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耐着性子安慰着眼前哭成泪人的老娘,“娘,我在厉王府很好,厉王在吃住上面也没亏待我,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看厉王写的信。”

    唐玥将凤君曜写给唐彦忠的信拿给林诗音看,唐彦忠对她如何她无所谓,现在只要她这位爱哭娘不哭就行,她可不想被眼泪给淹了。

    “信?厉王的?”林诗音也顾不得流眼泪,忙接过信掏出信纸打开看了起来。

    当看到信的内容时,林诗音一脸的震惊,不可思议指着信,说道:“玥儿,这信真的是厉王所写?”

    厉王复活发现自己的新娘被掉包了,不将玥儿休了已经是万幸了,怎么还会写信让唐彦忠照拂玥儿呢,这信是不是玥儿害怕她担心自己写了一封安慰她的?

    “什么信,让我看下。”唐彦忠被这母女二人忽视了心中虽不爽,但也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谁,见她们在讨论一封有关厉王的信,立即凑了过来。

    林诗音拧了下眉头,虽不想理会他,但还是将信给了唐彦忠,他看下也好,让他知道她的女儿他不重视,自然会有人珍惜,当然在这信是真的出自厉王之手为前提下。

    她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要知道玥儿才嫁过去几天,怎么可能和厉王生出感情。

    唐彦忠看了下信,眼底不由露出欣慰之色,点了点头,“这信的确是厉王所写。”

    没想到厉王不但没有将玥儿休回来,反倒写信来警告他不要为难玥儿,看来这个厉王是真心当玥儿为妻子,如此他也就放心了。

    这几日,他本来想等玥儿被休回来,就让敏儿嫁过去,然后,再把诗音扶正,这样玥儿就是嫡女,那么即便被厉王休回来,虽以弃妇的身份不能嫁到王侯将相为嫡妻,但以他唐彦忠的嫡女嫁个不错的人家为正室还是可以的。

    如今看来不用了,厉王根本没有要休妻的打算,只是厉王为何要这样对玥儿呢。

    唐彦忠垂眸仔细想了下顿时豁然明白过来,玥儿从小不受待见,在他眼里几乎可以说是已死之人,再有他对玥儿做的种种,玥儿肯定不会听他的话,说不定还会和他为敌,这便是厉王为何要留下玥儿的缘由吧。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如此一来,他不能将诗音扶正,也不能补偿这些年对玥儿的亏欠,只有他继续待玥儿不好,玥儿才能安安稳稳的待在厉王府做她的厉王妃。

    只是皇上的计划万一成了,那玥儿岂不是有危险,不过,到时他一定会力保玥儿不让她受到牵连,相信皇上也不会为难一个弱女子。

    如此一想,唐彦忠复杂地看向林诗音,眼底充满了愧疚。

    诗音,对不起,我还是不能扶正你,再说你也不屑做我的正室吧。

    唐彦忠看了一眼正往这边瞧的厉王府侍卫,这名侍卫他认识,是厉王身边的王靖宇,在厉王府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让他过来护送玥儿归宁,其中道理很明显。

    连忙收敛住自己的情绪,沉声说道:“站在门口哭什么,还不快点进来,别让人笑话了。”

    说完,一甩袖子,率先朝着府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