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根木头依旧在那里百思不得其解,却不知已经被人惦记,后面有一段的路都是那么的坎坷,他也对今日的所作所为悔恨不已。

    凤君曜别有深意的看了唐玥一眼,轻掀起嘴角缓缓吐出,“不过是个女人,是谁都无所谓。”

    其实他倒希望自己的王妃是唐四小姐而不是那个被唐彦忠训练成得力工具的唐三小姐,唐四小姐在唐彦忠眼里早已是废弃之物,对这个女儿可以称得上厌恶,那么相信唐四小姐对这个爹自然没什么感情。

    早晚凤君泽都会安插个女人在他身边,与其让别人的棋子靠近自己还不如留下一个别人的废棋。

    只要她安分点,他会让她安安稳稳做厉王妃,这辈子不愁吃喝。

    微垂着头的唐玥听到他说的这几个字暗暗地撇了下嘴,又是一个不把女人当回事的沙文猪,顿时对凤君曜那点欣赏瞬间降低为负数。

    大雪整整下了*,外面的积雪已经可达膝盖处,不知有多少人消失在这个白色的世界。

    刚下过雪的清晨显得格外的宁静,不过,在京城的厉王府却是异常的热闹,也如了唐玥所说今天会更加热闹。

    天还未亮,厉王起死回生的消息不胫而走,早已传遍那些有心人的耳朵里。

    可能是为了避嫌吧,厉王复活一事不知被哪一个‘有心人’散不开来,现在只怕整个京城的都知晓了此事。

    这一天有太多人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顶着严寒踏着达膝盖高的雪跑到厉王府大门前等候。

    厉王是否真的死了那些太医们都可以证实的,一个太医可能会诊断错误,可是整个太医院的太医几乎都在厉王府,总不能全错吧,可厉王复活这件事是事实。

    厉王府的守卫虽然很森严想要在其中安插暗哨很难,但在厉王府的外围还是可以的,晚上厉王府的不同可是瞒不过那些暗哨,厉王复活是十之八-九的事,实在令人费解,也着实扰了很多人的心。

    众人一得到消息,立即匆匆赶来,只是到厉王府的大门口,人家来了个厉王病情不稳,不方便见客给拒之门外。

    当然,皇宫里派来的人就以送太医为借口想进厉王府,谁知人家以太医连人是死是活都分不清为借口拒绝。

    太医院里的太医个个都是佼佼者,不过,也却是没有发现厉王还是活着的,人家说的也不是没道理。

    无奈众人只能在外面继续吹着寒风。

    厉王府中的风云殿与外面的严寒正好相反,风云殿被炉火烤的暖意洋洋,正主依靠在chuang栏上,眸色半眯,慵懒的如一只高贵的金钱豹子。

    “王爷,用不用打发外面的人走。”赵霖出言问道。

    天未亮就跑到厉王府,要么是心虚要么就是别有用心,真正关心王爷的又有几个人。 [~]  更新快

    “让他们在外面多吸会冷风,再赶走也不迟。”卫亦恒坐在炭炉边,时不时的小啜一口茶水,悠然自得。

    能不爽吗,从王爷身受重伤命不保夕他就从未合眼过,当然现在他也没睡,不过,以前是担心的无法睡,现在是高兴。

    虽然王爷的腿残了暂时无法行走,但他已经复活,只要人活着一切都有希望,相信总有一天王爷会站起来,还会是以往那个风姿卓越受万人敬仰的男子。

    外面的人的心思他可是清楚的很,说什么来关心王爷,想看看王爷的伤势如何,只有王爷真的没事了他们才能安心。

    屁!他们是来确定王爷还有没有死的可能,若是王爷真的活了只怕他们又要几天甚至是几年都睡不好觉了吧,所以就让他们在外面冻着吧。

    就在这时,一名侍卫匆匆进来。

    “禀王爷,陶国公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