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玥将手里的茶杯放下,晶亮的眸子越发的璀璨了,“还是厉王痛快,就这么定了,只要厉王按协议上的去做,在下自然会全力以赴帮厉王治病,当然在下只是个大夫,不能确保一定能治好,希望到时厉王莫怪。”

    “不会,只要陌阁主能尽力就好。”凤君曜也不是胡搅蛮缠之人,他很清楚自己所中的毒,对于别的大夫来说就是无解,所以陌天涯没有完全把握也很正常。

    自己说没有把握治好,凤君曜却没露出丧气或者生气的模样,而是以平常的心接受,唐玥眼底闪过赞许的目光。

    若是她得知自己的双腿残疾治愈的可能性很小,相信一时间也难以接受,而凤君曜却能,很显然在承受能力上她远远不如凤君曜。

    “本王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下陌阁主。”凤君曜继而说道,“前几天本王病危,陌阁主为何不愿出面替本王看病呢。”

    在他活的二十多年内,他和陌天涯并没有打过交道,可以说连一句话都未曾说过,所以得罪陌天涯貌似有些牵强。

    唐玥也没隐瞒,据实回答道:“不是在下不愿帮厉王看病,而是那几日在下正在闭关,曾经在下立了个规矩,在我闭关的时候除了灭门之灾其他的一切事情都不许打扰,所以还望厉王见谅。”

    那几天赶巧她在闭关,若是没有闭关为了那十万两黄金她肯定会过来帮厉王看病,那么她也不会嫁给凤君曜。

    “原来这样,倒是本王误会了陌阁主。”唐玥的解释虽有些牵强,但凤君曜还是选择相信,不信又能怎样。

    “听亦航说,无名老者给你写了一封信,让你无条件救王爷,可你却昧着良心非要王爷签下一份可恶的协议。”听了唐玥的解释,赵霖心中的怒气依旧不减。

    他们竟然知道老头给她写的信,唐玥水眸缓缓眯了起来,别有深意的看向凤君曜,“你和老头什么关系。”

    “没有任何关系,是亦航去山上求的。”凤君曜没有隐瞒,据实回答道。

    唐玥闻言微垂下眸子,思索起来,看凤君曜的神色不像是在撒慌,难道真的是老头一时的善心发作?

    不管老头是一时的善心发作还是和凤君曜有关系,过几天去巫山问下就知道了。

    唐玥抬眸冲着满脸黑沉的赵霖笑了笑,淡淡地道:“老头信中只是让在下救厉王,可没说让在下治好厉王,既然王爷已经被人救活那就和老头的信没什么关系了,现在我们谈的是怎么治好厉王的病,而不是救他。”

    她这一席话顿时让众人唏嘘倒抽了一口气,这世上怎么会这么无耻的人存在,明明是她耍无赖,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赵霖气的直翻白眼,却无话可言,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可好。

    唐玥冲着赵霖弯了弯唇,脸上还堆满了无辜的笑意,气的赵霖只想冲上去将她虚伪的面孔给撕烂。

    “陌阁主,本王还有一事不解,希望陌阁主能够解答。”凤君曜微微开口说道,看着唐玥的双眸中带着探究之意。

    唐玥沉吟了下,道:“厉王,请说。”

    “亦航帮本王检查了下身子,发现在本王身上有陌阁主惯用的牛毛银针扎出来的孔,本王便大胆猜测救本王的人是陌阁主你吧。”凤君曜说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等着看她的反应。  [主,只是本王还有一事不明白,陌阁主为何不正大光明的来王府为本王看病,还有陌阁主为何救活了本王却又让本王假死呢,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没等唐玥回答,他继续说道:“让本王猜猜看,陌阁主出手救了本王,却让本王假死,等到本王和唐四小姐洞-房之夜,本王却在这个时候复活了,是不是太过巧合了,还有本王复活最大的受益者除了本王外便是唐四小姐如今本王的王妃。正是因为本王在王妃嫁过来后复活,她这个万年煞星也就不攻自破,甚至有些人还说她是神女转世,在这中间她可是占了莫大的好处。”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唐玥有些变化的脸色,唇角微微勾了起来,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所以本王大胆猜想陌阁主和王妃一定有关系,而且关系匪浅,或者说你们是……”

    ————————

    明日凤君曜能猜出唐玥真实的身份吗,接下来是男女主斗法的时刻,明天更新三万,凌晨发稿,希望大家能来围观,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