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以为是因为王爷的死受了刺激才会变成这副模样的,如今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有原因了。

    文逸尘骤然捏起双拳,声音冷如冰霜:“那天夜里我虽逃过了一劫,但身受重伤根本无法行走,王爷又危在旦夕,正巧有一黑衣人从路上经过,我本想让他去找厉王府里的人过来,所以就爬到路上拦截。”

    说到这里,他讽刺地勾了下唇,“那人当时倒是好心,他见我身受重伤就出手帮我疗伤,医治的手法十分熟练一看便知是个医术高超之人,还有他给我的药丸也十分有用,经过他的一番救治,本来快要晕过去的我脑子里也有了片刻的清醒。

    当时,我以为此人是个好人,根据亦恒说的时间,王爷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若是让人过去叫厉王府的人只怕来不及了,所以我就孤注一掷,将凤幽花拿了出来,让此人带到王府去,还有他医术高超到时候还能帮到忙,谁知……”

    谁知那人至今未将凤幽花归还,不用想多半是被他贪了,本以为遇到一个好人却没想到是个贪婪之人。

    不过,有一点想不通,凤幽花虽名贵但若是他将凤幽花送到厉王府,到时候给他的报酬肯定不止凤幽花的价值,还有凤幽花虽名贵但也不是多么稀有的东西,只要肯找还是能找出来几株,只不过当时时间紧迫对于王爷来说就是一线生机,所以才不敢耽搁。

    “逸尘,那天晚上你遇到的人是女的还是男的?”这时,一直不语的凤君曜缓声问道。

    通过一阵子的自我疗伤,他现在已经能坐起来,便让赵霖下去,自己倚在*栏上单手捏着下巴,狭长的眸子半眯着,慵懒的好似一只高贵的金钱豹,身上散发出令人畏惧的冷意。

    此话一出,唐玥心头猛的跳了一下,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向凤君曜。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tp://t.cn/rajbypt

    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在那天他发现什么了?

    文逸尘略沉吟了下,道:“那天比较黑,我本来头就昏昏沉沉又被那人踹了一脚,当时没有注意这些,不过,他身材不高,偏瘦。”

    见凤君曜神色略有些变动,随又问了一句,“王爷怎么了?”

    “是女人。”凤君曜缓缓吐出三个字,他现在喝了一杯茶滋润了下喉咙声音已经不像刚醒来那么的沙哑,如大提琴演奏出来的美妙音乐却又多了一份深沉。

    “女人?”文逸尘思索了下,有些不解,“王爷为何说他是女人。”,那人虽然瘦弱了些,但个子并不算太低,做男人也不为过。

    “那天晚上,本王虽昏迷不醒但直觉上有人想遏制住本王的喉咙,本王下意识抓到一个人的手腕,那手腕纤细肌肤柔软根本就不是男人的手腕。”

    一个男人再怎么瘦弱也不会如此纤细,而且那手腕虽瘦了些但摸着温软滑腻,若是瘦弱的男子摸到的应该是咯手的骨头,所以他肯定是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