拉了一张被子盖在身上,闭上双眼假寐。

    过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到身子有股燥热,这种感觉很奇怪。

    现在是冬天,虽然屋子里有炉子,但还不至于热吧。

    就在这时,一缕很淡淡的清香钻入她的鼻孔,这味道很清淡,混合着煤炭的味道根本就闻不到。

    唐玥骤然睁开双眼,坐了起来,盯着正在燃烧的煤炭,了然于胸,水眸中也露出玩味之色。

    竟然敢暗算她。

    这煤炭被人动了手脚,煤炭上撒了一些可以让人春-心-荡-漾的幽合粉,不过,下的药量比较小,而且又经过燃烧味道被掩盖住,药力也变弱了下来,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她刚刚有些疲惫,并没有去注意这些,没想到自己差点着了道。

    幽合粉吸入少量会感觉浑身燥热,若是多的话就会丧失理智,做出一些自己都难以控制的举动。

    不过,如此精明的下-药手法,无疑肯定是卫亦恒想出来的,难怪这一路上赵霖没有给她脸色看,当时,她也怀疑他们会给她个下马威,所以也仔细的留意着。

    本以为他们顾及她的医术不会在这方面做手脚,她还是低估了这两人的智商。

    唐玥从身上取出一粒药丸吞了进去,然后,又在自己手腕处扎了一针,之前的眩晕和燥热感也随之消失。

    幸好她发现的早,若不然解起来还真有点麻烦。

    她抬头朝着禁闭的窗户看去,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在窗户外钉着钉子,很显然窗户被人提前封住了,若是没猜错的话,外面的门也肯定上了锁。

    这两个混蛋做的还真绝,连点后路都没她留。

    不过,卫亦恒和赵霖两人竟然敢用这种方法暗算她,她是不是要回敬一下呢,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了,唐玥微微勾了下唇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

    卫亦恒出了院子便驻足停在那里,探头朝里面张望着。

    “阿恒走了。”想到陌天涯待会儿要忍受非人的煎熬,赵霖身心都是愉悦的,终于可以让那个可恶的人得到报应了。

    相信王爷知道也定会很舒爽,说不定心情一好病也就好个七七八八了,当然这只是某根木头异想天开的想法。

    卫亦恒微微蹙了蹙眉,眼底有些担忧,将赵霖拉着他手臂的手拍掉,“先等一下,那间屋子封闭的比较严实,无法通风,我怕到时候真的出了事就不好办了。”

    陌天涯是来为王爷治病的,若是他出了事王爷怎么办,不过,陌天涯的医术那么高超应该也不会让自己出什么事,现在他担心的是万一这次惹怒了陌天涯不给王爷治病,那就玩大了,所以见好就收,等到药效彻底发挥他们会将她立即放出来。

    “能出什么事,反正他是大夫肯定死不了人,先折磨折磨他,等折磨够了我们再过来帮他解开就是。”赵霖无所谓地道,眉眼间满是得意。

    “不行,万一惹恼了他怎么办。”卫亦恒摇了摇头,不认同赵霖的说法,抬脚朝着院子走了进去。

    “恼了就恼了呗,反正他和王爷签了协议,他敢不给王爷治病吗。”赵霖哼声说道,现在发现协议其实还是有点用。

    卫亦恒回头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你是木头你还不服,有协议是不假陌天涯也不会不给王爷看病,但能不能治好王爷就不知道了,别忘了协议上可是写着只尽心尽力去帮王爷治病,不保证将病治好,谁能看出来陌天涯在治病时是不是尽心尽力。”

    赵霖脑子虽不太灵光,但他也不傻,经卫亦恒这么一说便开始担心起来,“……这……这怎么办。”

    他们怎么就不能忍忍呢,若是害的王爷没得治,那他们岂不是成千古罪人了。

    赵霖越想越急,立即拉着卫亦恒的手臂往院子里拽,“我们赶紧救人,可别真的出了事。”

    万一陌天涯恼羞成怒在给王爷治病的过程中做一些手脚,这不是害了王爷,他怎么这么笨,只想着有协议在,陌天涯也不敢胡来,他怎么都忘了陌天涯并没有说一定能治好王爷,而是说尽力,至于怎么个尽力谁知道。

    “哎哎,你急什么,现在急也晚了。”这会儿,倒是卫亦恒不慌了。

    其实做之前他都考虑到这一点,陌天涯说让王爷替他办一件事,若是王爷出了事谁还替他办事,这种亏本买卖想必陌天涯不会做,只要别把她惹太急还是有商量的余地。

    所以现在他们是替王爷报仇的时刻,等陌天涯受罪受到一定程度,再进去救她也不迟。

    其实幽合粉的解法有两种,最简单的是找一个女人即可,另外一种就是泡在冷水里冻上五个时辰即可。

    当然,若是吸入少量的幽合粉可以用银针逼出来即可。

    他之所以选择用幽合粉主要目的不是让陌天涯引燥热而死,而是让她在冰水里冻上*。

    只要想到陌天涯从冰水里流着鼻涕打着喷嚏出来的模样,之前的憋屈就全不复存在了。

    “可是,万一他恼了怎么办。”赵霖心思单纯,没有卫亦恒那么多的歪肠子,他现在只想把陌天涯救出来,只要她消气为王爷好好治病别说赔礼道歉,即便是跪下来叫陌天涯爷爷他也会做。

    “放心不会有事。”卫亦恒出言道,相信陌天涯不会傻到和厉王府为敌,当然他们也不想和天涯阁为敌,毕竟现在厉王府处于低迷时期,还是少竖敌为主,你怎么了。”卫亦恒并没有立即进去,而是在外面假装不知的敲敲门,很‘关心’的询问道。

    只是里面除了痛苦的叫声,和打翻东西的声音外,并没有人回应他的问话。

    赵霖挖挖耳朵,拧着粗黑的眉毛,凝重地道:“我们进去吧。”

    听声音好像很痛苦,他虽然没中过这类的毒,但也听说过,一旦yin毒发作又得不到解药,简直生不如死。  [主,在下进去了。”还是得不到回答。

    他将门推开走了进去,赵霖也立即跟了过去。

    当他们进来去时,发现有些不对劲,在外面明明听到东西倒地的声音,还有陌天涯痛苦呻-吟的声音,怎么这里的东西都完完整整的摆放在原地,还有陌天涯去哪了。

    卫亦恒脑子灵光一闪,惊道:“我们上了陌天涯的当了。”

    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什么,忙抬头看去,见唐玥坐在房梁上,手里还拿着一个苹果悠哉的啃着。

    “陌,陌阁主,你在房梁上干什……”卫亦恒话还没问完,顿时发觉自己体内燥热难耐,有一股股的异样流转全身。

    他们被暗算了,抬头怒视着房梁的人,“陌天涯你竟然暗算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