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过来的王靖宇听到她的话,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扑到地上,顿时感觉眼前一片乌鸦飞过。

    他很确定王妃说的几只疯狗毋庸置疑是后面的母女,只是镇定剂是什么东西,好新奇的名字,应该是迷-药之类的东西。

    不过,不得不承认王妃比喻的十分恰当,他也觉得那些女人太烦人了,就像疯狗一样胡乱叫嚷。

    只是王妃的耳力是不是好的有点不正常了,要知道唐五小姐是在王妃走远了才说的,这个距离一般人是无法听到,当然,练武之人就另当别论了。

    王妃走路端庄优雅,不过,仔细看还是能察觉步态相对一般不会武功的女子要轻盈些,看来王妃多半是有些武功底子,只是太低了,可以忽略不计,既然练过武功,耳力好也没什么。

    很快,王靖宇便打消了心中的猜疑,安安静静的跟在唐玥和林诗音身后。

    “……小姐,您确定这是故事?”小鱼郁闷地道,这是故事吗,明明就是一句话。

    还有什么疯狗,还有那个镇定剂是什么东东,是她脑子太笨,还是小姐说话太深奥,当然,她很自动的选择后者,打死她都不会承认自己脑子笨的。

    唐玥笑了笑,没有解释,挽着林诗音的手臂朝着前面走去。

    这一日,林诗音一直拉着唐玥说话,除了唐玥出恭的时间,林诗音都在她左右。

    而唐彦忠也只是在吃饭的时候见过,不过,整个席间都没和唐玥说一句话,就好像唐玥不存在一样,吃过饭后,唐彦忠便有事走了,一直到唐玥要回厉王府都没见唐彦忠露面。

    “玥儿,你都不能在丞相府住一晚吗,娘真的舍不得你走。”林诗音依依不舍地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眼底满是心疼。

    唐玥拍拍她的肩头,道:“娘,我也多陪陪你,可是厉王让我早去早回,来日方长,我会抽空过来看你的。”

    按照这边的风俗,归宁其实可以在娘家住上一天两天的,只是她还有些事情要办。

    林诗音一听厉王,也不再挽留唐玥,她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让厉王讨厌玥儿。

    告别之后,唐玥再次回到厉王府,到了厉王府她先去了风云殿,不过,却没进去,因为守卫说厉王正和属下商量正事,于是她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

    凤君曜依靠在chuang栏上,手里捏着一张纸,他眸色微垂,旁人根本看不出他现在是喜还是怒,但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意,和他熟悉的人都知道他现在很不爽。

    “王爷,信上都写了什么。”赵霖小心翼翼的问,看王爷的神情就知道信里肯定是不好的事情。

    “自己看。”凤君曜随手将唐玥写的契约扔到桌子上,露在纱布外面的凤眸滑过一抹危险。

    赵霖和卫亦恒立即凑了过去,当看到里面的内容时,两人不觉变了脸色。

    ———————

    ~~亲乃的们动起来,让收藏涨涨涨,票票一路飙升,留言滚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