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玥从风云殿出来,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当然知道凤君曜留她住在风云殿不是为了那种事,也不是想和她同chuang共枕,只不过想就近培养下感情而已。

    只是明日陌天涯就要进王府了,她这个身份自然不能住在风云殿,所以她之所以激怒凤君曜一则是故意膈应他,二则就是为了阻止自己住在风云殿。

    “小姐,刚刚王爷让你留下来,你怎么不答应呢。”小鱼表示很费解,小姐已经是嫁给了厉王,既然厉王让留下来为何不留呢,这样可以培养下两人的感情,说不定到时小姐还能俘获厉王的心,这样小姐就是名副其实的厉王妃。

    唐玥侧首看了她一眼,没回答自己这个二货丫鬟。

    “我们到那边看看。”前面有一条小道不知道通向何处,这条小道上的积雪也只是简单的扫了下,由于很少有人从此经过,两名种着的常绿灌木上还有不少积雪存在,风吹过便有雪洒落,将扫过的小道上撒下一层薄薄的雪粉,一眼望去白茫茫的,在黑夜中分外的明显。

    唐玥踏着薄薄的雪往小道深处走去,可能因为这条小道无人从这里走过,路上的积雪只扫了二百米左右,再往前便是及膝盖深的白雪。

    “今年的雪下的又早又大。”小鱼弯腰捧了一捧雪,冰凉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呲牙咧嘴,“好凉啊。”

    唐玥随手抓了一把雪,放在手里揉着很快一团圆球呈现在她手心中,“的确不小,已经过了四天这里的雪还没有化。”

    “是啊,在这几天里不知道会有多少贫苦百姓被冻死。”小鱼想起了小时候家里穷,到了冬天就要挨冻受饿,今年的雪下得格外早,天又异常的冷,也不知道那些贫苦人们怎么过冬。

    唐玥抬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出言安慰道:“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都是无法避免,我们不是救世主改变不了他们。”

    若是见到她会出手相帮,可是这个世界那么多贫穷之人又怎能帮的完,所以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嗯,奴婢知道。”小鱼苦涩地笑笑,突然,她倒抽一口气,才发现手里还拿着一团雪呢,慌忙把雪丢掉,将双手放在嘴边使劲的哈气,“好凉。” 医妃狠凶猛:http://t.cn/rajbwdr

    “呆瓜,走了。”唐玥抿唇轻笑,将手里的雪团拍在小鱼的头上,转身往回走去。

    “小姐……”小鱼不满地将头上的雪团拿下来,看着手里用雪捏成的精致小葫芦,一脸的黑线。

    小姐心灵手巧,就是不走正道,唉。

    唐玥往前走了几步,便停下了脚步,淡然地看着从天而降的白衣男子。

    其实她早就发现有人在附近,只是没有做出反应。

    “王妃。”文逸尘对着相距有五步远的唐玥弯腰行了一礼,然后,自我介绍道,“在下文逸尘。”

    在婚礼的时候唐玥见过他,当时她的盖头掉地还是他帮自己捡起来的,冲着文逸尘点点头,“文世子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