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明天他来了,我赵霖第一个让他好看。”赵霖抬手想去拍桌子,还没碰到桌子立即想起他的主子还在,于是拐了弯在自己的另一只手上砸了下。

    等明日见了这个所谓的神龙见后不见尾的陌天涯,为了王爷他暂时不杀他,但也要胖揍他一顿,以解心头只恨。

    “喂,木头你可不能乱来,协议上规定王爷包括我们做下属的都不可以动天涯阁中的人,你想违约不成。”卫亦恒没好气地道。

    契约一旦签成,他们就必须遵行,若是违约,到时候王爷就成了忘恩负义之辈,天下人会怎样看王爷,再说王爷也是个十分信守承若之人,自然不会做违约的事情。

    赵霖也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妥,粗黑的眉毛拧成了一坨,憋屈地道:“那怎么办,若不揍陌天涯一顿,我这口气实在难以下咽。”

    “这个?”卫亦恒心中也有一股子憋屈,也想揍陌天涯一顿,只是需要想个方法既不违约又能惩罚了陌天涯。

    这时,他眸光微闪,眼底滑过狡黠的笑意,抬手拍拍赵霖的肩膀,别有深意地道:“放心吧,到时候他会得到报应的。”

    “我们四人中就你坏点子多,是不是想到修理陌天涯的办法了。”赵霖一看他这古怪的笑容,立即问道。

    卫亦恒面色一沉,气恼地瞪了一眼赵霖,“什么坏点子多,这叫聪明好不好。”

    凤君曜抬眸看了他一眼,随后又转移到手中书上,没有阻止的意思。

    其实他也想揍陌天涯一顿。

    这时,王靖宇在外面求见。

    “王爷,刚刚王妃回来了,她想来风云殿给您请安,当时王爷正在讨论事情也就没让王妃进来。”王靖宇恭敬地道。

    凤君曜闻言轻“嗯”了一声,头也没抬一下,依旧看他的书。

    虽然他没问,但王靖宇也将在丞相府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就连唐玥把梅夫人母女比喻成疯狗一事也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凤君曜眉梢稍稍挑了下,有些惊讶掠过,随即消失不见,他沉吟了下,道:“让人问问王妃缺什么,想要什么东西,只要不过分都满足她。” -~@无弹窗?@++

    或许这个连别人弃子都算不上的女人好好培养下,说不定还能成为一颗不错的棋子。

    ………………

    “二白,明ri你让若秋和若冬过来。”唐玥看着手上的协议,满意地笑道。

    凤君曜倒是个果断的人,没有和她讨价还价直接签了,当然,若是他讨价还价她也有办法推回去的。

    “小姐,为什么要调人过来。”小鱼有些不解地问,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她和小姐两人生活,从未见小姐唤人过来伺候,这次怎么会叫人来呢。

    再说,小姐出嫁的时候,相爷也派了几个嬷嬷和丫鬟过来,虽然小姐让她们到院外候着,但也给她们减轻了不少的负担,她自己足以伺候好小姐的,根本不需要加什么人。

    二白抬手朝着小鱼的脑门上敲了一下,嘲讽道:“厉王府可不比丞相府别院,这里危机重重,稍不留神就会着了别人的道,就你这颗长满稻草的脑袋不给阁主添乱已经够好了,能起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