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一直沉默的文逸尘缓缓说道:“我们这些天一直找陌天涯,甚至还贴出告示只要他出来替王爷看病,诊金十万两黄金,这件事早已闹得人尽皆知,陌天涯也肯定知道,他却依旧不肯出来多半和王爷有什么过节,所以宁愿放弃天价的诊金也不愿意过来诊治。

    王爷这么做也是孤注一掷,天涯阁是他的老窝,陌天涯只要有心肯定不会不管,到时候将他炸出来,我们再用丰厚的诊金或者是其他和他交换即可。若是陌天涯怀恨在心无论他们出多少诊金都不肯为王爷治病,那他们只好用强硬的手段了,再强大的人都有弱点,陌天涯肯定也有,到时候抓住他的弱点还怕他不肯给王爷看病。”

    唐玥听了他的这一席话,不由移眸看向文逸尘,轻眯了下清幽的水眸。

    此人看似文质彬彬,一副书生模样,没想到也是个手段毒辣的主。

    不过,他猜错了一件事,就是她不愿出来为厉王诊治的原因,她和凤君曜无怨无仇自然不希望他死,若是知道有十万两黄金正等着她肯定会立即过来,她不是不知道吗。

    因为需要龙血丸所以那几日一直躲在别院里研究,还下了命令如果天涯阁没有灭顶之灾不要过来打扰她,所以才会错过了这十万两黄金,若是真的按照厉王的做法天涯阁遭到灭顶之灾,到时她肯定会出来。

    她虽然赞同厉王的做法,可是他要炸的却是她的天涯阁,所以十万两黄金是不是有点少了。

    唐玥微垂的眼眸中闪过狡黠的光芒,一闪而逝。

    “万一陌天涯是因为出了事才不愿出来,我们炸他的天涯阁是不是太过分了。”赵霖拧了下粗黑的眉头,有些不忍。

    他和王爷自小一起长大,几乎是形影不离,从未听说过王爷和天涯阁有什么过节,估计陌天涯是出了什么意外没办法前来诊治。

    唐玥闻言,唇角弯了弯,这个大木头没想到心底蛮善良的,不过,就是脑子简单了些。

    “笨啊,我们去天涯阁找陌天涯时,他的下属是怎么说的,说他们的阁主正在闭关,无法出诊,很显然陌天涯自己不愿出来,而不是出了什么事。”卫亦恒不客气地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嫌弃地道。

    “卫亦恒,你敢打我的头!”赵霖顿时脸黑沉了下来,怒视着卫亦恒,若不是他正扶着王爷的身子早就去和卫亦恒拼命了。 嫂索 医妃无价,冷王的冥婚妻

    堂堂男子汉怎能让人打头!

    “谁让你脑子整日堵塞,需要敲敲才通顺。”卫亦恒语重心长的道,一副医者的模样,眼底却是一片狭促的目光。

    “你才堵塞,你全家都堵塞。”赵霖彻底怒了,隐忍的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卫亦恒冲他挑衅地挑了挑眉,“我说的都是事实。”

    “你……”

    眼看着两人就要掐起架,不应该说是赵霖的隐忍度马上到头了。

    这时,一道冷硬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够了,都给本王闭嘴!”