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赵霖立即垂下了头,绷着俊脸不再说话,不过,眼神却一直的凌迟着卫亦恒。

    卫亦恒对他杀人的眼神熟视无睹,这时,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脸色顿时严肃起来。

    “王爷,在你昏迷的时候,有人故意放火烧厉王府,当时我过去看了个究竟,在寝殿中只剩下王叔一人,等我回来发现王叔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而王爷你却……薨了。”

    说到后面,卫亦恒脸上显出自责的神情,都是他一时大意才会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不过,庆幸的是王爷非但没死,现在反而活了过来,而且毒性也被抑制住,在短时间内不会有生命危险,这实在令人困惑。

    赵霖听他这么一说,也满脸自责地道:“王爷,属下也有错,当时属下在外面守着,都是属下掉以轻心才会让歼人有了可乘之机。”

    一个大活人进来他竟然不知道,这些年的武功真是白练了,若不是他还要替王爷报仇,早就拿刀子抹脖子跟着王爷去了。

    她是歼人?唐玥忍不住翻了下白眼,她是他们王爷的救命恩人好不好。

    “你也别太自责,那人能悄无声息的躲过厉王府暗卫的眼线能力自然非同一般,武功说不定在我们几人之上。”文逸尘拍拍他的肩膀,随面露难色,“其实我也错。”

    “你有什么错?”赵霖不解地道,“那天你又不在王府,王爷被害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医妃狠凶猛:http://t.cn/rajbwdr

    “有。”文逸尘俊美的容颜上难得出现怒意,他一拳头砸在桌子上,“我们迟迟找不到陌天涯,王爷又危在旦夕,听说凤幽花能延长人的生命,东岳皇宫里有一株,我就去了东岳弄到了凤幽花,谁知在半路上中了埋伏,差点死在烈焰门三个门主手上,当时我本想放信号给你们,可是却被他们抢先夺了信号,若不是我在刚中埋伏时悄悄将凤幽花藏到别的地方,凤幽花就被人夺走了。”

    “烈焰门三大金牌杀手?”卫亦恒心下一惊,沉眸道,“到底是谁,竟然花这么大手笔去夺一株解不了毒的凤幽花。”

    凤幽花虽很名贵,却不是解毒的圣品,顶多可以让王爷多活一天,幕后黑手竟然连一天都不愿王爷多活,到底是谁如此恨王爷!

    “不知道。”文逸尘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以我的武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幸好我会龟息术装死才躲过了这一劫。”

    卫亦恒微叹息了一声,“这也不能怪你,对了,你不是说凤幽花藏了起来,当时你怎么说被人拿走了。”

    记得当日文逸尘满身是血的回来,他醒来的第一句便是有没有人把凤幽花送来。

    当时,他正因为王爷薨了心情难过,并没有多想只是说了没有,文逸尘一听,眼前一黑再次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得知王爷已经去了,便一言不发的处理起王爷的后事,那脸色阴沉的可怕,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的温文尔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