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玥自然知道他话中的意思,不置可否地道:“天下又有几对夫妻是因为山盟海誓的爱情走在一起的,大多人都是为了这漫长人生找个不讨厌的伴侣,不让自己的后生寂寞罢了。”

    “你倒是看的透彻。”凤君曜随意说了一句,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朝外面看了看,幽幽说道,“天色不早了,要不你今夜住在风云殿算了。”

    “什么?”唐玥被他突来的话给震到了,住在这里?她忍不住往那种羞人的方面想去,小脸上顿时飞起一抹尴尬,“王爷,您的意思,可是您……”

    她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朝着凤君曜残了的双腿瞄了瞄,意思就是——你行吗。

    凤君曜脸色一黑,“出去。”

    他留她只是住在风云殿,可没想和她同*共枕,这女人想哪去了。

    唐玥憋住心中的笑意,大大方方地向凤君曜福了福身,“臣妾告辞。”

    然后,端着优雅的步子领着脸正抽筋的小鱼很淡然的走了出去。

    唐玥出去之后,房梁上便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噗嗤,哈哈哈……”

    凤君曜凤眸微眯,拿起桌上的棋子朝着笑声发出的地方射去,一声惨叫随之响起,“哎哟——”

    “阿曜,我们好歹朋友一场,你怎么能暗算我呢。”

    这时,一人从房梁上旋身飞了下来,在落地的时候还很骚包地转了一圈,衣袂蹁跹,再配上他俊美的容颜,若是不讲话真真的公子如玉,他的样子和卫亦恒一般无二,可若是仔细看去不难发现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卫亦恒有时候会说上一两句打趣人的话,但大多时候都是温文尔雅的公子形象,而这位则是个放荡不羁的江湖浪子,没一点约束感。

    “阿曜,你这个新娶的妻子倒是有趣。”来人也不看某人阴沉的脸色,自顾自的寻了一把椅子坐下。

    那人好不拘束,就好像是自家一样,提起一边的茶壶也不用茶杯直接端起茶壶底部仰头往嘴里倒。

    凤君曜狭长的凤眸冷冷地看着眼前毫无形象的男子,掀起薄凉的唇角,“你这些天去哪儿了。”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tp://t.cn/rajbypt

    这位是卫亦恒的双胞胎哥哥卫亦航,世人都知道卫亦恒的医术精湛,却不知他的双胞胎兄长医术才是最厉害的,只不过卫亦航太过放荡,是个随心所欲的人,他也很少帮人看病,所以他的医术才没被世人所知。

    听亦恒他们说,在他受了重伤之后只来过一次,说他也治不了就匆匆忙忙的走了,自此就没再出现过。

    当然,他不会怀疑卫亦航的动机,这些日子不见他的踪影很显然是找办法去了。

    卫亦航将茶壶随意扔到桌子上,用袖子擦了下嘴,开口说道:“我这几日去了巫山找一位无名老者,之所以没有回来是被困在巫山脱不开身。”

    他从来没见过那么古怪的阵法,若不是巫山主人将他放走,只怕这辈子都别想下山,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

    “无名老者?”凤君曜垂眸,在脑子里思索着这个名字,江湖上什么时候出了这号人物。

    点了下手指,示意卫亦航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