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玥走上前,朝着凤君曜福了福身,“臣妾参见王爷。”

    她面上平淡自然,心里却对自己这一声‘臣妾’恶寒了一把,不过,也不能不这么称呼。

    凤君曜这才扭头看向唐玥,古潭般幽深的眸子在她身上停顿了下,很快又将视线放在书上。

    他也不多说废话,直接入题:“今日是你归宁的日子,本王本应该和你一同前往,只是本王身子有恙,你自己回去吧。”

    “是,王爷。”唐玥低眉顺眼地道了一声,她也没指望着他能跟她回去,来这里也不过是来说一声而已。

    “至于归宁所带的礼品你也不必担心,王叔都会帮你准备好。”凤君曜没有抬头,双眼依旧看着手上的书,好像那书比跟前站着的美人还吸引人。

    唐玥也无所谓,再次福了下身谢恩,“多想王爷体贴。”

    “嗯。”凤君曜轻嗯了一声,就没再说什么了,只是低着头看手上的书。

    没有得到他的允许,唐玥自然不能走,只能站在那里等着吩咐。

    一段时间过去,凤君曜都没说让她走,只顾着看自己的书,仿佛唐玥不存在一样。

    唐玥暗暗地翻了下白眼,她是不是要提醒一下某人屋子里还有别的人在。

    抬眸朝着凤君曜手中的书扫了一眼,那书她也看过,是这个时空一位有名的将军写的。

    由此看出,凤君曜并没有因为腿残而颓废下去,在隐忍上和接受能力上都不得不令人佩服。

    就在唐玥盯着那本书看时,凤君曜突然抬起头来正好和她的目光撞在一起。

    唐玥小脸微微一赫,有种干坏事被抓包的感觉,这种尴尬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她便恢复了自然,平静地将眸光移开。 医妃狠凶猛:http://t.cn/RAjbWDR

    不过,正是这不经意间的动作引起了凤君曜的注意,他半眯着眸子随意地打量了一番唐玥,拿起手里的书晃了下,“你看过这类的书吗。”

    唐玥知道刚刚的举动引起了凤君曜的注意,面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温声说道:“以前无事时,看过一些。”

    刚刚她被抓包的表情若说没看过肯定难以让人信服,倒不如坦然承认的好,女子看兵书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喜欢看兵书的女子不多。”凤君曜也没过多怀疑,他将书放在一边,抬手指了指桌子上的茶壶,“帮本王倒杯茶。”

    “是。”唐玥微垂了下眼睑走到桌子前,提起茶壶斟了一杯,摸了下茶杯,见茶水有些冷,医者的本能,“茶有些冷了,王爷大病未愈还是不要喝冷茶的好。”

    这茶本身就属凉性,凤君曜又昏迷了几日,身子亏损太重,喝太多茶有弊而无利,更何况还是冷掉的茶。

    凤君曜素手一顿,抬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勾唇道:“你懂的倒是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