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看着眼前这个因被抓包而窘迫的小女人,凤君曜唇角微微勾了勾,将面前的一张纸推到唐玥面前,“送你。”

    唐玥垂眸看着桌子上的纸,眼里不由闪过惊讶之色。

    宣纸上面画的竟然是她,是她侧着首望向窗外的样子。

    手捏着墨条,抬着头看着一处,寥寥几笔,将她整个轮廓全部勾勒了出来,就连她的神色都唯妙唯俏的跃然于纸上,她专注地看着外面,唇瓣微抿,清晰的能看到她眼底的那抹恬淡。

    见此,唐玥心头不由一惊,她竟然将自己真实的情绪泄露了出去,这可是犯了大忌,看来她还是不善于伪装。

    不过,她也没想过去伪装,那样活的太累,至于厉王在猜疑什么随便他去猜疑。

    惊讶之色也只是一瞬之间,很快便恢复到原来的神色。

    唐玥捻起桌上的画,双眸看着画上恬淡静雅的女子,心思飞转,凤君曜无缘无故的画她的样子,又将画送给她,他是什么意思呢。

    他应该是想用画警告她别装了他都看出来了,当然,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最简单的,想收拢她,不应该是想要她的心。

    凤君曜想把她变成他的棋子,他可能认为一个女人一旦爱上了对方,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对方,为对方做事吧。

    爱上一个人?唐玥眸光微凉,唇角勾起一抹嘲意,她这辈子会吗。

    很快,她将自己的情绪收起,抬眸冲着凤君曜淡淡笑道:“谢谢王爷赐画,这画臣妾很喜欢。”

    凤君曜的画技不错,寥寥几笔就能将人的神韵勾勒出来,能达到这种地步的画师少之又少,如此画像她又有不喜欢的道理。

    凤君曜别有深意地看着她,见她不卑不亢,并没有因为赐画而感到有多大的欣喜,也没有不爽之意,狭长的凤眸微敛了下,开口道:“你喜欢就好,会下棋吗。”

    “会一些。”

    “来陪本王下棋。”也不管唐玥同不同意,就吩咐在一边伺候的下人去拿棋过来。

    唐玥:“……”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能先问下她愿不愿意行吗,好歹她现在也是他的妻子,怎么有种做别人下属的感觉。

    见唐玥撇嘴,凤君曜黝黑的眸子骤然眯了起来,凉声说道:“你不愿意和本王下棋,嗯?”

    也不知道他的眼睛是用什么做的,只要她稍稍流露出点情绪都能被他洞察到。

    唐玥暗暗翻了个白眼,也没有刻意的编谎言,“不是,是臣妾的棋艺太烂,只怕到时会坏了王爷的兴致。”

    “是吗?”凤君曜别有深意地问了一句,很显然他不信。

    唐玥镇定自若地点点头,“是的。”

    “不会装就不要装,真性情要比伪装出来的更吸引人。”凤君曜亲手将棋纸摊开,弄好,指了指一边的椅子,用命令的口吻道,“过来坐下陪本王下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