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这时,她身后响起一道沉幽的男子声音,“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来人的话语,唐玥提起的心这才回落,漫不经心的将灯罩重新罩在灯焰上,素净秀美的脸上不带一丝的变化。

    “没有为什么,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这也是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办法。”貌似现在有些不可能了。

    男子从暗影中走了出来,露出他俊美无俦的脸,他一脸幽怨地瞪着背对着他的女子,“想过平静的生活方法多的是,没必要牺牲自己的一生幸福,还有你认为嫁给厉王就能过平静的生活?哼!想得美。”

    “我知道这次下的决定有些草率,可是现在撤回去更麻烦,反正早晚都要嫁人嫁谁都无所谓。”唐玥轻描淡写地说道,就好像在议论的是无关紧要的人一样。

    人的一生是短暂的,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有一份轰轰烈烈的爱情,更多人选择的还是细水长流,平平淡淡的生活,和一个自己不讨厌觉得合适的人过日子。

    前世她将短暂的一生交给了国家,这一世她只想平平淡淡的过完这意外得来的生命。

    当然,她也不会事事都委曲求全,软弱可不是她的作风,只要不触及她的底线,一切都可以商量,但愿厉王别太让人失望了。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自爱,既然想嫁人,还不如嫁给……”男子说到一半将后面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幽深的眸光暗了暗,他蠕动了下唇角,终究没有将后面的话讲完。

    他想说的是‘还不如嫁给我’,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娶她,他这种人不给她带来麻烦已经万幸了,又怎能让她过上想要的生活。

    男子有些气急败坏的扒拉下头,有些赌气地走到桌子边,倒了一杯冷茶水一饮而尽。 [~]  更新快

    “咣——”的一下放在桌子上,桌子随之摇晃了几下,幸好厉王府里的家具做工都比较好,要不然这桌子非报废了。

    唐玥转过身无奈地看着正在使性子的男子,款步走了过去,“凌风,我怎么不自爱了。”

    若不是看在他一心为她着想的份上,早就一巴掌拍出去了,乱用词。

    这名男子便是凌家堡新任堡主凌风,他察觉到自己刚刚的行为的确有些过激了点,俊美的脸上不由显出些尴尬来,有些不自在地道:“我只是不希望你被凤君曜糟蹋了,你平时足不出户根不了解他的为人,他可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你嫁给他肯定会吃亏。”

    说凤君曜不是好东西的确有些过了,他也承认自己嫉妒凤君曜,他守护了这么多年的女子却被凤君曜这个混蛋轻而易举的得手,能不生气能不嫉妒吗。

    可是他却不能去争去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女子成为他人的妻子,他真的不甘心,可不甘心又能怎样,唐玥不属于他永远都不会。

    因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