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凌风的俊脸越发的隐晦不明,捏着茶杯的手也慢慢收紧。

    想到自己的身体,又如何能给她未来,捏着茶杯的手轻轻松开,唇角扯出一抹苦涩。

    唐玥抿唇一笑,拿眼没好气地横了他一下,虽然这些年她很少出来,就连天涯阁也不是她成立的,但对外面的事情也多少有些了解,她虽不了解厉王,但知道他并不是多么差劲的人。

    不过,貌似凌风对厉王的成见很深。

    “最近身子有没有不适的地方?”唐玥没有继续凤君曜的话题,拉了把椅子在他身边坐下,很自然的拿起他的手腕沉眸诊脉。

    凌风微抿着唇边看着正认真为自己诊脉的女子,眸光变得复杂起来。

    他这破身子又有何德何能得到她,算了,他还是在一边默默守护着她,一直到生命的终点。

    唐玥探了少顷才将凌风的手放下,眼中掠过担忧和无奈,显然依旧没有办法。

    “阿玥,别担心,我不会有事。”凌风安慰地拍拍她的手臂,眼底却划过一抹凄凉。

    阿玥的医术几乎可以说无人能超越,她都没办法,更别说旁人。

    幸好控制住了自己的情感,否则肯定会给阿玥增添不少困扰,即便阿玥同意嫁给他他也给不了她幸福。

    唐玥蹙了下眉头,没说什么,转身走到柜子旁从里面拿出一个白玉的瓷瓶,递到凌风面前,“凌风,这是用龙血草和凤幽花制成的丹药,虽不能解你身上的毒,但能延缓毒性发作的周期。”

    原本拿到龙血草就是为了给凌风配制解药,为了救凤君曜用去了一大半,还剩下一些,正巧在半路上碰到文逸尘,从他手上得到一株凤幽花,这才配制出来能延缓凌风身上毒性的丹药。

    凌风垂眸看着正拿着白玉瓷瓶的素手,眸光微动,他抿了下有些干涩的唇,伸手接了过来,“阿玥,谢谢。”

    这些年,他虽然也为她做了不少事情,但和她为自己所做的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这次弄龙血草只怕又吃了不少苦。

    现在他只恨自己为何会摊上这么具破身体,平白的给阿玥添了这么多麻烦。

    “谢什么,你我还用得着客气。”唐玥轻声笑道,顺手倒了杯茶递给他,“看你嘴唇干的,喝口水。”

    凌风接过茶杯一饮而尽,然后,他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看着唐玥说道:“对了,老头子说他想你想的心口疼,让你过几天去看他,还有给你的信,原本要在三天前给你,可是我身上的毒发作了,没办法过来所以才送晚了。”

    当他拿到信之后就往京城赶来,谁知在半路毒性竟提前发作,这才耽搁了几日,若不然他怎会错过阿玥的婚礼。

    想到此,心中越发的憋闷。

    “没事,反正他也没什么事。”唐玥微撇了下嘴,接过信拿在手上并没有急着拆信,而是讥诮道:“他是想的嘴巴痛吧。”

    那个老头子打的什么主意她最清楚不过了,不用想嘴巴又馋了。

    不过,也该去看看老头子了,再不去只怕他自己就会跑过来,到时候事情就不好办了。

    凌风不可否认地笑笑。 360搜索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更新快

    厉王府的守卫森严,她所居住的梅苑虽然有些偏但也有不少的侍卫从此处巡逻,凌风待了一会儿便走人了。

    等凌风走之后,唐玥才将信拆开,一目十行的看了下信。

    看完信后,眉头不由拧了起来,眼底有些困惑。

    老头子不但让她帮凤君曜解毒,而且还让她暗中帮助凤君曜做事,不得和凤君曜为敌。

    这是为何,难不成老头子和凤君曜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

    ~~老头子是谁,乃们知道不,大家要给焰焰动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